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133.瑞王秦暄
    第133章133.瑞王秦暄

    柳若晴看着那只杜宾犬,眯起了双眼,“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句话,说的就是此时的柳若晴跟这只杜宾犬。

    这只杜宾犬的智商很高,看到柳若晴的时候,一眼便认出了是当日在成亲大典上将它收拾得没有半点脸面的那个女子。

    当下,便露出了那锋锐的牙齿,随时准备作战,想要将之前丢掉的面子给找回来。

    低低的吼声,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气,从它的喉间传出,顿时令人起了鸡皮疙瘩。

    “奴才徐大参见王妃。”

    拉着杜宾犬的那名下人立即拉紧了绳索,着急忙慌地跟柳若晴行礼。

    “不用多礼了。”

    她的目光,还停在杜宾犬的身上,道:“这狗怎么回事?”

    “回王妃,夜狼是神犬营的头领,主要是负责搜寻任务,每隔两个月,夜狼都要回到靖王府受训一段时间。”

    “夜狼?”

    柳若晴看着杜宾犬,嘴角瘪了瘪,这么土的名字,一听就是言渊那家伙取的。

    “狗果然是随主人,长得丑脾气还大。”

    徐大跟小月听柳若晴这一声评价,不禁汗颜。

    这王妃说话也不实在了。

    王爷那长相还叫丑,让全天下别的男人还怎么活了。

    不过,王爷的脾气大了大了点,这一点,夜狼倒是真的随王爷,不过,夜狼身上那种勃发的英姿也是随了王爷好吗?

    徐大的心里虽然颇有微词,但是,自然还是不敢对身为王妃的柳若晴指责半句不是。

    “王妃,小的先带夜狼去后院,小的告退。”

    “好。”

    柳若晴的唇角勾着笑,可那笑容,却显得尤其阴森,尤其是盯着夜狼的背影,那笑容,看得她身边的小月心里莫名发慌。

    “走,小月,吃饭去。”

    “好的,公主。”

    坐在餐桌上,柳若晴拿着筷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要不是老娘现在腰有问题,不能跟那臭狗斗,她今天就饶不了它。

    小月见她神色诡异,眯起的双眼之中,杀气重重,面前的早饭又一点没动,便不禁问道:“公主,怎么了,这早膳不合您胃口吗?”

    “不是。”

    柳若晴若有所思地将筷子放在面前的碗中,戳了又戳,“我在想,怎么教训那条臭狗。”

    “……”

    小月一脸的恶寒,没想到公主大人现在还记着当日成亲大典上被狗追的事。

    公主可真记仇,跟狗都斤斤计较。

    “公主,您现在都受伤了,那狗这么凶悍,还是小心为好。”

    “我知道,我不是在想办法么。”

    她分明没打算就这样放过夜狼,只是一时间还不知道用什么办法。

    反正那条臭狗,她才不要炖狗肉吃,一定跟它的主人一样,又臭又硬,难吃得要命。

    “公主,您还是先把早饭吃了吧,其他事,等您伤好了再说。”

    柳若晴想想也对,便点点头,“你说得有道理,凭我现在的战斗力,可能还打不过那条臭狗。”

    说罢,拿起面前温度刚刚好的包子一口一口吃了起来。

    御书房——

    早朝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言朔和言渊言绝叔侄三人此时却坐在御书房里头,表情各一。

    “皇叔怀疑,那些人是冲着九婶去的?”

    言朔看着面前一张言渊画出来的瑞王府暗卫标记的图纸,眼底带着一丝疑问。

    “嗯。”

    言渊点点头,站在一旁的言绝走上前去,将那张纸拿过来看了一眼,道:“既然是暗卫,你怎么知道这是瑞王府的标记?”

    在南陵,各大亲王都在府中培养出一匹武功高强的暗卫,而每一个亲王府中暗卫的标记都不同,同时,只有他们的主人和暗卫之间自己知道。

    所以,言渊从刺客肩膀上画出来的标记说是瑞王府的,不免让人感到有些疑惑。

    言渊沉默了几秒钟后,回答道:“秦暄还是皇子的时候,曾奉命出京查当时太子私贪赈灾款的事,中途被太子派来的人追杀,秦暄被暗卫护送出了南陵的边境,当时,我正在边疆巡视,顺便救下他们,也是在无意间看到了他们暗卫的标记。”

    “这么说,老九算是秦暄的救命恩人,更何况,东楚跟南陵两国向来和平,没理由秦暄在这个时候派他的暗卫过来刺杀你。”

    言绝分析道,言渊赞同地点了点头,早在那些人在靖王府的地牢里供出是南陵瑞王指使的时候,就已经怀疑过这一点了。

    “可既然瑞王府暗卫的标记只有瑞王跟暗卫才知道,九皇叔也是无意之中才见过那个标记,就算有人想冒充瑞王的暗卫,也不太可能啊。”

    言朔也带着疑问出声。

    御书房内,陷入了短暂的静默之中,言渊的眼底,冷光凝聚,半晌,重新归为平静,道:“但是,你们别忘了,他们的目标不是我,而是柳天心。”

    这一点,早在他进入御书房提起前天晚上刺杀之事的时候,首先就提到过的。

    “老九,你确定他们真的是冲着天心去的?”

    “嗯。”

    言渊表情冷凝地点了点头。

    “瑞王派他的暗卫刺杀九婶,这倒是有点奇怪,九婶不过只是一个靖王妃而已,除了跟我们东楚结仇之外,他能有什么好处?”

    言朔也是一脸的迷惑。

    言渊沉默了片刻之后,继续出声道:“如果是有人冒充瑞王的人刺杀天心,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言渊这么一提,言绝跟言朔瞬间明白了过来。

    只听言绝道:“没错,如果杀了天心,西擎跟东楚都会追究这件事,南陵虽然国力强盛,可不管是应对东楚或者是西擎都吃力得很,一旦西擎跟东楚一起联手,南陵必败无疑。”

    “八皇叔说的对,西擎跟东楚一旦同时跟南陵打起来,那这场仗有的打了,而在这场战争中,唯一得利的,就只有……”

    “北卫。”

    言渊将言朔的话接了过来,可当他说出“北卫”两个字的时候,却是带着一股浓浓的不确定。

    言绝见他浓眉深锁,一脸犹疑的模样,便出声问道:“怎么?你觉得不是北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