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110.为什么会失落
    第110章110.为什么会失落

    “哼!主人是派我们来杀你的,你的王妃不过只是倒霉,杀她只是顺带而已。”

    言渊勾着唇,淡淡地笑着,却让人完全摸不准他此刻的心思。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牢内,寂静得甚至能听到那些人胆颤心惊的心跳声。

    言渊越是不说话,他们就越是忐忑不安,生怕刚才那种要命的折磨再来一次。

    “既然你们不想说实话,本王多的是这种药丸,不介意多多喂你们几颗,肚子填饱了,脑子也就清醒了,知道什么话才是本王需要的。”

    说着,用眼神朝那府兵统领示意了一下,紧跟着,那如同魔鬼一般的红色药丸,再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

    “不……不要,我说,我说。”

    其中一人惊恐地摇了摇头,却被另外一人给大骂阻止了,“老六,你这个孬种,你想出卖主子?”

    “大哥,我受不了了,我不想再经历一次刚才那种痛苦了……”

    想到那如虫蚁啃咬的剧痛,他就吓得浑身腿软发抖。

    充满惊惧的双眼,看向言渊,哆哆嗦嗦道:“靖……靖王爷,我……我招,我……我招……”

    “老六!”

    “……”

    言渊的目光,朝说话的那人看过去,薄唇微微动了动,“让他闭嘴!”

    紧跟着,跟那个老六道:“你可以说了。”

    见老六咬咬牙,道:“我们是南陵瑞王爷派来的,他只跟我们说,要杀了你和天心公主,其他的事,并没有告诉我们太详细。”

    “秦暄?”

    言渊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思绪。

    深不可测的样子,让人说摸不透,也不知道是不是信了老六说的话。

    就在那些人忐忑不安的时候,言渊开口了,“检查一下他们的肩膀。”

    “是,王爷。”

    一番检查之后,府兵统领指着其中一人的肩膀,对言渊道:“王爷请看,他们身上都有这个标记。”

    他们不认得这标记是什么,这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古怪的图形,像一个组织的标记。

    言渊的目光,朝那个标记看了过去,眼眸深深地眯了起来,半晌,出声道:“等过了中秋,把这些人交给刑部处置。”

    “是。”

    四天厚,便是中秋,东楚举国上下,节日的氛围十分浓烈。

    每年,宫里都会设一场宫宴招待一品以上的官员大臣们。

    昨日靖王府有刺客闯入的事,言渊也没有马上跟言朔提起,此事,在他看来,并不着急。

    “公主,奴婢给您好好打扮一下,今日中秋宫里设宴,好多大臣家眷都会进宫,您可不能被她们抢了风头。”

    小月的话,引得柳若晴轻笑出声,“干嘛?我现在可是有夫之妇,对象还是堂堂靖王爷,就算我打扮得再美再出风头,也没人敢看上我呀。”

    “公主哪能这样说,这宫宴可是那些大臣女眷认识王公子弟的好机会,我们王爷这般玉树临风,多少女孩子想要得到王爷的青睐,万一哪个有心计的女孩子设法接近王爷,入了王府当了侧妃,公主您可要小心了。”

    柳若晴对小月这杞人忧天的想法不禁翻起了白眼,这丫头倒是想得可真多。

    不过,有句话她倒是说对了,言渊的魅力可是不容小觑的,打她主意的女人多了去了。

    且不说他俊得祸害终生,就是他丑得人神共愤,就以他的身份地位,也多的是女孩子想要嫁给他。

    想到此处,柳若晴的心里,突然间有些不太高兴,说不出为什么,似乎不是很喜欢看到言渊这般受欢迎。

    小月见柳若晴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她不满道:“公主,您可千万别不把奴婢这话当回事儿,万一王爷真的看上别的女孩子怎么办!”

    就在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门外正打算推门进去的言渊,在此时停下了动作,他竟然有些期待里头那个女人的答案。

    尽管,这样站在门外偷听的行为并不是很君子作风。

    “那就最好不过了,要是那个女孩子能让王爷决定把我扫地出门的话,我肯定替他立个长生碑,感谢她的大恩大德。”

    言渊在外面,将她这一番话听得真真切切,脸色,骤然烟了下来,藏在袖口下的拳头,攥得很紧。

    不想继续听下去,他烟着脸,转身拂袖离去。

    他简直就是多此一举,没事要等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一起进宫做什么?

    多少女人恨不得往他身上贴过来,她身为他的王妃,竟然巴不得他将她扫地出门?

    又是为了她那个青梅竹马吧?

    言渊在心中冷笑,甚至,他发现,自己心里的失落远远超过了对于这件事的生气程度。

    自己的王妃心里装着别的男人,他不是更应该生气吗?

    为什么会是失落?该死的!

    此时,还在房间里梳妆打扮的主仆二人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言渊刚才来过,继续聊着天。

    “公主,您怎么能这样说呢,您如今可是靖王府真真正正的王妃,外面那些狐狸精就算再勾引王爷,她能取代您的位子吗?更别说是让王爷将您扫地出门呢。”

    柳若晴看着镜中的自己,在小月的巧手下,虽然没有浓妆艳抹,可那张容颜比起素颜的时候,俨然精致了不少。

    对于小月的话,她只是笑了一笑,回头看她,道:“你可别忘了,我不是你家真正的公主,言渊不是个普通人,现在虽然被我们隐瞒了过去,可绝对不可能隐瞒一辈子,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言渊把我给休了,我因为被休的原因回到西擎,这样,不管是西擎,还是你我,我们都能保住一条命,不是吗?”

    小月被柳若晴这句话给说中了心事,嘴角的肌肉也僵硬了片刻,半晌,才点了点头,“柳姑娘说得极是,这确实是个好办法,但是,万一王爷不会休了你,又娶了个侧妃进门欺负你怎么办?”

    小月这话一出,柳若晴又一次被她这杞人忧天的想法给逗笑了,“放心吧,一个小小的侧妃还没能耐欺负到我头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