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113.太师千金
    第113章113.太师千金

    算命先生看着她,半晌,没有出声,最后,才缓缓吐出几个字,“时候到了,自然会回去,姑娘如今待在这里,需多做善事,广结善缘,方可达成姑娘的心愿。”

    能看出她不是这个时代的,那绝对是高人中的高人,对那算命先生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的。

    “多做善事,广结善缘?”

    从算命摊前离开后,柳若晴低声重复着算命先生的话,“难道是说,我要多做好事,才可以回到现代去?”

    她猛然抬起头来,如果只是这么简单,那就太好办了。

    她之前帮云太傅查出死因,又舍命从刺客手中救出了云娇容,之后又帮王玄翎沉冤昭雪,这每一件事算起来,可都是天大的善事啊。

    尤其是云娇容那件,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

    如果那算命先生说的准,那她回现代去这事儿就好办了。

    想到这个,柳若晴便满脸兴奋,跟算命先生道别了之后,便往小月的方向小跑过去了。

    算命摊前,算命先生捋着胡须,看着柳若晴离开的背影,唇角,漾开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公主,看,奴婢给您买了一些糕点。”

    小月将手中买来的糕点递到柳若晴面前,就在此时,从城门处,传来了一阵刺耳的马嘶声,一瞬间,路人吓得往两边仓皇逃窜。

    紧接着,两匹棕色的骏马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马背上,分别坐着两名跟她年纪相仿的少女,美艳的脸上,透着一股令人反感的傲慢。

    手执长鞭,即使是在人潮拥挤的大街上,也丝毫没有要放慢速度的意思。

    “都给本小姐滚开,被马踩到可别怪我。”

    马背上,少女傲慢的声音响了起来,手上的马鞭不停地挥舞着,不但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反而还有加快的趋势。

    一旁正在表演杂耍的那一家人也是被这气势给吓到了,那名七八岁的小女孩,原本站在一根极细的木竿上被顶在半空中,被这么一吓,瞬间失去了平衡,从高空坠下。

    所有人都吓得惊呼出声,眼看着小女孩就要落地,柳若晴快了一步冲了上去,在小女孩落地之前,将她接住了。

    因为刚才过去的时候有些着急,再加上小女孩落地的瞬间,冲力过猛,柳若晴接到她的时候,伤口被用力一扯,疼得她周皱起了眉头,火气也瞬间上来了。

    “算命先生刚说要我多做善事,广结善缘,有人就主动送好事过来给老娘做了。”

    她半眯着双眼,看着那两匹奔腾而过的骏马,眼底掠过一道锋锐的光芒。

    “公主,您没事吧。”

    小月也被这情形吓了一跳,想起了柳若晴肩膀上的伤,眼底掠过一丝惊慌,正要开口,便见柳若晴摊开了手掌,道:“给我几枚铜板。”

    “好。”

    小月也不知道柳若晴要做什么,赶忙将手中先前买东西找回来的几个铜板递到柳若晴手中。

    柳若晴的目光,看向那两名骑马的少女,眼底的温度,骤然冷了下来。

    指尖,轻轻地拂过掌心上的几个铜板,下一秒,几枚铜板从她手中飞出,将那名少女手中扬起的长鞭,准确无误地定在了一旁酒楼的木柱子上。

    另外几枚铜板直接打中马腿,只听得几声尖锐的马嘶声响起,坚实的马匹摔倒在地,那两名少女也是没来得及做任何防备,就这样摔在了地上。

    头上的发髻摔得有些凌乱,脸上沾着尘土,看上去十分狼狈,跟刚才那嚣张的模样完全不同。

    周围的人见她们摔成这样,自是心中暗爽,一个个毫不客气地大声笑了起来。

    那两名少女或许是从未经历过这些,脸上又气又恼,尤其是那手执长鞭的少女,见自己的鞭子就这样被硬生生地被人用几枚铜板钉在了木柱子上,顿时恼羞成怒。

    “是谁干的,竟然敢暗算本小姐,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那少女烟着一张大花脸,对着四周围观的群众怒吼道。

    没人看到柳若晴出手,自然谁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况且,这么嚣张跋扈的女孩子,有人教训一下她,谁心里都高兴,就算知道是谁出的手,也不会有人说。

    那少女见没人回答,更是气得火冒三丈,用力将鞭子从木柱子上扯下,不期然地往人群身上甩去,好多人没做防备,硬生生地挨了这一鞭子。

    “这是哪家没教养的丫头,当街骑着马横冲直撞,现在又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人……”

    “就是,就是,看她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一点教养都没有……”

    人群中,有人不断地议论纷纷,见另一名同样嚣张跋扈的绿衣少女对着众人下颌一扬,道:“一群无知刁民,她是当朝庞太师的千金庞月秋,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对庞小姐无礼。”

    大家虽然对这两少女万分不满,可一听是当朝太师之女,一个个还是识相地噤了声。

    见自己的身份果真起了震慑作用,庞月秋瞬间得意了起来,眼中那嚣张无礼的模样也更甚了几许。

    “无知刁民,还不说,是谁暗算本小姐,不说的,把你们一个个抓到大牢去,以同罪论处!”

    众人心里虽然很是恼火,可谁也不敢说话,听到她说以同罪论,更是吓得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同罪论处?”

    安静的人群中,响起了一道慵懒的女声,众人纷纷让开了一条道。

    庞月秋自是高人一等,对柳若晴一介女流,更是没放在眼里。

    “请问这东楚的律法你读懂了吗?”

    柳若晴站到庞月秋面前,比她略高一点的身高,虽然没有太大差别,可那眼神,却凌厉得让庞月秋本能地生出了几许害怕。

    可仗着自己是太师千金这身份,她还是挺直了腰板,冷冷地睨了柳若晴一眼,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柳若晴一笑,眼底掠过一道锋锐的刀芒,“刚才不是你在问谁暗算你吗?”

    她挑了挑眉,指了指自己,“就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