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125.交锋
    第125章125.交锋

    柳若晴指着面前那片白色的兰花,道:“白色的蝴蝶兰,代表着纯洁的爱情和友情的珍贵,再比如这红心的蝴蝶兰,代表着鸿运当头,永结同心,这红色蝴蝶兰则是代表仕途顺畅幸福美满……”

    她将面前不同颜色的蝴蝶兰所代表的意思都一一说了一遍,听得云娇容和沈沁二人都禁不住惊叹。

    “靖王妃,您懂的可真多。”

    “呵呵,哪里哪里,正巧以前在西擎的时候,听一个传教士跟我父皇提起过而已。”

    柳若晴有些不好意思地干笑了两声,挠了挠头皮,生怕会被她们看出什么破绽来似的。

    云娇容怔怔地看着面前的白色蝴蝶兰,嘴里轻声呢喃着:“纯洁的爱情……”

    这么多蝴蝶兰当中,一直以来,她都最喜欢这白色的品种,却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意思。

    她跟皇上之间,是否也能有开花结果的那一天?

    想着想着,她又在心底苦笑了起来,爹爹让她远离皇上,自是有他的道理,虽然她至今都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可她答应过爹爹,她不能让他老人家死不瞑目。

    此时,就在他们身后正站着两个衣着不凡的男子,身姿挺拔,风姿绰约,正以不同的表情看着她们这边的方向。

    “弟妹还真是什么都懂,老九,你可真是娶到宝了。”

    说话的正是当今聿王爷言绝。

    看着自己的弟弟从在街上碰上到现在始终不爽地板着脸的模样,他不禁在心里翻起了白眼。

    这老九怎么回事,动不动就烟着一张脸。

    从小父皇母后就最宠他,他现在这模样,反倒是像一个最不受宠的皇子似的。

    言渊的目光,淡淡地在柳若晴的背影上掠过,听着言绝毫不保留地对柳若晴的称赞,心里就很不高兴,像是自己珍视的宝贝被人给窥视了一般。

    “皇兄这样天天盯着自己的弟妹合适吗?”

    “……”

    言绝嘴角漾开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那双明媚又勾人的眸子却显得十分无辜。

    老九还真是吃火药了,怎么逮谁咬谁?

    他这才刚回京就得罪他了?

    还是……他其实只是被迁怒了,罪魁祸首其实不是他?

    言绝觉得,还是这个可能性比较大。

    毕竟,弟妹在老虎身上拔毛的次数可是比他多得多了。

    他笑意盈盈地看向柳若晴,眼底带着些许看戏一般的幸灾乐祸。

    看言渊始终板着的脸色,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尖,转移了话题,“要不要过去跟她们打个招呼?”

    “不了,我还有事。”

    落下这话,他正准备离开,却见言绝拉住了他,对着柳若晴的方向喊了一声,“弟妹。”

    言绝的声音,让柳若晴三人都本能地转过头来,在言渊铁青的脸色中,言绝将他拉了过去。

    “参见聿王爷,靖王爷。”

    沈云二人立即切身行礼,只有柳若晴看了言渊的脸色一眼,没有动作。

    什么玩意儿,有事没事就板着脸,给谁看呢,老娘可没得罪你。

    柳若晴瘪瘪嘴,不满的眼神在言渊的脸上掠过,而后停在言绝身上,立即换上了欣然的面容,道:“八哥,这么巧。”

    她俨然已经无视掉了言渊的存在,这样的反应,更是让言渊的脸色烟了大半。

    “不巧,老九担心你在宫里无聊,特地来找你的。”

    言绝将话头扔到了言渊身上,笑嘻嘻的模样,看上去无害又单纯,只有言渊这个跟他做了二十来年兄弟的人,才知道这人真正的心思。

    他烟着脸,眉头一蹙,紧抿的薄唇,依然一眼不发。

    “担心我无聊来找我?”

    柳若晴用眼尾睨了言渊一眼,根本不相信言绝这话,小嘴鄙视地瘪了瘪,道:“我怎么没看出来,我看他这样子,分明就是嫌我多吃了他家几口饭的小气样。”

    言绝抽了抽嘴角,忍不住想要大笑,只是眼下形势不对,他还是将那股劲给憋了回去。

    掩着嘴,他讪讪地轻咳了两声,朝言渊看了过去。

    嗯,小气是小气了点,但是绝对不会是因为你多了吃了他家几口饭,而是,气你多看了别的男人几眼吧。

    他嘿嘿地笑了一声,带着打圆场的模样,替言渊解释道:“弟妹你别见怪,本王这弟弟天生就不爱笑,你别歧视他。”

    歧视……

    云娇容跟沈沁在一旁听了,也禁不住汗颜。

    聿王爷这真的是在打圆场?确定不是在挑事吗?

    就连柳若晴也被言绝这话给逗得禁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见言渊的脸色,又往下沉了许多,秋日的阳光打在他完美的侧颜上,似乎都失了温度。

    “咦?那不是庞太师么?”

    见言绝故作诧异的声音淡淡地响起,目光,朝某个方向看了过去。

    远处三人正是庞太师夫妇和庞月秋。

    见庞太师面露微愠之色,嘴巴动着像是在教训庞月秋什么。

    而庞月秋的脸上是一脸的不情愿,像是在为自己叫屈一般。

    庞太师在此时抬起眸子,正巧朝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他脸色一僵,跟着,拽过庞月秋的手,加快了脚步,朝他们这边走来。

    “微臣参见二位王爷。”

    “庞太师不必多礼。”

    见庞太师转身,将庞月秋带到了柳若晴面前。

    庞月秋虽然知道了柳若晴的身份,也深知自己的地位远不及柳若晴,可或许是因为习惯了之前的趾高气扬,现在让她过来跟柳若晴低眉顺眼地道歉,自然是做不到。

    不情愿和不服气满满地表现在了脸上。

    见庞太师拉着庞月秋站到柳若晴面前,板着脸,道:“还不快点跟靖王妃道歉?”

    “爹爹,是她害我从马上摔下来,还当街打我的,凭什么还要我跟她道歉。”

    庞月秋瘪着嘴,满脸的委屈。

    “你放肆,自己做错了事,还敢顶嘴!”

    庞太师大声呵斥道。

    柳若晴的心里倒是乐了,她可是真没想到庞太师会带着她女儿来跟她道歉呢。

    虽说言渊的地位比庞太师高,可庞太师毕竟是位列三公的首辅大臣,面子上自然还要给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