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121.竟然是靖王妃
    第121章121.竟然是靖王妃

    见太后看向自己,那女子立即起身,恭敬地垂着眸,回答道:“回禀太后,臣女沈沁,是文渊阁大学士沈谦之女。”

    “原来是沈卿家的千金,怎么前几年的宫宴,你都没进宫来呢。”

    “回太后,臣女见识浅薄,怕失了礼数,冒犯了太后,故往年都不敢进宫来,今日爹爹再三要求,臣女不敢再推拖,如有失礼冒犯之处,请太后恕罪。”

    沈沁回答的时候,格外小心翼翼,生怕一句话说错了,就会惹太后不高兴。

    太后却始终一副笑吟吟的模样,“沈姑娘无须拘谨,只是过节罢了,不须这般拘礼,随意就好。”

    可虽然说要随意,可毕竟是太后的地方,再怎么随意,也没有人敢真的随意。

    只是,在场的那些女孩子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那看着闷不吭声的女孩子竟然是沈学士之女,那可是跟丞相太师并列的三公之一。

    这里除了庞月秋之外,谁的地位都没有沈沁高。

    众人都暗自唏嘘,心里不禁觉得有些丢人。

    再想着太后身边那个小贱人,恐怕身份背景也不一般。

    柳若晴现在可没什么心思管那些人,听到沈沁的自我介绍之后,眼眸重新到了她的身上。

    沈沁?

    好耳熟的名字。

    她细细地打量着沈沁的脸,从刚刚在长寿宫门口的时候,她就觉得她有点眼熟,就是一直没想起来。

    现在听到这名字,越想就越觉得熟悉得很。

    她盯着沈沁看了许久,突然间,灵光一闪,骤然明白了过来。

    原来是她啊。

    她就说怎么这么眼熟,她不就是上次她查的那个沈鸢之死案之中,沈鸢的姐姐么,沈鸢的继父沈崇跟她原配夫人生的女儿。

    当时,在沈府的时候,她一直跟在刘氏身边,没有出声,她见过几面,因为没怎么交流印象自然也就不深。

    只是知道整个沈府里头,除了刘氏之外,身为继父的沈崇跟继姐沈沁对沈鸢还是很好的,沈鸢跟沈沁虽然不是亲姐妹,据说关系也是亲如姐妹。

    奇怪,她不是沈崇的女儿吗?怎么这会儿又变成了沈学士的女儿了?

    柳若晴心中带着强烈的疑问,只是倒也没想在这个时候问。

    就在她诧异的当口,太后那听似随意却又有些刻意的声音在此时响了起来,“这一次的宫宴,哀家除了要跟众亲眷一起过节之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说到这,太后刻意停顿了一下,笑吟吟的目光,在众臣女眷当中扫了一圈,看上去随和,却有着让人不敢回避的锐利。

    只听太后继续道:“皇上已经到了婚配的年龄,也是时候该立后了,哀家想为皇上挑选一位最合适的皇后帮他管理后宫,延续我东楚的皇嗣。”

    太后说到这,在场的那些女眷都欣然欲动,一个个的眼底都绽放出了明亮的光芒,恨不得现在就跑到太后面前表现一番。

    即使是心有所属的庞月秋在听到太后这个提议的时候,也开始蠢蠢欲动了。

    且不说皇上是执掌天下的一国之君,有着主宰天下至高无上的权利,嫁给他,就能母仪天下。

    光凭皇上那张英俊的面容和卓越的风姿,就已经让无数少女为之倾倒。

    柳若晴听到太后这话,倒是急了。

    皇嫂这是在逼婚呢?

    明知道皇帝喜欢的是云娇容,她竟然给他来这一出。

    柳若晴的目光投向那些女眷,嘴角鄙视地扯了两下,轻轻吐出一句,“不自量力。”

    她的声音虽轻,倒也没有刻意压低,所以,坐在她身边的太后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

    不知道她为什么冒出这句话,太后将目光疑惑地看向她,问道:“怎么了,天心,哀家这提议有什么问题么?”

