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129.为什么非要杀她
    第129章129.为什么非要杀她

    那些人神色一怔,在柳若晴脸上,看不出半点惧怕的样子。

    “看来,你早就知道我们跟踪你了。”

    “这点都察觉不到,那就活该我要死在你们手上了。”

    柳若晴双手环在胸前,笑嘻嘻地看着面前一帮人,比起柳若晴,他们反而显得紧张许多。

    要不是先前亲眼看到她喝下了他们提前放好的药,他们心中的恐惧还要强烈一些。

    “少废话,这一次,你可没那么幸运。”

    话音落下,便见为首的那人一使眼色,围着柳若晴的那一群人便朝她冲了上来。

    秋风起,四周散落的黄叶,飘散在空气之中。

    见柳若晴的身子敏捷地往后一退,而后,借着风力向上腾跃而起,脚尖轻轻落在了冲向她的那些刀刃上,轻松将他们逼退。

    只是,肩上因为白天教训庞月秋的时候而被牵扯到的伤口,因为刚才的使力而又一次被牵动。

    她皱了下眉,在心头暗叫不妙,只是,她却不能在这些人面前表现出来。

    见她冷眸如电,扫前面前众人,虽然伤口扯得她生疼,可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凌厉逼人的气场,还是让那些人有片刻的却步。

    只是,他们并不容许自己犹豫太久,便又一次对柳若晴发起了攻势。

    锋锐的刀刃随着萧瑟四起的秋风,朝着柳若晴逼近,逼得她连连后退。

    背,贴向了身后冰凉的墙壁,而后,在刀尖逼向她胸口的那一刻,她凌空飞起,连续地踢飞了几个人手中的刀,而后,敏捷落地。

    但是,她心里清楚,再不解决掉他们,她此时背负着的弱点,一定会被他们看出来。

    她潇洒地整了整自己的裙摆,笑盈盈地面对着面前这帮杀气腾腾的江湖人。

    “你……”

    那些人不可思议地看着柳若晴完全像是个没事人一般地站在他们面前,没有半点异常。

    柳若晴用指尖撩开了自己额前凌乱的刘海,笑道:“你们是想问我,为什么我中了你们的药,还这么能打吗?”

    眉眼向上一挑,谈笑中,带着自信的妩媚。

    那些人听她这么一问,脸色骤然一变,很显然,她这话就是在告诉他们,她早就知道他们在她酒中下药了。

    可是,他们明明亲眼看到她喝下去的……

    柳若晴依然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反正也要死,不如让你们死得瞑目一点。”

    她勾起唇角,笑了一笑,道:“原本,我并没有对那些酒起疑,只不过,我这个人特别敏感,我一上楼你们就一直盯着我,我自问没那么大的魅力让你们这些人都看上我呢!”

    她的笑容,更显妩媚了些许,看着他们愕然的模样,继续道:“后来心血来潮问了那酒的名字,很不巧,之前本姑娘就品尝过红颜醉的味道,那香味嘛……跟今晚可是有些小小的不同哦。”

    那些人不可思议地看着柳若晴始终从容淡定的模样,像是真的在跟熟人聊天似的。

    他们完全没想到,这天心公主的嗅觉竟然这么灵敏,他们在那么浓的红颜醉里放了化功散,她竟然都能闻出来。

    “至于你们看我喝下去的酒……”

    她眼中的笑意,加深了几许,“酒是喝下去了,但是,也能从别的地方出来嘛,你们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

    柳若晴这样一提醒,他们自然是明白过来了。

    先前,他们看她喝酒的时候,手指一直放在窗沿外,指尖被窗沿挡着,他们什么都看不到。

    况且,将酒透过从指尖逼出来,必须要有足够的内力才行,他们知道天心公主会武功,可谁会知道她有这么深厚的内力。

    原本以为只要能杀了天心公主,能不能安全脱身并不重要,现在看来,想要杀她也很难。

    “好了。”

    柳若晴突然提高了音量,听似漫不经心的语气,却带出了不寒而栗的杀气。

    深邃的眸光中,射出了鲜有的狠厉之气,“你们的疑问已经解决了,现在,该解决你们了。”

    话音平淡地落下,可却摄得那一帮人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而后,意识到自己的胆小,竟然被区区一女子给吓到,一个个都在心里低骂了一声。

    “哼,不自量力!兄弟们,上!今天一定要完成主上的任务。”

    也不知道是哪个字起了作用,那些人又一次朝柳若晴发起了攻势,而且,下手跟气势都比刚才强烈了许多。

    柳若晴虽然还处在上风,可是,在她面前袭来的尖峰却以超过她速度的攻势,划过她的衣袖,露出了她肩膀上绑着的雪白的纱布。

    那些人一愣,而后,笑出声来,“原来受了伤,还这么不自量力,强弩之末,何必做困兽之斗?”

    糟糕!

    柳若晴在心底暗叫不妙,她刚才的攻守之势明显弱了许多,这才给了他们机会,如果再继续打下去,她就死定了。

    只是,这些人到底是谁,为什么非要杀她?

    她自问没得罪过什么人,唯一能说得上得罪的,也就是那天想要带走云娇容的那帮神机堂的人。

    可是,神机堂的人的目标是云娇容,不可能会大费周章地要来杀她。

    但除了神机堂之外,她还得罪过什么人?

    眼下,柳若晴怎么都想不出来,当然,也容不得她有过多的时间去思考。

    目光,看向面前那帮人,她只能想办法拖延时间。

    “几位大哥,反正我也要死了,不如你们也让我死得瞑目一些呗,到底谁让你们来杀我?”

    那些人听柳若晴这么问,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发出了几声阴阴的冷笑,“我们也不想瞒你,只可惜,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是谁叫我们来杀你。”

    柳若晴倒是被这话给惊到了,连奉谁的命令来杀她都不知道,看来对方很不想让任何人拿到把柄。

    这样就更加确定不是神机堂的人。

    神机堂一直以来都是光明正大地跟朝廷作对,就算要杀她,也不需要这样躲躲藏藏。

    况且,神机堂的敌人是朝廷,她区区一个从别国嫁进来的靖王妃对他们来说,根本不至于到成为他们目标的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