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115.八贤王VS庞太师
    第115章115.八贤王vs庞太师

    “奴婢不知。”

    主仆二人的声音虽低,可足够让庞月秋二人听到,当下被气得面红耳赤。

    她们起先就介绍过了她父亲是当朝庞太师,这个贱丫头竟然根本没放在心上?

    可恶!

    庞月秋气得攥紧了拳头,见柳若晴回过头来看她,脸上是满满的无辜和茫然,“不好意思,你爹是?”

    庞月秋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眼前这个贱丫头这样一个看似无意却明显故意的问题抛出来,分明就是故意要让她爹爹和她难堪。

    她恨恨地盯着柳若晴那张始终带着迷惑的脸,气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倒是她身边那绿衣女子,听她这么问,脸上露出了洋洋得意之色——

    “庞姐姐的爹爹是当朝庞太师,你今天竟然当众打她,庞太师饶不了你。”

    “庞太师?”

    柳若晴的眼底丝毫没有半点惧色,嘴角依然是最初的不屑,“我爹还是八贤王呢。”

    “你……你敢侮辱绝哥哥!”

    庞月秋听到柳若晴提到“八贤王”三个字,眼底的怒火更深了一些,只是,在这样的怒火中,还夹着几分淡淡的红晕。

    “绝哥哥?”

    柳若晴被庞月秋这莫名冒出来的说辞给愣了一下。

    什么绝哥哥?她说的八贤王跟她说得绝哥哥有几毛钱关系?

    没事扯什么绝哥哥?

    “就是,就是,聿王爷年轻有为,尚未娶妻,你少乱攀关系。”

    绿衣女子接着庞月秋后面帮腔道。

    柳若晴这一下算是明白过来了,眼神触及庞月秋脸上淡淡的红晕,自然是看出了什么。

    连自己的爹不着急维护,倒是因为她随口一句话,为八哥打抱不平起来了。

    切,姐跟八哥的关系,是你这等货色能比的?

    柳若晴在心里一脸不屑地翻了个白眼,跟着,故作惊讶道:“你说的绝哥哥是……言绝?”

    “大胆,聿王爷的名讳也是你这样的人叫的?”

    庞月秋心里虽然生气,但是,看柳若晴得罪完一个又一个,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绝哥哥是皇上的亲叔叔,她就算不把她爹爹放在眼里,还有能耐比过堂堂聿王爷不成。

    柳若晴被庞月秋这话给引得笑了起来,敢情这庞小姐是想拿八哥来压她呢。

    八哥跟她的关系铁着呢,当初他那话怎么说来着,谁欺负她,他就六亲不认地帮她讨回来。

    连言渊那个亲弟弟八哥都不会帮,更何况庞月秋这个外人,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看样子,你是看上聿王爷了,这么积极为他说话。”

    柳若晴这话说得十分直接,庞月秋虽然天性傲慢,可毕竟是封建礼教下养出来的女子,自然有一种少女的矜持,尤其是在男女之事上,也会显得很含蓄。

    现在自己对八王的心思就这样被柳若晴给当众说出来,自然羞得胀红了脸,“你……你胡说!”

    “喜欢就说呗,有什么好害羞的。”

    她笑容满满地走到庞月秋面前,道:“我跟言绝的关系可好了,你要是夸我几句,说不定我一个高兴,就在他面前美言几句,说不定,他真看上你了也说不定哦。”

    庞月秋本来就被她那话给羞得无地自容,现在听她这么说,自然是恼羞成怒。

    再加上,柳若晴认识言绝这事儿,她根本就不可能相信。

    朝中能有机会见到聿王爷的大臣最起码都得三品以上,而这些官员中的女子她基本上都认识。

    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贱丫头,竟然敢说自己认识聿王爷?

    简直就是笑话!

    庞月秋的眼底,是一脸的嘲讽和不屑。

    “就凭你一介刁民也配认识绝哥哥?”

    “刁民?你说我?”

    柳若晴指了指自己,看着庞月秋傲慢的眼神,眼底掠过一丝狡黠。

    “不说你,难道说我自己吗?”

    庞月秋冷哼了一声,“什么样的家庭出什么样的货色,我看不仅仅是你,你全家上上下下都是没教养的下贱刁民。”

    围观的人群中,发出了一阵唏嘘。

    毕竟,刚才这庞小姐可是被那姑娘给暴打了一顿,现在她竟然还敢这样骂她,不怕再被打一顿?

    而那两个始终只围观看戏的叔侄二人在听到庞月秋这一番说辞的时候,眉头倏然拧了起来。

    “庞月秋这是把朕都给骂了?”

    言朔凑到一言不发的言渊面前,压低声音道,倒也没听出来是否生气了。

    言渊抿着薄唇始终未吭一声,只是安静地继续站在一边看戏。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柳若晴这一次竟然没生气,笑容还从她脸上洋溢着,谁都没有注意到她眼底悄然淌出来的狡黠和算计。

    “你确定我全家都是的没教养的下贱刁民?”

    她重复道,还特地加重了“全家”两个字,眼中的算计越来越深。

    庞月秋见自己这样骂柳若晴,她都没生气,自然是以为她害怕了。

    此时,一开始被柳若晴暴打后的恐惧感逐渐被自己太师千金的身份所取代,也没多想,便重复道:“没错,下贱刁民!”

    柳若晴看着她,半晌没有出声,在众人以为她要发飙的时候,她突然间转身走回到小月身边,长长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走吧。”

    “小姐,她这样骂您,您就这样算啦?”

    小月很有默契地出声问道,见柳若晴摇了摇头,道:“罢了,反正这话要是传到我相公跟侄子耳中,她也没好果子吃,我们就放她一马吧。”

    柳若晴这话,很显然是说给庞月秋听的,庞月秋听到这话,自然是不干了。

    当下便拦住了正作势离开的柳若晴,道:“你站住,你相公和侄子算什么东西,本小姐还怕他们不成?”

    顶多也就是市井无赖小混混,还能跑到她太师府去闹事?

    “嗯……他们算什么东西我倒是不清楚,不过,你一定会怕他们。”

    柳若晴这话,听上去似真非真,有那么一瞬间,庞月秋的底气弱了一下,只是很快,那股嚣张的气焰便回来了。

    嘴角,发出了一声清晰的冷哼,“你……”

    “天心。”

    庞月秋的声音刚到嘴边,人群中便响起了一道极为好听的磁性嗓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