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123.不自量力的东西
    第123章123.不自量力的东西

    接触到柳若晴的眼神,所有人都像是为了补救一般,立即从脸上漾开了柔美的笑,这笑容中,不乏讨好之意。

    柳若晴的脸上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只是在心里讽刺地冷笑了两声。

    现在开始讨好老娘,是不是太晚了点?

    目光,不动声色地从她们的身上收了回来,继而重新看向太后,道:“皇嫂,依天心之见,身为皇后的人选,必须德才兼备,二者缺一不可,有德无才者,自然没有足够的能力管理后宫,更别说辅佐皇上治理东楚偌大的江山了,而有才却无德嘛……”

    说到这,她刻意停顿了一下,目光,朝众女再一次投了过去,看到她的目光,众女的身子立即挺直了起来,尽管柳若晴的脸上带着笑,却依然给她们一种如坐针毡之感。

    “有才却无德,尤其是那些喜欢欺压百姓,又喜欢在人前人后嚼舌根的,要是让这些人坐上皇后的位子,恐怕不仅仅是这后宫,久而久之,就是这天下,怕是到时候也会不安稳,毕竟,皇后是皇帝的妻子,这枕边风的影响力可不小。”

    柳若晴这一番话,由始至终都是带着笑说的,可每一个字,都犹如一枚锋锐的针,刺在了眼前众女孩子的胸口上。

    庞月秋的脸,瞬间火辣辣得烫了起来,欺压百姓,说的不就是她吗。

    而那些个先前自以为是地当面讽刺柳若晴的女孩子们,也被柳若晴说得双颊发烫,垂着眸子,不敢抬眼,心里紧张得直打鼓。

    太后并不知道刚才在厅里发生的事,更不清楚柳若晴跟庞月秋在街上发生的冲突,听柳若晴这么说,倒也没多想什么。

    但对于柳若晴说的话,太后也十分赞同,之后,便点了点头,“天心说得不错,能坐上皇后之位的,别的先不说,这德才兼备那是最基本的。”

    柳若晴的唇角,勾起了得意的笑,而太后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正一步步走进柳若晴设的圈套里头。

    “所以,皇嫂,天心觉得,等节后,不如为皇上专门举办一场选秀大会,到时候,各位佳丽尽显才能,让皇上也亲自到场看看,到时候,该选谁,不该选谁,既公平,又一目了然,您觉得呢。”

    太后听柳若晴这么说,低眉沉思了片刻之后,点了点头,道:“这倒是一个好主意,正好,半个月后就是宫里一年一度的百花盛宴,这选秀大典就放在那天吧,哀家明日再跟皇上好好商量商量。”

    众人听太后这么一说,又开始面露喜色。

    这些女孩子毕竟都是官家千金,从小就是各种培养,为的当然是有朝一日能有幸入宫为后为妃。

    如果是公平的较量比才艺,谁都不一定会输给谁。

    而且,如若有皇上在场,只要皇上喜欢上了,其他的,还不都是次要的么。

    这靖王妃倒是为她们寻了一个好方法,若是光凭她跟太后的喜好,恐怕,她们这些个得罪过靖王妃的人都是没机会了。

    别说是为后,就是妃嫔也难说。

    柳若晴的目光不动声色地看着众女眼底绽放出来的自信和光芒,在心里鄙视地瘪瘪嘴。

    一个个痴心妄想!

    老娘身边可还是有个云娇容呢,皇上能看得上你们?

    到时候,让你们一个个都输得心服口服。

    柳若晴的心里,早已经有了主意。

    太后不是不喜欢云娇容吗?

    现在正好有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太后身为一国太后,母仪天下的典范,如今可是当着众人的面说了这话,到时候,要是云娇容胜出了,她就算不同意也没的话说。

    “皇嫂,就按您说的办,百花宴当天,定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时刻。”

    柳若晴的眼底,掠过了一道明艳的光芒,到时候,就让这些个没教养的看看什么叫为她人作嫁衣裳。

    因为太后一直都有午睡的习惯,跟众女闲聊了一番之后,便先行回后殿休息了,而大臣的家眷们也随即离开了长寿宫。

    “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你们可要好好准备,别给我丢人。”

    从长寿宫出来,沈沁跟云娇容自然都是跟柳若晴走在一块,整个皇宫里,沈沁此时勉强算上熟悉的也就柳若晴了。

    而云娇容……

    因为皇帝的缘故,那些女孩子一直对她都有很深的敌意,在这些的官家千金当中,自然也没什么要好的朋友。

    云娇容的脸色,稍稍一变,侧目看向柳若晴不容置否的表情,淡笑道:“王妃,皇上立后选妃之事,我去掺和什么?”

    柳若晴一愣,跟着,便急了,“你怎么回事,皇嫂刚才都明说了,大家公平竞争,她之前是不喜欢你,可有这次机会,你只要好好表现,再加上皇上在,最后皇后之位,肯定就是你的啊。”

    之前她一直没想明白,云娇容为什么几番拒绝皇帝,今天仔细一想,八成是太后不同意皇上娶她,她不想让皇帝为难,所以才拒绝了他的深情厚爱。

    这也就说得通了,为什么她明明心里爱着皇帝,却非要压抑自己感情,一定是这个原因。

    不过,话又说回来,云娇容这家伙,虽然闷声不吭的,可这性格挺好的呀,为什么太后嫂子会不喜欢她呢。

    柳若晴正纳闷着,便听云娇容苦笑了一声,道:“王妃,我拒绝皇上的厚爱,跟太后同不同意我跟皇上在一起根本没什么关系,是我自己……”

    她停顿了一下,心头蓦地一紧,有些疼,“是我自己不喜欢皇上。”

    她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眼底明显掠过一道悲伤,一道说不清楚原因的悲伤。

    柳若晴张了张嘴,还是想说什么,可看云娇容神色忧伤,还是决定闭上嘴。

    侧目看向沈沁,却见沈沁正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好像她说错了什么话似的。

    “你呢?”

    柳若晴看着沈沁,比起沈沁的拘谨,柳若晴向来是自来熟,讲话的态度也就没那么客气了。

    沈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看着柳若晴,秀眉微拧,“王妃,我只是随爹爹进宫赴宴而已,至于那皇后之位,沈沁并不想……”

    她抿了抿唇,没有继续说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