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136.本王缺爱
    第136章136.本王缺爱

    言渊笑起来的时候,让她觉得比凶起来的时候,还要恐怖。

    不会是这小子知道她对他的宠物下手了吧?

    不对,不对,看他的样子,像是刚从外面回来,哪里知道夜狼的事。

    “干嘛?”

    想到昨天的“深仇大恨“,柳若晴并没有打算给他好脸色看。

    更何况,眼前这人,一副笑面虎的样子,危险得很。

    “奴婢参见王爷。”

    “你先下去。”

    言渊这话虽然是对小月说的,可目光却始终停在柳若晴的身上。

    “奴婢告退。”

    小月不放心地朝柳若晴看了一眼,跟着,小心退下。

    “什么事啊,王爷?”

    她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言渊,嘴角不屑地瘪了瘪。

    言渊看着她这目中无人的态度,挑了下眉,“柳天心,昨晚本王可是救了你的命,这就是你报恩的态度?”

    “切。”

    柳若晴不以为然地冷嗤了一声,用眼尾睨了言渊一眼,跟着,笑眯眯地开口道:“王爷这话说的,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我有难,王爷来相救不是应该的吗,这要是跟报恩扯上关系,不就是说明我不把您当夫君看么,我这么爱王爷,这种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

    她这话当然是胡诌的,可言渊在听到她这一句“我这么爱王爷”心头却蓦地一动,有些说不出的窃喜,尽管,他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是吗?”

    他薄唇一扯,眼底荡漾着明媚的笑,如一抹温暖的光,在这带着一丝凉意的秋日里,添了几分温暖。

    柳若晴看着,心头一动,见言渊已经提步向前朝她迈了一小步,温柔的眸光低下,深深地望着她的眼,道:“爱妃难道不知道,夫妻本是同林鸟的下一句是什么吗?”

    “废话,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不就是大难临头各自……”

    握草!

    竟然被他给套进去了。

    她眼神不自然地抬起看向言渊含笑的眸光,分明是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小人得志!

    柳若晴在心里低声骂了一声,跟着,冷哼一声,道:“好啊,我也不想欠你的情,说吧,要我怎么报答你?”

    言渊原本的好心情,因为她这一句“我也不想欠你的情”而心声不悦,眉头也跟着拧了起来。

    “你报答得了吗?”

    他沉着脸,原本还明媚的阳光,瞬间失了色。

    你大爷的!这丫是变色龙呢,这变脸变得也太快了。

    “怎么报不了,你缺什么你说,我给你就是。”

    “本王缺爱!”

    噗——

    柳若晴差点爆笑出声来,抬眼看着言渊那一脸阴沉离去的模样,硬是将那一股爆笑劲给收了回去。

    等到言渊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她才爆笑出声来。

    “缺……缺爱,哈哈哈啊!~~~确……确实,看他样子,的确是蛮缺爱的,啊哈哈哈……”

    她捂着小腹,笑得直打滚。

    那小子,成天板着脸,一副谁都欠着他的模样,估计因为从小父母双亡,由他哥哥嫂子带大的,嗯,确实挺缺爱,父爱母爱都缺。

    小月重新回到柳若晴身边的时候,见她笑得满地打滚躺在地上,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公主,您怎么了?”

    公主这是遇到什么事了,怎么笑成这样?

    “哈哈……笑……笑死我了,原来……原来那烟无常也挺幽默的嘛,哈哈……”

    烟无常……

    小月又是一脸烟线,这是公主给王爷起的外号吗?

    虽然形象,但是……是不是有些大逆不道了点。

    “公主,您小心点,您的腰才刚好,可别又扭伤了。”

    小月上前将柳若晴小心翼翼地扶起,柳若晴搭在她的肩上,把刚才的事跟小月说了一遍。

    想起言渊刚才那小模样,她又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他说他缺爱,你说好笑不好笑?不过,也是挺可怜的,从小就无父无母的。”

    小月扯了扯嘴角,看着柳若晴那没心没肺的样子,心中暗道:王爷说的缺爱,缺的是公主您的爱吧。

    不过,随即,小月又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如果王爷真的对柳姑娘动了心,那对她的行事,会不会有所阻碍。

    想到这个,小月的眉头,稍稍地拧紧了。

    王爷要是把注意力放在柳姑娘身上,她身为柳姑娘的侍女,势必所有行为都会在王爷的眼皮底下,以后行事恐怕没那么方便了。

    王爷的心思,可没有柳姑娘这么简单,她稍有一点差错,说不定就会被言渊给看出来。

    言渊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用晚膳的时间了。

    到了偏厅,未见柳若晴的身影,心中有些小小的失望,却也没表现出来。

    走到餐桌前坐下,他也没等柳若晴出来,便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的时候,还是没见柳若晴过来,他却没了吃饭的心思。

    放下筷子,抬眼看向徐管家,道:“去叫王妃出来吃饭。”

    “回王爷,王妃说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不出来吃饭了,老奴已经命人将饭菜送去东苑了。”

    听说柳若晴不出来吃饭,言渊的心里又升起了一股子火。

    她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

    无非就是找借口不跟他一同吃饭罢了。

    言渊发现,当自己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心里恼火得很。

    筷子重新拿起,因为火气,拿着筷子的力道有些重。

    用餐的偏厅离东苑不远,言渊吃完从偏厅出来的时候,远远地便听到从东苑里传出来的一阵如行云流水一般美妙的琴音。

    只是这一段琴音过后,又是一段极为低缓节奏的琴声。

    言渊有些好奇,提步朝东苑走去,见柳若晴坐在凉亭里,面前放着一把红木制成的古琴。

    除了古琴之外,还有管家之前让人送进来的饭菜。

    “公主,您先吃饭吧,这个不着急。”

    “怎么能不着急呢,你是没看到那天在长寿宫的那些个女孩子,一听到太后要给皇上选后,一个个恨不得将皇上给生吞活剥了似的,那些女孩子哪里配得上皇上,想要从我手中把皇上夺走,想得美。”

    柳若晴一边拨弄着琴弦,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