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118.靖王不是个轻易动情的人
    第118章118.靖王不是个轻易动情的人

    他沉着一张脸看向言绝,道:“八皇兄无须担心,柳天心没你想得这么虚弱。”

    柳若晴本就被言渊刚才那一下牵扯惹得有些恼怒,听到他这话,顿时怒气不打一处来。

    眼眸抬起,面露愠色地瞪着言渊,一把将自己的手臂从言渊的手中给扯了回来。

    “八哥不必担心,别说只是卸掉了一只胳膊,就是少了这条命,靖王爷眼皮都不会眨一下,毕竟,他虽然行为像个禽兽,但是,他身上的资本,没有女孩子会在乎他是不是人,少了我一个,还有千千万万的女孩子争着当他的靖王妃,他可不在乎我身上有没有伤。”

    柳若晴说话的时候,心里的火气不停地往上窜,甚至面对言渊那冷情的面容,心里除了怒气之外,更是的是失望和难过。

    其实,言渊对她这种不冷不热的嘲讽,她早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又不是第一次,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一刻会这般介意。

    “本王的行为像禽兽?”

    言渊半眯的眼底,淌出了危险的光芒,朝柳若晴逼近,“柳天心,本王是对你做了什么禽兽的事了?”

    “那倒没有。”

    柳若晴挑了挑眉,面对言渊铁青的脸色,用眼底懒懒地睨了他一眼,道:“那不就说明你连禽兽都不如?”

    落下这话,她已经兀自朝前走去,留下言渊原本就难看的脸色,此时更是烟得可怕。

    “柳天心……”

    “老九,老九。”

    言绝立即上前拉住了几乎是要上去将柳若晴碎尸万段的言渊,道:“你看你,天心一直就是这样的人,你跟她计较这些做什么。”

    言绝分明就是在帮着柳若晴,看到自己弟弟这吃瘪的模样,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只是碍于自己这弟弟的脸色现在并不是很好,所以,他绝不敢在这时候火上浇油,否则的话,这方圆数百里,所到之处,绝对是尸横遍野。

    言绝刚才这安抚之词,原本只是脱口而出,可言渊却因为他这话而适时地收住了脚步,心头,蓦地掠过一丝波澜。

    是啊,他什么时候幼稚到开始跟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计较这种逞口舌之快的幼稚之事。

    柳天心那个小混蛋,除了嘴巴上逞点能之外,她还能将他怎么样,他为何要跟幼稚到跟她斤斤计较这些。

    言渊愣住了,陡然发现,自己的内心,很多事都在一点点地失去控制,不仅仅只有他的情绪,还有他的心。

    他的心头,微微一颤,目光,朝柳若晴远去的背影,加深了几分,瞳孔渐渐缩起,直到柳若晴的背影,在他的眼底越走越远。

    言绝也不知道言渊突然间愣愣地在想什么,只是,他倒是被老九刚才这行为给惊到了。

    老九从来不是一个善于表露情绪的人,哪怕再生气,也都是不动声色,可刚才,他竟然幼稚到在大街上跟天心争论自己是不是禽兽这件事,不但让他觉得好笑,更让他觉得吃惊。

    这老九,还真是越来越容易被天心那丫头影响了。

    前段时间,他听御医说,老九带着天心去过裳儿的公主府,用她的血给裳儿解毒却没结果,这中间,恐怕有什么猫腻在其中。

    如果眼前这个柳天心真的还是西擎的公主便罢,可若她不是,那么她嫁入东楚,接近老九的目的,就没那么简单了。

    不知道老九有没有想过这一点。

    希望一切都是他想多了吧。

    言绝看着言渊暴怒的侧脸,眼底,染起了一丝小小的担忧。

    老九不是一个轻易动情的人,可一旦动了情……

    言绝没有再继续想下去,只希望天心有一天千万不要让老九失望才是。

    “既然九婶不愿意随朕同去,朕还是自己过去吧,两位皇叔还是先行回宫吧。”

    言朔有些失望地长长叹了口气,跟着,提步朝西郊的方向走去。

    言渊烟着一张脸,一声不吭地往宫门的方向走去。

    “老九,你对天心上心了吧?”

    就在此时,言绝漫不经心地抛出了这个问题,让言渊行走着的脚步骤然一停。

    侧目看向言绝,见他虽然在跟他说话,目光却是没有焦点地看着远处,表情带着意味不明的深意。

    “柳天心是我明媒正娶的王妃,就算我对她上心,很奇怪么?”

    言渊还介意着先前言绝跟柳若晴之间的互动,跟言绝说话的时候,满满的敌意,口气也是明显的生硬。

    言绝看向远处的目光愣了一愣,而后,淡笑着收了回来,倒是没有接言渊这句话,而是换了一个话题,问道:“听说,你带着天心给裳儿解毒了?”

    言渊没想到言绝会问起这个,愣了半秒之后,点了点头,“嗯。”

    “有效果吗?”

    言绝接下去的问题紧跟着抛了过来,听着漫不经心,却让言渊有些猝不及防。

    他看了言绝一眼,沉着脸没说话,只是听言绝继续道:“如果没效果的话,你有没有想过其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言渊的拳头,因为言绝这个问题而悄然握紧,心里自然明白言绝问这个问题的意思。

    沉默片刻之后,他才道:“我派齐风去西擎查过,她就是如假包换的柳天心,齐风是不会出错的。”

    他似乎是在刻意地跟言绝强调这一点,更确切地说,他是在跟自己强调。

    至于原因,他不清楚,甚至,他完全意识不到。

    言绝静静地听着,薄唇,轻轻扯动了两下,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最后倒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拍了拍言渊的肩膀,道:“陪我进宫吧,好久没回京了,皇嫂一定是想我了。”

    中秋的宫宴是设在晚上的,只是,好些大臣的女眷都早早就进了宫,去了太后的长寿宫,陪太后闲谈聊天。

    柳若晴身为靖王妃,自然免不了被叫去长寿宫。

    柳若晴是最烦跟这些官家女子打交道了,总觉得虚伪得很,虽然也不能一概而论,可是,她的潜意识里,对这些官家女子总是有些莫名得排斥。

    “爹爹,你可要为女儿做主,女儿今天在街上所受的委屈,您一定要为女儿讨回来。”

    长寿宫门口,庞月秋挽着庞太师的手臂,撒娇道,想起早上在街上挨打的事,就恨得牙痒痒。

    尤其是想到聿王爷跟那个贱丫头那般亲近的模样,她就恨不得将那个贱人碎尸万段。

    庞夫人也是面露不满之色地走在庞太师身边,帮衬道:“是啊,老爷,月秋从小到大,我们都舍不得骂她一句,那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野丫头,敢动手打她,这一次,你可一定要把她找出来,好好教训她一顿。”

    “好,好,好,都听你们的。”

    庞太师宠溺地拍了拍庞月秋的手,道:“等过完节,爹就着手帮你调查那个不知死活的野丫头,行了吧?你呀,等会儿见到太后可不能这样板着脸,失了礼数。”

    “放心吧,爹爹,女儿有分寸。”

    庞月秋拧着眉,动了动嘴唇,越想心里就越是恨得咬牙切齿。

    三人刚跨进长寿宫门口,就跟另一人撞了个正着。

    “谁呀,没长眼睛么!”

    庞月秋向来骄纵惯了,再加上朝中那些官员的官职都没有庞太师高,自然那些女孩子也都以庞月秋马首是瞻。

    此时庞月秋正在气头上,有人撞到她,火气自然又往上升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