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130.下次还敢跟我闹脾气?
    第130章130.下次还敢跟我闹脾气?

    柳若晴拧起了双眉,心中开始忐忑了起来。

    难不成今晚真的要死在他们手上?

    “好了,废话已经说得够多了,如果你想利用拖延时间来等救兵,还是省省吧。”

    为首的那江湖人看着柳若晴,眼底淌出了毫不掩饰的蔑视之色。

    柳若晴心里也清楚,眼下的情况对自己很不利,强攻或者强守都不是最好的决定,唯有留下力气逃走才是正事。

    她脸上依然笑容依旧,让他们看不出半点惊慌,实则已经打算找到一条合适的逃跑路线逃走。

    等到那些人自以为胜券在握而得意忘形的时候,她突然间飞身而起,越过对面的高楼想要离开。

    只不过,这些江湖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很快便反应过来,追了上去。

    因为柳若晴左肩上的伤拉低了她的战斗力,再加上眼前这些江湖人武功不弱,他们手中的刀刃步步紧逼,不像一开始那样跟她闲聊,看攻势,分明是要将她置于死地。

    她被逼得没有半点退路,只能勉强防守,腰间,也狠狠地挨了一刀,疼得她拧紧了眉头。

    尽管她努力地避开他们的攻势,可还是无法成功逃脱。

    沈沁最终还是没有将那盏莲花灯放进河中,吹灭了灯里的火,小心翼翼地将莲花灯塞进怀中,也将那一份喜欢,藏在了心里。

    准备往沈府回去的路上,临街的打斗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眼底掠过一丝疑惑,她移步过去,见十多个江湖人打扮的男子正围着一名女子,逼得对方步步败退。

    当她看清被困的那人的脸时,眼底一惊,“靖王妃?!”

    她看到柳若晴的腰间在滴着血,应该伤得不清,防守的时候,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眼看着另外一刀要朝柳若晴的胸口扎下去,她惊呼出声,从怀中取出一锭银子,朝那把刀扔了过去。

    柳若晴的腰疼得厉害,一道浅绿色的身影在她面前闪过,挡住了那些人的进攻,同时,也让她暂时得到了喘息之机。

    她拧着眉,艰难地靠在墙角,这才看清了那个跟江湖杀手对打的人是谁。

    “沈沁?!”

    她也不免感到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沈家大小姐,竟然还会武功。

    只不过,显然武功弱了一些,眼下暂时能应付,但是,应该应付不了多久。

    “沈沁,你别管我,赶紧回去,他们的目标是我。”

    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喊出了这句话。

    沈沁的武功比起她来说差了许多,只能勉勉强强应付这一帮江湖高手,根本没精力再跟她说话。

    “糟了,不能让沈沁因为我出事。”

    她跟沈沁算不上太熟,如果让她为了她而受伤甚至是丢了性命,她的罪过就大了。

    这些江湖人,分明就是亡命之徒,杀她一个跟杀两个对他们来说,根本没什么区别。

    她咬咬牙,撕下衣服上的一块布,勉强绑住了腰间的伤口,重新加入了打斗之中。

    沈沁挨了一掌,不算严重,但是也疼得厉害,一时间无法还手,柳若晴上前,用力将她拉到一边,徒手接住了正朝她们砍下来的那把刀刃。

    掌心,被划出了一道很深的伤口,鲜血沿着她的指缝滴落下来。

    “王妃!”

    沈沁惊呼出声,柳若晴将那些人推开,对沈沁道:“你赶快回去,他们的目标是我。”

    用眼神对沈沁示意了一番,沈沁很快便明白了过来,但是又不放心柳若晴一个人,“但是……”

    “快走。”

    她估计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可不能拖累了沈沁。

    那些人的攻势连续不断地上来,柳若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这么喜庆的日子。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路边的槐树突然间摇晃得厉害,紧跟着,面前那几个杀手都应声跪倒在地,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柳若晴愣了一下,定眼看去,那硕大的槐树下,言渊逆着月光迎面朝她走来。

    他的身上像是带着一圈光晕,如不容抗拒的天神一般,从天而降出现在她面前,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在他面前匍匐下来。

    那几根从树上折下来的树枝在他手中就像是锋锐的利刃,划过那几个人膝盖处的韧带,瞬间挑断。

    就像是上次在王府里用几根一叶兰的叶子便轻轻松松地夺去那几个杀手的命一样,让他们再也没有站起来的机会。

    言渊走到她面前,看着她手掌上和腰间淌出的血红,浓眉微蹙起。

    弯下身将她扶起的同时,沉着声音开口道:“下次还敢跟我闹脾气?”

    他的语气,听不出过多的情绪,可偏偏就是这句话,让柳若晴心底原本的委屈跟临死之前的害怕同时涌上心头。

    眼底,噙着淡淡的泪光,反射着明月的光亮,如珍珠一般滴滴晶莹。

    她没看言渊,只是沉默着将手从言渊的手中扯了出来,转身艰难地一步步朝沈沁身边走去。

    沈沁刚才挨了一掌,肩膀疼得有些抬不起来。

    “你怎么样?”

    “我没事。”

    沈沁咬着牙关,看着柳若晴摇了摇头,“王妃,外面太危险了,你先跟王爷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可以了。”

    “不行,我先送你回沈府去。”

    柳若晴摇了摇头,坚决地拒绝了。

    沈沁因为她才受了伤,如果她放任她在街上,万一遇上了这些人的同党怎么办。

    虽说这些人的目标不是沈沁,可那些人万一把气出在沈沁身上呢。

    言渊拧着眉来到她身边,声音还是一贯的寡冷之色,“你的伤口还在流血,怎么送人家回去?”

    他伸手要去扶柳若晴,却被她快一步给躲开了。

    虽然心里有些不太高兴柳若晴在这个时候跟他赌气,只是她身上的伤,还是让他看着十分不忍。

    同时,言渊的心里也清楚,这个女人的脾气倔得很,这沈姑娘是因为她才受了伤,她是绝对不会放任她一个人回沈府去的。

    最后,他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道:“那先去找个大夫看看你们的伤,再送沈姑娘回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