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137.粗鲁VS文雅
    第137章137.粗鲁vs文雅

    “公主,云小姐都不着急,您着急什么呀,再说了,也不差这一顿饭的时间呀,您就先吃饭吧。”

    “这曲子很关键,我得先谱出来,曲子没谱出来,后面的事都是白搭,再说了,就是因为云娇容不急,我才要替她着急呀,总之,任何想跟云娇容抢皇上的人,我都不会让她如愿的。”

    画上了最后一个符号之后,柳若晴将毛笔放下,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继续说道:“再说了,那个庞月秋知道八哥不喜欢她,就把目标转到皇上身上,本来言渊那个贱人就不站在我这边了,要是让庞月秋当了皇后,我以后不得被她压着欺负,想都别想。”

    “我跟你说,还是我之前那句话,朝中有人好办事,不管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云娇容,这个皇后的位子,必须是本公主的人,明白吗?”

    “哦,奴婢知道了。”

    小月没有再反驳,公主想得可真美,云姑娘能不能成为皇后,哪是她能说了算的。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说不过公主,还是算了,随她折腾吧。

    柳若晴随便扒了几口饭之后,放下筷子,拿过自己面前的那张自己谱写好的曲子,道:“你把这些端出去,我先试试这曲子。”

    “好的,公主。”

    小月端着饭菜从凉亭里出来,一眼便看到了站在东苑门边上的言渊。

    她眼底一慌,立即上前,心中暗叫不妙,不知道刚才公主骂王爷贱人的话,王爷听到了没有。

    “奴婢参……”

    小月刚准备行礼,便被言渊给阻止了,“下去吧。”

    “是,王爷。”

    小月端着饭菜出去的时候,不放心地朝柳若晴看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

    言渊往前迈了几小步,却并未靠近柳若晴,只是看着她修长的指尖在琴弦上,流畅地波动着。

    月光,打在柳若晴的身上,仿佛一束光,将柳若晴圈在其中。

    及腰的烟发随意地束在背后,鬓角有几根发丝凌乱地垂下。

    她的手指很漂亮,这是言渊第一次发现,因为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她这么文静地坐着弹琴,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有些跟往常的傲慢不太相同。

    谁会将这个刚刚还骂了他贱人的女人,会是眼前这个一言一行之间,引人注目的文雅女子。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言渊的思绪,被柳若晴这低沉温婉的歌声所打断,他的目光,投在柳若晴的脸上,她神情专注,没有被周围任何事物所侵扰。

    嘴角,勾着淡淡的笑,月光,照得她恍若落入凡间的仙女,清丽脱俗。

    清风徐徐,撩起她两颊的发丝,遮住了她稍显迷离的视线。

    此情此景,看得言渊有些舍不得移开目光。

    歌声继续传来,“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流畅的琴音随后在她指尖中又迅速淌出。

    就在言渊听得忘我的时候,琴声戛然而止。

    他眸色一怔,有些小小的失望在他眉间掠过,再看柳若晴,刚才仙子般清雅脱俗的美,已经消失。

    她斜靠在桌边,拿着那张纸欣赏着,“曲子应该是没问题了,明天去皇嫂哪里借几个宫廷乐师过来,把其他几个乐器演示一遍。”

    想到自己为云娇容设计的开场,柳若晴便两眼放光。

    “到时候,皇后之位,除了云娇容,谁都别想得到,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仰头大笑,将刚刚在言渊脑海里建立起来的美感,瞬间冲刷得无影无踪。

    言渊提步走上前去,听到脚步声,柳若晴猛地回过头来,见是言渊,她的眼底,自然地便流露出了一丝抗拒之色。

    “怎么又是你?”

    柳若晴的脸上,毫不掩饰对言渊的嫌弃。

    “爱妃好像对本王很有意见?”

    “不是好像,是确实有意见,意见还很大。”

    她将手中的琴谱放入怀中,不理会言渊,欲往凉亭外走去,却被言渊从身后给一把拽了回来。

    她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没有任何的准备,脚下一个不稳,直接坐到了言渊的腿上。

    “言渊,你想干什么!”

    “想干……你!”

    他的眼底,噙着邪魅的笑,手,在她刚刚愈合的腰间伸了过去。

    他动作很轻,像是怕弄疼了她的伤口似的,可他的这个举动,还是让柳若晴感受到了一种威胁。

    她想要从言渊腿上站起,可言渊的手就缠在她腰间,虽然她的伤口已经愈合,可是,大动作的时候,还是稍有些疼。

    她恶狠狠地回头瞪着言渊,道:“你这个臭流.氓,你快放开我!”

    “流.氓?你是骂我吗?”

    言渊的声音,配上他魅惑的眸光,听上去暧.昧又让人心动。

    “废话!这里除了你这只臭流.氓之外,还有其他人吗?”

    她对着言渊,提高了音量,像是竭力在掩饰自己心头的紧张和心虚。

    “很好。”

    言渊淡淡地吐出了这两个字,在柳若晴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身子已经被言渊直接打横抱了起来。

    “啊!”

    尖锐的惨叫声,从柳若晴的口中传出,她本能地勾住了言渊的脖子,眼底一抹恐慌瞬间掠过。

    惊魂未定之际,她愤怒地抬眼看向言渊噙着笑的深眸,咬牙道:“你到底要干嘛!”

    言渊没有说话,双手抱着她,脚下轻轻一点,便推开了房间的门。

    柳若晴在他手中挣扎了几下无果,只能咬牙切齿地瞪着言渊。

    言渊将她放到了床上,低眉看着她,加深了眼底的笑意,同时,这笑容中,流露出了几分不怀好意的味道。

    “既然你说我是流.氓,我若是不把这个罪名坐实了,倒是有些对不起这个称呼。”

    话音落下,他双手搭在柳若晴的肩膀上,只是这简单的举动,却引得柳若晴浑身颤栗,身子僵硬地看着言渊嘴角勾着的那一抹邪笑。

    或许是因为眼前的气氛过于暧.昧,又或者是言渊实在是长得太勾引人,柳若晴看着言渊的脸,感觉自己浑身都开始烧起来一般,烫得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