    没想到太后会问得这么直接,柳若晴愣了一下,而后,准备出声。

    “倒也不是有什么问题,只是……”

    “皇上驾到~”

    一声尖细的声音从殿外响起,将柳若晴到了嘴边的话给生生地打断了。

    大殿之内,所有人的目光,都从柳若晴身上移向殿外,眼中充满了狂热和期待。

    要知道,他们虽然身为重臣之女,可想要见皇上一面却并非易事。

    也只有每年节日宫里设宴的时候,才有机会见上一见,连认认真真说上几句话都不行。

    很快,一道名黄色的身影出现在了长寿宫门口,金丝绣成的九龙盘旋而上,九珠金冠戴于头上,俊美的长相一出场,随着他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场,瞬间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此人自是皇帝无疑,只是,在皇帝身侧,随行的还有一位长相惊为天人的少女,她的出现,光是长相就压倒了在场所有人。

    在场的女孩子,看着云娇容的双眼,敌意自然地淌出了她们的眼眶。

    云娇容,她们不是不熟悉,也知道皇帝对她情有独钟,哪怕云太傅已经归天,可云娇容在皇上心中的地位丝毫不减。

    光是现在,到长寿宫拜见太后,都有皇上亲自带着,可想而知,皇上心中想要的皇后是谁了。

    但是,过去了这么久,皇上也没有立后的打算,也不知道因何缘由。

    莫不是……太后并不喜欢云娇容当皇上的皇后吗?

    她们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理由,不然,太后也不会趁着这次宫宴说要给皇上立后了。

    众女在心里讽刺地笑了一笑,皇上一向是以孝治天下,太后不同意立的皇后,皇上再喜欢又能如何。

    正是因为这个想法,所以,这些女孩子的心里,自然还抱有一丝希望。

    当皇后这件事,皇上说了不算,关键是能让太后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皇帝进来的时候,太后自然也看到了他身边的云娇容,慈爱的脸上,掠过一丝不太明显的不悦,只是,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

    当皇帝带着云娇容走进长寿宫的大殿之时,所有人都跪下行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柳若晴虽身为皇帝的婶婶,可毕竟君臣有别,她也连同其他人一并跪下。

    皇帝来到太后面前,端身请安:“儿臣参见母后。”

    “臣女云娇容拜见太后。”

    云娇容有些拘谨地在太后面前跪下请安。

    太后淡淡地看了云娇容一眼,右手轻轻一抬,“免礼。”

    跟着,皇帝转身对一众跪在面前的女眷,出声道:“都平身吧。”

    言朔虽然没有表现得过于疏冷,可言行举止之间,总是多了些许冷然之气。

    唯独在云娇容面前,才会敛去所有凛然的线条。

    言朔带着云娇容走到柳若晴前面,笑容逐渐淌出他的眼角,“九婶,朕不是说过,你可以不用行礼么,以后在朕面前就不用再多礼了。”

    嗯?你有说过?我怎么不知道?

    柳若晴诧异地抬起头来看向言朔,见他笑容明媚地看着自己,分明就是一副有求于她的模样。

    她想到了当日在长寿宫,八哥因为提到云娇容时太后脸上隐隐淌出来的不悦,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

    敢情这小子是担心自己的宝贝心上人在他太后亲娘这里受了委屈,所以打算讨好她,让她罩着他心上人?

    柳若晴转了转眼珠子,一脸鄙视地看着言朔那讨好般的笑容。

    完全没注意到,此刻,整个大殿之内,瞬间屏息的气氛。

    当那些女孩子亲耳听到言朔唤柳若晴“九婶”的时候,脸色骤然煞白,双眼不敢置信地盯着柳若晴的脸,眼底,萦绕着强烈的不安和害怕。

    能被皇上称作九婶的人,除了靖王妃之外,还能有谁。

    靖王妃!这个嚣张又张扬的小贱人竟然是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