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124.蝴蝶兰
    第124章124.蝴蝶兰

    柳若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云娇容,不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她看好的两个人,都对皇后之位没兴趣,那些她一看就不顺眼的,却一个个如狼似虎地盯着那个位子。

    一个都想跟她作对是吗?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难不成想要把皇后之位拱手让给别人?”

    要是让那些个人当中任何一个当了皇后,这后宫还不得闹翻天了,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在她面前张扬跋扈呢。

    她再牛,还只是个王妃,能跟皇后比。

    “王妃,我……”

    “靖王妃。”

    沈沁正要开口,却被一道突然闯入的声音给打断了。

    这声音对于柳若晴来说陌生得很,但是,不用猜就知道,一定是刚才在长寿宫里坐着的那一帮女人之一。

    柳若晴对那些人没什么好感,自然的,听到这陌生的声音,也没什么好脸色。

    眉头一拧,她转过头来,见一中年贵妇人拉着一少女笑脸迎人地朝她这边走来。

    那少女她倒是有点印象,就是在长寿宫里准备跟她干一架结果被庞月秋拦住的那女子。

    好像是叫什么佩佩。

    那少女此刻站在妇人身边,脸上再没有之前在长寿宫里那嚣张的姿态,脸上挂着谄媚的笑,二人一同来到柳若晴面前。

    “妾身见过靖王妃。”

    “臣女孟佩佩见过靖王妃。”

    柳若晴看着眼前这两人,勾唇一笑,目光看向正低垂着眸子,看着十分安分的孟佩佩,道:“怎么了,孟小姐,是打算在宫宴还没开始之前,先好好教训我么?”

    她的语气,听上去有些漫不经心,却让孟佩佩又羞又惶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倒是她身边的妇人立即在柳若晴面前跪了下来,请罪道:“小女不知是王妃大驾,之前有冒犯之处,还请王妃恕罪。”

    说着,扯了扯孟佩佩的衣角,孟佩佩很快便会意了过来,当下便在柳若晴面前跪了下来,“佩佩无知,请王妃恕罪。”

    柳若晴看着面前这对母女二人,心中暗自发笑。

    小样还挺识时务的,一看苗头不对就过来请罪了。

    “知道要恕罪,看来孟小姐是知罪了。”

    柳若晴的声音淡淡的,没有过于热情,也没有过分冷淡。

    孟佩佩连连点头,“是,佩佩知罪。”

    “很好。”

    柳若晴勾起了唇,听似漫不经心的语气,却多了几分让人胆寒的危险气息。

    见她懒懒地动了动鬓角的发丝,道:“既然知道自己有罪,那就得受罚以示惩戒。”

    孟佩佩跟孟夫人的脸色同时一变,跪在地上抬眼看向柳若晴不似玩笑的面容,“这……”

    她们原本以为过来请罪,她身为王妃哪怕是在面上也会不予计较,毕竟不知者不罪。

    况且,孟佩佩的父亲身为御史大夫,也是位列三公之一的,身为靖王妃,难道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吗?

    她们完全不知道,柳若晴一开始在长寿宫门口是怎么不给庞太师面子的,现在想要让她给孟御史面子?

    呵呵……

    柳若晴从她们的眼底,看出了慢慢的惊诧和错愕,她动了动嘴唇,继续道:“孟小姐不是说要给我个教训吗,现在就用你打算教训我的方式,给你自己一个教训吧。”

    说完这话,她就绕过她们离开了。

    她可不是一个想要惹事的人,刚才那话,俨然已经给了孟佩佩足够的台阶下了,想来孟佩佩不至于太蠢,连这点都不知道。

    等到柳若晴走远了,孟佩佩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侧目看向孟夫人,道:“娘,她这话什么意思?”

    “傻丫头,还不知道什么意思,王妃是打算不跟你计较了呗。”

    见孟佩佩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她叹了口气,道:“你这丫头,就是直性子,脑子就是拐不过弯来,你说要给王妃教训,又没说给什么教训,现在她让你用教训她的方式教训你自己,你随便找个方式教训一下自己不就得了。”

    孟夫人这么一说,孟佩佩立即便明白了过来,当下便欣然地点了点头。

    “还有,以后做事别这么鲁莽,也别老是替那个庞月秋出头,你爹身为御史大夫,地位不比庞太师低,你何必老是以她马首是瞻,你看她倒是聪明得很,站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你反而被王妃逮了个正着。这次,让王妃给你个教训也好,省得以后犯同样的错误。”

    虽然被孟夫人这样一教训,孟佩佩的心里有些不高兴,可也知道,自己的母亲说的对,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孩儿知道了。”

    “这御花园里的可真是百花齐放,虽然是秋天,这花卉可不比春日的花少。”

    柳若晴三人走在御花园里头,这御花园里花的种类还真不少,虽说秋天万物开始凋零,可在秋日才开的花卉此时正值开得最茂盛的时候。

    一眼望去,种类不下两百。

    难怪太后要把百花盛宴办在秋日,这样的景色伴着凉爽的秋风,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云娇容站在一片多种花色的蝴蝶兰前,秋天正是蝴蝶兰开得最为艳丽的时候。

    秋风拂过,如蝴蝶一般在花丛中飞舞,美艳极了。

    “是啊,宫里每年春秋都会长上上百种不同种类的名花,都有花匠精心培育出来的,这蝴蝶兰是当初一名西洋的传教士来到东楚的时候,送给我爹爹的,家里的花匠不懂得培植蝴蝶兰,我就拿来让皇上命宫中的花匠种植看看,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柳若晴看云娇容在提到逝去的云太傅时,神情有些掩饰不住的怅然,便不忍在这话题上多言,快速转移了话题。

    “你可知这不同花色的蝴蝶兰代表不同的意思么?”

    云娇容的思绪,从蝴蝶兰上收了回来,“不同颜色的花还能代表不同的意思?”

    沈沁也有些好奇,二人纷纷凑到柳若晴面前,等着她回答。

    “当然,不同的话,有着不同的话语。比如说这白色的蝴蝶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