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131.拿她没办法
    第131章131.拿她没办法

    柳若晴有些吃惊言渊竟然没生气,甚至还跟她妥协了。

    眼底有些诧异,她抬眼看向言渊,见他寡淡的脸上透着小小的无奈,她心中一悸,有些异样的感觉又开始在心口翻腾了起来。

    只是,眼下她跟沈沁都受了伤,确实得先找个大夫看看,言渊这个提议,她没有再反对,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

    所幸的是,两人都只是皮外伤,沈沁挨了一掌脱了臼,包扎完之后,两人便从医馆离开了。

    “王妃,我现在没事了,您跟王爷回府去吧,不用担心我的。”

    “那怎么行!”

    柳若晴还是没有同意,沈沁还想说什么,便被言渊给抢先了一步,“沈姑娘不必客气,我们一道送你回去,再回王府也不迟。”

    “这……”

    沈沁还是有些局促,让堂堂靖王爷跟靖王妃亲自送她回府,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那就多谢王爷王妃了。”

    “谢什么,要不是你,说不定我就死在那些人手上了。”

    柳若晴无奈地对她翻了翻白眼,却刻意地无视了言渊的存在,站到沈沁身边,走在言渊前头。

    言渊就这样被彻彻底底地忽视了,心里有些失望,也有些无奈,最后,只能在她们身后苦笑。

    “王爷?”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右手方传来一道惊诧的声音。

    三人一并将目光投了过去,见王玄翎提步朝他们这边快步走来。

    看到柳若晴跟沈沁身上的伤,都惊了不小,“王妃,您这是……”

    “刚才遇到了一点麻烦事,不过都解决了。”

    柳若晴笑着回答,自从沈鸢的案子水落石出了之后,这是她第二次见到王玄翎。

    虽然不像上次见到的时候那般颓废,不过,也还是没有回到最初那般的意气风发。

    看来,沈鸢的死,对他打击还是有些大。

    “原来如此。”

    王玄翎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不过,既然靖王妃没有打算细说,他也就没多问了。

    “王公子,在这里遇见你太好了。”

    沈沁在这个时候开口了,她回头看向柳若晴,道:“王妃,现在有王公子送我回去,您可以放心跟王爷回府去了吧,您的伤得多加休息,尤其是腰伤,可大可小。”

    “这个……”

    “既然有王公子在,你就不用太担心了,让他送沈姑娘回去就行了。”

    言渊也这样提议道,王玄翎自然也不会拒绝,“是啊,王妃,沈小姐我来送她回去就行了,您跟王爷回府吧,您这样还是不宜走太长的路。”

    既然大家都这样说了,柳若晴也就没再坚持了。

    反正,有王玄翎保护沈沁,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最后,她点了点头,“好吧。”

    柳若晴跟言渊换了个方向往王府那边回去,看着他们走远之后,沈沁收回目光,回头看向王玄翎,此时,王玄翎的脸色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柔和了。

    多了几分显而易见的寡冷和疏离,正要出声,却被沈沁给抢先了一步,道:“王公子,刚才谢谢你,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好了,不麻烦你了。”

    王玄翎的唇角,勾着冷笑,“既然答应了王爷,自然是要送你回去,万一沈小姐出了事,我没法跟王爷王妃交代。”

    沈沁的唇角微微一僵,似乎是怕王玄翎误会似的,忙不迭地解释道:“刚才王妃执意要送我回去,我不想麻烦她跟王爷,所以只能拿王公子来当借口,请勿见怪,这里离沈府不远,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说完,也不等王玄翎开口,转身离去。

    “啊!”

    王玄翎突然间拽过她的手臂,一把将她扯了回来,完全不顾及她肩膀上的伤,疼得沈沁顿时白了脸色,表情看上去十分痛苦。

    “王公子,你……”

    她抬眼看向王玄翎,见王玄翎面色阴沉,幽深的眼底,带着如刀锋一般锋锐的寒意。

    “现在鸢儿死了,你开心了?但是,你给我记清楚,就算没有了鸢儿,我都不可能会喜欢你!”

    “王公子,你误会了,我没想过你跟鸢儿分开,我不知道二娘她为什么……”

    “你住嘴!”

    提到沈鸢,王玄翎的心里便是一痛,他根本不想听沈沁解释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你心里清楚,总之,以后别在我面前耍花样!否则,就算你是沈学士的义女,我也照样不会放过你!”

    狠狠地落下这句话,他甩开了沈沁疼得直冒冷汗的手臂,转身拂袖离去。

    看着王玄翎决然的背影在自己的眼前越走越远,沈沁的心,此时疼得已经远远超过了肩膀上脱臼的伤口。

    她怔怔地站在人群当中,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少男少女,天边的烟花,还是绽放得那般绚烂夺目,可她的心,却无法跟着绚丽起来。

    手,揣进怀中,取出那盏被她叠好的莲花灯,看着上面字迹工整的名字,苦笑了一声,“就算把你放进河里,也游不到他的心里去。”

    眼泪,落在了莲花灯的油纸上,打湿了上面那个她或许一辈子都无法靠近的名字,最后,抛向空中,转身走进拥挤的人群,落寞离去。

    靖王府——

    “公主,您怎么又受伤了!”

    没有跟随柳若晴一起进宫的小月,在看到柳若晴带着伤回来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大跳。

    “没事,遇到几个杀手。”

    柳若晴忍着痛,在床上趴着躺下。

    “杀手?”

    小月一惊,“您又没得罪谁,谁要派杀手来杀您呢。”

    “我也奇怪,想了一圈没想出来是谁。”

    小月给柳若晴倒了一杯水,转身的时候,发现言渊正出现在门口,正要行礼,却被言渊给阻止了。

    见他挥了挥手,示意小月退下,跟着,接过她手中的水杯,朝柳若晴走去。

    “我猜一定是言渊那贱人为官不正,做了太多坏事引起公愤了,就有江湖人出来收拾他,可怜我身为他的王妃,也连带着遭殃了。”

    言渊刚到床边,便听她义愤填膺地冒出这句话,他的脚步,在床边顿住,没有出声,只是看着她背对着自己趴着,气鼓鼓地脸上,充满了不满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