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127.不劳靖王操心
    第127章127.不劳靖王操心

    “爹爹,王爷都不计较了,您还怕成这样做什么?”

    庞月秋见庞太师的脸色尚未缓和,终于忍不住出声道。

    “你闭嘴,王爷那是不计较吗?王爷那是在警告我们以后做事要安分守己一些,你说的那些话到了靖王爷耳中,他随时能让你人头落地。”

    庞太师气得浑身发抖,庞月秋一听,也怕得不敢再说什么了。

    现在,她是明白过来了,靖王爷面上是在帮着她,其实还是站在柳天心那边的。

    亏她刚才还沾沾自喜,暗自得意。

    柳若晴此时正在气头上,刚才受到的难堪和委屈让她并没有深入去理解言渊刚才的做法,只是主观地认定言渊看她不顺眼,找机会给她难堪。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让他觉得这么碍眼,在街上碰到就没给她好脸色,现在明知是庞月秋的错,还让她向庞月秋道歉,凭什么!凭什么!

    “去你大爷的!”

    在言渊缓过头来看她之际,她对着他,破口大骂,跟着,转身离去,那背影,还是满满的委屈。

    沈沁跟云娇容见柳若晴跑了,她们也不好继续待下去,便同时出声告退,“臣女告退。”

    她们两人退下之后,言绝的目光也收了回来,侧目看向言渊微拧的眉头,叹了口气,道:“这一次,天心可真是委屈了。”

    “当初嫁进门第一天,你让夜狼跟她拜堂,我都没见她这么委屈过,刚才你没看到她眼睛都红了吗?”

    言绝的话,让言渊心头蓦地一紧。

    薄唇,在此时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可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身拂袖而去。

    可想到刚才柳若晴眼底淌出的那淡淡的委屈,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后悔。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听到她对他的不在乎,看到她跟八皇兄如此亲近要好,他又生气又嫉妒,似乎只有这样让她失望,让她生气,他的心里才会感觉到一丝平衡。

    可是,他真的平衡得了吗?

    刚才看到她红着眼眶跑走的样子,他的心里,不但没有报复后的喜悦,甚至,心里有仿佛压着一块大石,窒息得另他难受。

    天色暗下,整条京城外的大街上,热闹非难,七彩斑斓的烟火,冲上云霄,在天边,散开出一道亮丽夺目的风景,连同烟夜,也被照得如白昼一般。

    皇宫里,盛大的中秋宫宴也已经准备妥当,受邀的大臣们按照官阶高低,入席而坐,乐师歌舞伎等等也随即开始表演。

    柳若晴身为靖王妃,座位自然是安排在言渊身边,尽管她百般不情愿,也不好在这个时候闹脾气。

    在言渊身边坐着,她由始至终都是一声不吭,只是埋首吃着面前的珍馐佳肴,却没有一点胃口。

    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言渊的态度,毕竟,言渊以前对她的态度比起今天来更加恶劣不是么,她不也一样没放在心上。

    今天她是怎么了?

    他帮庞月秋说话,她为什么要委屈成这样,当时,她要不是跑得快一点,说不定真能当着言渊的面哭出来,那时候就更加糗大了。

    她拿着筷子,神情沮丧地戳着面前的佳肴,没了胃口。

    “天心?”

    太后见她这副模样,禁不住出声唤她,却见她没任何反应。

    她诧异地看向言渊,见言渊也是垂着眼眸,一脸魂不守舍的模样。

    这两夫妻是怎么了?

    “天心?”

    她又一次唤了一声,这一下,柳若晴跟言渊都回过神来了,双双将目光投向太后。

    “皇嫂,您叫我?”

    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神,柳若晴的脸上不禁多了几分不自然。

    “你们俩怎么了,是今晚的菜式不符合你俩胃口?”

    太后倒没单独问她,而是直接将言渊也给带上了。

    柳若晴用眼角扫了言渊一眼,跟着,对太后摇了摇头,道:“不是的,皇嫂,是我下午在宫外吃了一些东西,还有些饱,吃不下去。”

    至于言渊……

    她可没兴趣管他的闲事。

    “原来是这样,那多少也得吃一点,不然这漫漫长夜可是会饿的。”

    “知道了,皇嫂。”

    太后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在言渊跟柳若晴的脸上游了一圈之后,收了回来。

    这两人虽然什么都没说,她可是过来人,不是看不出来。

    这对小夫妻,八成又闹别扭了吧。

    也真是的,都成婚了还要她这个嫂子这么担心。

    太后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柳若晴的注意力回到自己面前,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郁闷得很,心口压着什么东西,难受得厉害。

    她蹙了一下眉,端起面前的酒壶正要往自己的酒杯里倒去,一只大掌往酒壶上盖了下来,硬生生地将她手中的酒壶给压了回去。

    柳若晴神色一怔,眉头不悦地蹙起,侧目看向言渊,眼底带着愠怒的光芒,“干嘛?现在喝的可不是你家的酒,不用这么小气!”

    面对柳若晴这话中带刺的语气,言渊的心头有些不舒服。

    浓眉一蹙,他看向柳若晴,道:“受伤了还喝这么多酒,是打算不要这条胳膊了?”

    言渊的声音听上去依然如往常一般清冷寡淡,可话语之间隐隐流露出来的关心,却让柳若晴的脸上微微怔了一下。

    放在酒壶把上的手指,颤了颤,抬眼看向言渊,眼底掠过一丝异色。

    只是,这样的异色并不明显,很快便被先前的烦闷和委屈所取代,言渊这话,自然也被她理解成了咒她。

    手,用力一扯,将酒壶从言渊的掌下拽了出来,声音冷然道:“放心,胳膊废了也是我自己的,不劳靖王爷操心。”

    言渊的眉头,拧得更深了,幽深的眸子变得越来越暗淡,在中秋的月下,渗出了一丝冷意。

    见她这般不知好歹,言渊收起了目光,寒着脸没再开口,先前对她的歉意也在此时一并被怒火所取代。

    宫宴继续进行,盛大的宫廷表演也将这一场晚宴拉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