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117.谁才是她丈夫
    第117章117.谁才是她丈夫

    “嗯,嗯!”

    柳若晴连连点头,看似乖巧的双眼里,漾着几许动人的波光。

    “绝哥哥,小妹我最喜欢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了。”

    她一口一个“绝哥哥”叫得甚欢,跟庞月秋那难看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言绝见庞月秋都这样了,再加上她父亲是庞太师,明面上也不能搞得太难看,反正也被天心教训过了,也就罢了。

    “好了,今天的事到此为止,月秋,你也赶快回去,晚上还要随你父亲进宫赴宴,可别失了礼数。”

    言绝板起脸,对庞月秋开口道。

    此时,庞月秋哪里还有心思留在那里丢人显眼,当下便狠狠地起身离开了。

    看着庞月秋灰头土脸地离开,柳若晴顿觉浑身都神清气爽。

    围观的群众也随后散去,现场只留下柳若晴主仆二人和言绝。

    “八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柳若晴侧目看向言绝满面春风的脸,问道。

    “刚进城门就过来给你撑腰,八哥是不是很讲义气?”

    言绝恢复到之前柳若晴认识的那个吊儿郎当的模样,长臂揽过柳若晴的肩膀,相熟得犹如一对恋人。

    柳若晴被他这个下意识的动作给压到了伤口,加上先前接那个小女孩的时候,被扯到了,又跟庞月秋打了一架,顿时疼得紧锁起了眉头。

    “嘶——”

    “怎么了?”

    言绝见她疼得龇牙咧嘴,吓得立马将手给收了回来。

    “没事,昨天晚上有刺客闯进王府,被刺客打伤了。”

    柳若晴没敢说出受伤的真正原因,言渊不让她说,她自然也知道这事的严重性。

    虽然知道言绝不会害她,但是,还是小心为上。

    “有人闯靖王府行刺?”

    言绝被这个消息给惊到了,东楚靖王府里,竟然有人敢闯进去行刺?

    “老九呢,他怎么样?”

    “没事,刺客已经被打入大牢了。”

    “知道是谁派来的吗?”

    “不知道啊。”

    柳若晴摇了摇头,她穿到这个世界也就两个来月的时间,认识的人,一双手就能数得过来。

    “我猜肯定是你那九弟作风太差,惹了江湖上什么人,我就是倒霉顺带的。”

    柳若晴捂着肩膀上,继续道,所幸伤口虽然没有痊愈,但是也好得差不多了,虽然有些疼,缓一缓也好了许多。

    言绝倒是没把她这话放在心上,心里始终震惊这些闯入靖王府行刺的人。

    除了神机堂之外,他想不出还有其他人,可神机堂的人这段时间行踪不定,他也一直在追查他们的下落,照理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闯入靖王府行刺。

    “九婶。”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男声从他们身后响起。

    柳若晴回过头来,见言渊和言朔叔侄二人正在他们身后,两人的神色有些不太一样。

    言渊似乎比往常看上去还要冷许多,尤其是看着她跟八哥的眼神,就像是遇到了杀父仇人似的,眼底的杀气频频传出。

    柳若晴不知道言渊为什么用这么冷冽的眼神看着她,好像要将她吞了似的。

    这人怎么回事?一大早的,她又惹到他了?

    柳若晴没有率先开口,只是迷惑地看着言渊烟着的脸色,一言不发。

    而她身边的言绝自然也注意到了言渊那稍有些骇人的气势,又见他的双眼,一直死死地朝他的方向看过来。

    他愣了一下,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自己此时正搭在柳若晴肩膀上的手掌,眼皮一跳。

    敢情这老九见到他这个哥哥就板着一张脸,没一点久别重逢的喜悦,是因为他“轻薄”了他一直不待见的靖王妃么?

    言绝的眉眼不动声色地挑了一挑,好玩,果真天心这丫头嫁给老九是嫁对了,他家老九真的是越来越好玩了。

    言绝在心里坏坏地想道,目光依然停在言渊烟沉的脸上,最终,还是讪讪地将手从柳若晴的肩上收了回来。

    “八皇叔,九婶,你们怎么在这里?”

    言朔故作惊讶地看着言绝跟柳若晴二人,完全一副刚刚才碰到的模样。

    言绝的目光在言渊的脸上不动声色地掠过,而后,漫不经心地一笑,道:“刚刚准备进宫,看到天心遇上了点麻烦,顺便帮她解决了,对了,你们怎么也在街上,今天中秋,不陪皇嫂在宫里过节么?”

    对于言渊那烟沉的脸色,言绝完全当作没看到,始终处在一副很自然的状态。

    言渊烟着脸没说话,看着言绝跟柳若晴两人并肩站着的样子,就越发觉得碍眼。

    “朕准备去找容儿,本打算去靖王府找九婶一道过去,现在正巧在这里碰上了,就省了再去靖王府了。”

    言朔淡淡一笑,目光朝柳若晴看去,“九婶,就麻烦你随朕一道走一趟吧。”

    柳若晴看着言朔那讨好的笑,没好气地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皇上,你不会一直打算靠我追云娇容吧,喜欢她就自己想办法,天天拿我当借口接近她,这么不干脆还怎么追到你的心上人。”

    言朔被她这话说得有些臊,他是堂堂一国之君,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当面教育,脸上有些挂不住。

    心里有些气恼,可也知道柳若晴说的是事实。

    他心里也清楚,不可能一直拿九婶当借口去找容儿,可是……

    没了九婶一起,容儿根本就不愿意见他。

    “天心,不得无礼。”

    就在他浓眉紧锁的时候,言绝略带责备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带着几分护短的语气,仿佛他才是柳若晴的丈夫一般。

    言渊在一旁越听就越是烦躁,再也按耐不住,上前一把将柳若晴从言绝的身边拽了过来。

    因为怒火,言渊拉扯柳若晴的力气有些大,疼得柳若晴不禁蹙起了眉。

    “老九,你小心点,天心肩上有伤。”

    言绝看着言渊这大动作,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原本言渊看到柳若晴蹙眉的样子,自然也想到了她肩上的伤,心里蓦地一阵紧张。

    可言绝这一声好意提醒,愣是将他心头的紧张被怒气所取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