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116.我家天心
    第116章116.我家天心

    那带着一股慵懒的魅惑,有着一种天然尊贵的气势,自然地让周围围观的人群都让开了一条道。

    这声音,对于庞月秋来说,自然也非常熟悉,心中蓦地一惊,视线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投了过去。

    果然,见那条让出来的小路中,走出一名相貌俊美夺目的翩翩公子。

    一身湖蓝色的锦衣,衬得他更加得明媚和夺目。

    “绝……”

    “绝哥哥。”

    庞月秋的话刚到嘴边,便被柳若晴给截了过去,甚至,柳若晴还抢在了她前头,站到了男子面前。

    此人正是刚刚回到京城的聿王爷言绝。

    庞月秋看着柳若晴亲热地挽着言绝的手臂,顿时傻眼了。

    没想到这个贱丫头真的认识绝哥哥,甚至……竟然唤他唤得这么亲热。

    庞月秋有些不能接受,虽然她喊言绝也喊绝哥哥,可从来不敢这样越矩,直接挽着他的手臂。

    而且,言绝这个人,虽然看上去人畜无害,谁都可以靠近,可是她清楚,言绝虽然不像言渊那样对谁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的样子,但是,也不是一个可以随意靠近的人。

    尤其还是一个身份低贱的贱丫头,竟然可以这样挽着她。

    柳若晴看着庞月秋那难以置信的模样,简直乐炸了。

    言绝也是被柳若晴这一声“绝哥哥”给唤得嘴角一僵。

    这死丫头,又在玩什么把戏。

    当他看到庞月秋的脸色时,便明白了过来。

    刚才他正巧回京,看到她在跟庞月秋争吵,庞月秋的话说得太过难听,他本想出来替她解围,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来这一出。

    看来,她是打定主意不打算把老九给搬出来了。

    言绝的唇角,漾开了一抹浅浅的弧度,也不打算揭穿她,很配合地开口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没什么,在这里跟人家吵架了。”

    说着,目光投向庞月秋始终不敢相信的脸,故意撒娇道:“绝哥哥,我跟她说了,我跟你关系很好,可她不信,还骂我全家都是下贱刁民。”

    说着,小嘴一撅,看上去十分可怜,甚至,还特意加重了“全家”二字。

    庞月秋在言绝面前一向表现得很好,没想到这次被他在街上撞上,甚至这个贱丫头还在他面前告状。

    她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当下忙不迭地为自己辩解道:“绝哥哥,是她先打我,我气不过才骂她的。”

    说着,两眼一红,看上去有些委屈。

    言绝的目光这才朝庞月秋看了过去,他跟庞月秋虽然算不上太熟,但是因为庞太师的原因,也算是相识。

    对于庞月秋的认识,他所知道的就是张扬跋扈,娇纵蛮横,在那些官员家眷中也是颇有些名气。

    “哦?”

    言绝淡淡地出声,薄唇轻轻扯动了两下,听上去漫不经心的口吻,却俨然透着几分跟柳若晴之前认识的那个八王截然不同的气势。

    果然,言家的人,都有一股天生的王者气场。

    所幸这几兄弟对皇帝兴趣不大,不然,这几个争起来,这东楚可就要大乱了。

    “跟本王说说,她为什么打你?”

    言绝的语气听上去依然淡淡的,感觉不出什么情绪,却让人莫名得觉得害怕。

    庞月秋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跟言绝说。

    “我……”

    “怎么样,庞小姐,你不会是脑子被我打残了,不记得我为什么打你了吗?”

    柳若晴看着庞月秋欲言又止的模样,催促道,脸上那洋洋得意的样子,分明有些“仗势欺人”。

    庞月秋知道她是故意的,轻咬着下唇,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言绝见庞月秋不答,心里虽然清楚是怎么回事,可还是故意开口道:“既然月秋不记得了,那就天心你来说,为什么无缘无故打人家?你要是说不出个理由来,本王可饶不了你。”

    言绝这话虽然带着警告,可那表情分明是一副“护犊子”的样子,含笑的眼神,明显是告诉她,你要说了实话,本王就罩着你。

    柳若晴看着他,无辜地瘪着嘴,跟着,将目光看向周围围观的那些群众。

    尤其是之前狠狠地挨了庞月秋一鞭子的那几个人,道:“光听我说也不公平,还是问问大家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当听到言绝自称本王,庞月秋又叫他绝哥哥的时候,大家自然都知道眼前这位就是当今皇帝的八皇叔,聿王爷言绝。

    有言绝在这里,再加上这聿王爷分明是在护着那小姑娘,当下谁都不再害怕庞月秋,再加上起先挨了一鞭子,大家心中的怨愤顿时涌上心头。

    一个个争先恐后地上去告诉言渊,庞月秋怎么怎么张扬跋扈,这位姑娘怎么怎么路见不平行侠仗义,总之,一个被贬得一无是处,另一个被夸得天上有地下无。

    柳若晴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这么说,我家天心这是在为大家打抱不平了?”

    言绝听完大家的说辞之后,这般开口,那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的那句“我家天心”让庞月秋顿时脸色沉了下来。

    比起刚才被那些刁民数落更加让她气得咬牙切齿。

    什么叫“我家天心”,这个贱丫头跟绝哥哥到底是什么关系。

    除了庞月秋之后,有个一直站在人群中闷声不吭的人也在听到言绝这一句“我家天心”的时候,脸烟到了极点。

    就连站在他身边的那些人都察觉到了四周几米之内骤降的温度。

    早在他看到柳若晴亲热地挽着言绝喊着绝哥哥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现在,八哥竟然还直接把那个该死的女人归成他家的了?

    该死的,当他言渊是死的吗?

    拳头在不经意间攥紧了,指骨间,发出了咯咯作响的声音,让正在看戏的言朔意识到了什么。

    侧目看向言渊,见他脸色铁青地瞪着言绝的笑脸,他愣了一下,很快,便明白了什么。

    有些火上浇油地刻意问了一句,“怎么了,皇叔?”

    言渊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从言绝跟柳若晴二人身上收了回来,转身愤而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