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134.报仇的时候到了
    第134章134.报仇的时候到了

    言渊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只是出声分析了自己的观点:“北卫的皇位虽然是在北堂家人手中,可真正的掌权者却是肃王府,这几年,皇家明里暗里都在找机会削弱肃王府的势力,他们应该没有太多的闲暇去做其他事,况且,就算我们真的跟南陵打起来,也有足够的兵力留着应付北卫,他们不至于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话虽这么说,可是,如果肃王府有心想要夺取帝位,只要肃王府趁着我们跟南陵打仗的机会,扩建疆土,一旦他们得胜,在北卫百姓跟朝臣中的威望将更上一层,到时候,想要取代北堂家坐上皇位,就更加简单了。”

    言绝接过言渊的话,分析道。

    这话也有道理,言渊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可是直觉告诉他,这件事跟北卫未必扯得上关系。

    可不论是动机还事即将得到的好处,北卫都是首先怀疑的对象。

    三人沉默了良久之后,言渊继续开口道:“柳天心昨晚再度遇刺,我等会儿回王府再去她口中问点线索出来。”

    这件事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却复杂得很。

    不管对手是南陵还是北卫,都是摆在明面上供他们怀疑的,可如果不是他们,就形成了一个敌在暗我在明的局势,想要对付,恐怕没那么容易。

    “也好,也许九婶能提供一些什么线索也不一定。”

    言朔点点头,从御书房离开的时候,言绝侧目看向身旁一直沉默着没有吭声的言渊,笑问道:“怎么,在担心天心?”

    言渊被言绝这直中要害的问题给问得有些不自然,目光有些心虚地投向别处,道:“我只是在想,对方杀柳天心的目的是什么。”

    见言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言渊眼中的不自然更加明显了许多,像是带着几分刻意,他强调道:“如果对方的目标其实是我们东楚,难道不该担心吗?”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言绝并不反驳,反正他这个九弟一看就是已经在弟妹面前栽了,就让他死要面子一段时间呗。

    弟妹要是真遇上什么事,这小子铁定要发疯不可。

    言渊看着言绝脸上那意味不明的微笑,总是让他觉得心虚得很。

    他收回目光,没有跟言绝继续这个话题,却听言绝在他耳边,看似漫不经心却又足够刻意地开口问道:“你昨天让她这么没面子,回去的时候,她让你睡床了?有没有把你从床上踹下去?”

    言绝八卦的眼神中,满满的幸灾乐祸。

    他那个弟妹的脾气可不小,别说是让他上、床,怕是进门都难了吧。

    言渊的脸色微微一变,清冷的目光,淡淡地在言绝幸灾乐祸的脸上掠过,半晌,开口道:“你难道不是该担心自己吗?”

    “担心我自己?”

    “我只是没床可上,你呢?连个踹你下床的王妃都没有。”

    看着言绝愕然的脸,他勾起了讥讽的冷笑,在言绝出声反驳之前,从宫门口离开了。

    “臭小子……”

    言绝回神,狠狠地瞪了一眼从宫门口离开的靖王府马车,嘀咕道:“本王若是愿意,十个王妃都有了。”

    靖王府——

    一直负责照顾夜狼的下人徐大,依然像以前一样,没一顿都要给夜狼准备丰厚的食物。

    他的手里,提着一个笼子,里面装着好几只活物,有从菜市场上采买回来的活鸡活鸭,还有几只雪白肥厚的小白兔。

    柳若晴的腰上虽然不轻,但是也没有伤及要害,再加上王府里的药膏都是顶级好药,也就两三天的时间,柳若晴的腰伤就基本上痊愈了。

    徐大提着笼子经过东苑门口的时候,恰巧遇上了从东苑里出来的柳若晴。

    “小的参见王妃。”

    “嗯。”

    柳若晴点点头,目光,被徐大手中的笼子给吸引了过去,“你提着这些做什么?”

    “回王妃,这些是给夜狼的食物。”

    “给那臭狗的?”

    柳若晴的目光看向笼子,试探性地问道:“不会是让它生吃吧。”

    “是的,王妃,王爷说,用活物喂养,可以激发夜狼凶猛的天性,这样的话,以后执行任务的时候,能更大限度的释放它的杀伤力。”

    “呸!残暴就是残暴,说这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做什么?”

    柳若晴鄙视地翻了翻白眼,眼底满是对言渊的不满。

    徐大有些尴尬地笑了两声,挠挠头皮,没有替言渊反驳。

    反正,他们家王妃嘴皮子厉害得很,他想反驳也无从反驳。

    柳若晴盯着那个笼子,突然间,眼底掠过一道明亮的色彩,“这个笼子给我吧,我帮你去喂它吃。”

    “这……”

    徐大的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王妃,夜狼凶悍得很,除了小的和王爷之外,其他人很难接近它,万一它伤了您,王爷怪罪下来,小的担待不起呀。”

    “瞧你说的,感情这种东西,当然是慢慢建立起来的嘛,谁都不是一开始就能跟它关系这么好的呀。”

    柳若晴说谎的时候,眼皮都不眨一下,“况且,它是王爷的爱犬,我身为王爷的妻子,当然也要爱屋及乌啦,王爷的狗就是我的狗,我当然得亲自喂它,培养感情嘛。”

    “可是,王妃……”

    徐大听着柳若晴这一番听上去没有任何不妥却总是觉得怪怪的说辞,为难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过。

    “你放心吧,你忘了我在成亲那天制服过它吗?你就安心把这些交给我,它伤不了我的。”

    徐大犹豫地抿了抿唇,王妃说的虽然有道理,可是……

    “王妃,还是让……”

    “给我!”

    柳若晴丝毫不给徐大再反对的机会,伸手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笼子,往后院走去。

    “王妃,王妃……”

    “再吵把你拿去喂它。”

    柳若晴的声音,由远及近,幽幽地飘了过来。

    后院——

    这里是言渊专门用来训练夜狼和喂养它的地方。

    夜狼不愧是言渊亲自带出来的狗,柳若晴才到门口还没进去,就听到里头传来一阵浑厚有力的狗叫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