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132.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第132章132.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你想想,这靖王府这么气派,这么大,再大一点都比得上皇宫了,若不是搜刮了民脂民膏,能有这么多钱,要真是这样,这东楚的俸禄也太高了。”

    柳若晴见小月没回话,自然是以为小月不敢接她的话茬在背后说言渊的闲话。

    言渊依然没说话,只是用一双没好气的眼神看着柳若晴。

    虽然是受了不小的伤,但是,似乎对她影响不大,看她指责他是那中气十足的样子,哪里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你不知道今天有多可气,那个贱人竟然让我跟那个庞月秋道歉,那么多人站在我这边,偏偏他身为我丈夫竟然站在别的女人那边,贱人就是贱人!”

    柳若晴越说心里就越是不痛快,想到庞月秋那洋洋得意的挑衅模样,哪怕骂了言渊无数句贱人,她都没觉得有半点解气。

    言渊在她身后静静地听着,眉头悄然拧起,听着她指着他的话语中隐约流露出来的委屈,他的心里,无奈又无辜。

    她难道没发现,他当时其实是站在她这边的?

    一句又一句的贱人,她倒是骂得欢。

    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宽大的手掌,在她喋喋不休的怒骂中,往她的腰间按了下去,疼得她龇牙咧嘴地大叫。

    “啊!小月,你轻点,我腰伤有伤,你再给我弄伤了,以后言渊那贱人欺负我的时候,我连还手的本事都没有了。”

    “哼!你倒是想得远!”

    言渊没好气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让柳若晴的大脑瞬间炸开了,她猛然回过头来,因为用力太猛,扯着腰上的伤口撕裂般得疼。

    她龇牙咧嘴地咬着牙关,面目狰狞,言渊那张英俊的脸在她面前清晰地释放开来的时候,她眼中的怒意加深了。

    “渣男,你太不要脸了,竟然偷听我们主仆二人说话。”

    想到自己刚才在背后议论言渊的那些坏话,柳若晴的心里还是有些发虚的。

    现在她可是伤残人士,且不说正常的时候不是言渊的对手,现在她都三等残废了,还不是被言渊多方位吊打?

    面对言渊不明深意的眼神,柳若晴的眼神开始不自然地闪烁,在房间里有意无意地移动着。

    嘴上还是一脸傲娇的模样,冷着脸问道:“小月呢,你把她赶哪里去了?”

    言渊的表情,有些漫不经心,只是时不时地在她腰边晃荡,想到刚才那要命的一掌,她的脸色便有些难看。

    双眼防备地盯着言渊的手,时刻准备着防范他。

    言渊突然间抬起眼眸看她,唇角勾着意味不明的笑意,隐隐地流露出了几许暧昧之色,道:“都这个时候了,当然是让她回去睡觉,难道留着她在这里打扰我们夫妻生活?”

    柳若晴的脸色骤然一变,原本就看言渊不顺眼的眸子里,闪过一道明显的嫌弃之色,“说得好像我把你当老公了似的。”

    他挑眉勾起了唇,“既然没把我当老公,我帮着庞月秋你又何须这般指责我?”

    他指的,当然是柳若晴刚才因为他帮着庞月秋而口口声声骂他贱人这件事。

    柳若晴的眼神带着鄙夷地冷嗤了一声,道:“我那是生气你是非不分,别说是你堂堂亲王了,就算是阿猫阿狗,宫女太监,只要是是非不分,我都要骂。”

    她就这样拐弯抹角地将言渊跟阿猫阿狗宫女太监归为了一类,而言渊却不能过于计较。

    如果他跟她计较,无疑是自己承认了自己跟阿猫阿狗宫女太监无异,到时候,这个女人一定会洋洋得意。

    这个女人就是嘴毒,就是出逃那晚,她当着王府上下侍卫的面指桑骂槐地骂他是狗,可他只能硬生生地将这个哑巴亏给咽下去。

    柳若晴见他眼神古怪地看着自己一言不发,心里反而虚了起来,当下,便开口道:“好了,我要睡觉了,你赶紧出去。”

    她一脸嫌弃地摆摆手,恨不得言渊立马从房间里消失。

    言渊的脸上有些不太高兴,她越是不想跟他待在一个屋,他就越不走,他倒是要看看,到底谁才是真正可以做主的人。

    他没说话,只是将先前的茶杯桌子上一放,当着柳若晴的面便开始宽衣解带。

    看着他此刻的举动,柳若晴瞪大了双眼,“喂,言渊,你干什么?”

    “睡觉!”

    “言渊,你出去……”

    “来,爱妃,让本王亲亲你的脸。”

    “滚,不要脸!”

    “不亲脸?那我亲嘴好了。”

    “你……唔……”

    我去你大爷,言渊,老娘跟你势不两立。

    翌日——

    “言渊,你这个王八孙子,混蛋!”

    小月一进门,便被柳若晴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咒骂声给吓到了。

    她赶忙将手中的脸盆往架子上一放,朝柳若晴小跑了过来,“公主,您怎么了?”

    “没什么,没言渊那个贱人给气到了。”

    那个贱到天下无敌的渣男昨晚竟然非要跟她挤在一张床上要跟她同床共枕,要不是她实在是腰痛得没法动弹,她一定将那个贱人给踹下去。

    得亏了那贱人还要点脸,躺在她身边没动手动脚,不然的话,她一定找机会废了他。

    柳若晴越想就越气,那咬牙切齿的模样,让小月看得都不禁冷汗直流。

    她来到柳若晴身边,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公主,您可千万不要骂王爷王八孙子,要是被有心人听到,那可是触犯太祖的大罪,到时候,连王爷都保不了你。”

    柳若晴一听,愣了一下,“是哦,差点忘了那贱人可是皇家子孙,骂他王八孙子,不是把他爷爷给骂了吗?”

    柳若晴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顿觉一股凉意从心头袭上来。

    “真是被那个贱人给气糊涂了。”

    她虽然胆大包天,可还是怕死的,尤其是,还没回到现代去,就这样死了,也太不划算了。

    再说,要死也是言渊那个贱人先死,我才不要死呢。

    小月看着柳若晴提到言渊的时候那怒气冲天的样子,赶忙上前安抚道:“公主,其实王爷也没您说得那么差劲啦,今天早上王爷去上朝的时候,还吩咐奴婢,好生照顾好您,千万别让您再伤着了。”

    柳若晴看向小月,将信将疑,“是吗?他有这么好?”

    “奴婢哪里敢欺骗您嘛。”

    “切,你少替他说话,那个贱人什么脾性我最清楚了,他巴不得我死呢,还会这么好心?”

    她一脸鄙视地翻了翻白眼,捂着腰上的伤,艰难地从床上下来。

    小月见柳若晴对言渊总是像对仇人一样,也就没多说什么了,无奈地摇了摇头,伺候好柳若晴洗漱之后,对柳若晴道:“公主,厨房那边已经将早膳准备好了,奴婢命人给您端进来吧。”

    “不用了,我出去吃。”

    “可是,您腰上的伤……”

    “没事,多走动走动有助于伤口愈合。”

    柳若晴一边拖着腰,一边小心地移步往院子外面走去。

    “公主,您小心点。”

    小月小心翼翼地扶着柳若晴走出东苑,正准备往用膳的偏厅走去,突然间从王府门口,传来一阵气势磅礴的狗叫声。

    柳若晴下意识地往狗吠声传来的方向望去,见一名下人手中提着一条毛发锃亮的烟毛杜宾犬跨进王府。

    竟然是那条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