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109.一眼看破
    第109章109.一眼看破

    “是,王爷。”

    王府府兵统领不敢为自己辩解,硬生生地领下了这次惩罚。

    “退下吧。”

    说着,他又停顿了一下,言渊没有温度的眼眸,淡淡地扫过院子里被府兵控制住的那几个准备逃跑的烟衣人,“小心他们自杀,本王需要活口。”

    “是,王爷。”

    府兵统领退下,柳若晴却有些惊魂未定,面前那几具尸体还带着死不瞑目的眼神瞪着自己,那模样,甚至比她盗墓的时候,看得那些僵尸还让她觉得毛骨悚然。

    直到言渊走到她面前,她才勉强回过神来,抬眼看向言渊的时候,她竟然看到他的脸色有些惨白,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般。

    “没事吧?”

    言渊率先开口,尽量不让自己刚才因为她差点被烟衣人刺中而从内心深处发散出来的恐惧让柳若晴看到。

    “没事。”

    她神色恍惚地摇了摇头,一开始在心里还信誓旦旦地觉得自己根本不怕这场面,没想到,竟然被几个死人给吓住了。

    难不成受个伤,连胆子都变小了?

    她看着言渊,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谢谢。”

    她的脸色,依然十分惨白。

    此时也已经分不清是因为刚才那一场仗惊魂未定,还是因为刚才为躲过他们的攻击而扯疼了伤口的缘故。

    言渊对于她这几番的道谢有些不太高兴,似乎觉得她将彼此之间的关系,看得太过疏离。

    “你休息吧,我出去看看。”

    冷着脸落下这句话,他头也不回地从房间里离开。

    看着那扇门被言渊合上的瞬间,柳若晴的眼底,不经意地掠过一丝低落。

    王府大牢内,刺耳的惨叫声不断地从牢内传出。

    “说,谁派你们来刺杀王爷。”

    随着话音落下,重重才长鞭,往他们身上甩了下来。

    鲜红的血液粘着皮肉,衣服的碎末也渗进了皮肤里头,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要杀就给个痛快,我们绝不会出卖主子的。”

    其中一人开口,尽管因为用刑而气若游丝,可眼神中的坚定却显露无遗。

    “想要痛快?敢闯到靖王府来刺杀王爷,你们还想就这样痛痛快快地死?”

    说着,又是重重的一鞭子,往他们身上甩了下去。

    牢门在此时被推开,言渊面无表情地从外面进来,凉薄的目光,淡淡地扫过他们每一个人。

    “参见王爷。”

    “招了吗?”

    “回王爷,这些人骨头硬得很,什么方法都用了,还是不愿意招。”

    “是吗?”

    言渊的表情始终淡淡的,没有发怒,可总是给人一种莫名胆寒的气场。

    不仅仅是王府的侍卫,那些视死如归的刺客也在面对言渊这副模样的时候,感到有些腿软。

    “骨头既然这么硬,就想办法废了他们的骨头。”

    明明是如此残忍的说辞,可从言渊的口中说出来,却显得过于漫不经心,就仿佛是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事。

    府兵不懂言渊这意思,只是这话听上去格外吓人,那些刺客原本就没有半点血色的脸上,似乎更加惨白了许多。

    言渊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子,递到府兵统领面前,“给他们吃下去。”

    “是,王爷。”

    血红色的药丸,从瓶中倒出来,就如同血液般,猩红得让人恐惧。

    “言渊,你要给我们吃什么!”

    早在来之前,这些人就是抱着送死的心情来的,可是,眼下生不如死对他们来说,却更加显得恐怖。

    言渊勾了勾唇,嗜血的笑意,从他阴鸷的烟瞳中,逐渐蔓延开来。

    “本王做事从来不喜欢不明不白,如果你们现在不说清楚,本王多的是方法让你们活着比死还要痛苦百倍,这……只是其中一种。”

    他的目光,淡淡地扫过府兵统领手中的那一颗猩红的药丸,嘴角勾着的那一抹残忍的笑,却比锋利的剑刃还要让他们觉得可怕。

    他们害怕地双腿有些发软,可还是咬紧牙关不肯说,“悉听尊便。”

    “很好。”

    言渊笑了,却比不笑的时候看上去还要可怕百倍,下一秒,骤冷的眸光中,淌出了逼人的杀气,“给他们吃下去。”

    “是,王爷。”

    一颗颗犹如鲜血的药丸送入他们的口中,似乎只是眨眼之间的事,那些人原本坚定的表情变得狰狞和扭曲,正承受着正常人根本无法承受的折磨和痛苦。

    五脏六腑,都经历着皮肉被撕扯开的剧痛,随后又是坚硬的肋骨也像是被上千只蛇虫鼠蚁轮番啃咬一般。

    痛苦的哀嚎声连续不断地在天牢内响起,这种感觉,甚至比一刀一刀在他们的皮肉上凌迟还要痛苦,痛苦得让人想自尽却不得。

    “言……言渊,你杀了我们,杀……杀了我们……”

    “还有力气说废话?看来,这药力还不够……”

    言渊的手,漫不经心地拂过自己的手背,眼皮轻轻眨动了一下,那般得好看,可偏生出了让人腿软的杀意。

    “再给他们服一颗。”

    “是,王爷。”

    第二颗药丸下去,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更加强烈了,沿着两颊的冷汗,隐隐地带着一丝血色。

    “啊!救命……饶命……”

    痛苦的哀嚎声比起先前更加得刺耳和吓人,不像一开始那么坚定,他们有人开始求饶了。

    言渊的目光,朝手下扫了一眼,“给他们喂点水。”

    “是。”

    几口水喝下去之后,就好比来自天上的甘露,瞬间让他们体内那种被啃噬的感觉逐渐停了下来。

    他们用力地喘着粗气,像是长时间的窒息突然间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不停地吸着四周的空气。

    “说,谁派你们来杀王妃。杀王妃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就在他们喘着粗气的时候,言渊这个令人惊诧的问题抛了过来,让他们的呼吸猛然一滞。

    连大牢里的几个府兵也是一脸的惊讶。

    什么?他们冒险闯王府是为了刺杀王妃?

    王妃只是一介女流,她身上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会让他们冒险闯王府来杀她?

    那些人也是愣了好一会儿没反应,没有想到他们来杀王妃的目的,竟然被言渊一眼看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