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139.狗随主子
    第139章139.狗随主子

    “公主,我们这样对待夜狼,万一被王爷发现了……”

    “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吗?”

    柳若晴没好气地打断了她,主仆二人已经来到院子。

    远远的,便看到徐大又像昨天那样,提着一笼子的活物从王府外走进来。

    柳若晴早早地就等在那里了,,她可是算准了这个时候是徐大给夜狼喂食的时间。

    徐大看到柳若晴,眼里便流露出了不安,可还是硬着头皮地走到柳若晴面前,请安道:“小的参见王妃。”

    “嗯。”

    柳若晴的目光,却锁在徐大手中的笼子上,道:“又去给夜狼喂饭吃呢?”

    “是的,王妃。”

    “给我吧。”

    她理所当然地对着徐大摊开手掌。

    “王妃,这……”

    “这什么这,都说了,我要跟夜狼培养感情了,你看我昨天有被夜狼伤到吗?”

    “可是……这是小的的任务,不能老是麻烦王妃您……”

    “我觉得麻烦,那才是麻烦,我不觉得麻烦,那就不是麻烦,懂了吗?”

    柳若晴一脸不容置否的表情,二话不说,伸手将徐大手中的篮子给夺了过来,道:“接下去这几天,都由我来给夜狼喂食,你只要把买好的东西送到东苑去给我就行了。”

    “这……”

    “嗯?”

    柳若晴眯起眸子,平淡的语气中,释放出了几许不悦的气息,愣是让徐大不敢再多言,只是老实地点了点头,“好的,王妃,小的知道了。”

    “嗯,你下去吧。”

    柳若晴将笼子递给小月,道:“小月,我们走。”

    “是,公主。”

    主仆二人来到后院的时候,夜狼还是保持着昨天被柳若晴封住穴道的姿势。

    看到柳若晴的时候,夜狼的脸上立即露出了凶悍的表情,那模样,分明是见到了仇敌一般。

    “小样儿,这么有骨气,还真不吃蔬菜呢。”

    柳若晴从小月手中将笼子接了过来,晃悠悠地到了夜狼面前,道:“想吃肉吗?”

    她听到夜狼的嘴里,努力地发出了极低的呜呜声,她将里面的几只兔子都取了出来,放到了夜狼的脑袋能够着的范围之外,道:“就不给你。”

    “呜呜……”

    夜狼又发出了几声低低的呜咽声。

    “你这臭小子,让你吃蔬菜,你丫还挑食起来了。”

    她嘴上挂着阴森森的笑容,手,轻轻地抚着夜狼柔亮的毛发,“乖孩子,偏食可是长不大的哦。”

    她将小兔子重新在夜狼面前抱走,看着夜狼那两双渴望的眼神,她越发得意了。

    “小月,拿去放生了。”

    “是,公主。”

    小月一边接过小白兔,一边有些同情地看了夜狼一眼,叹了口气。

    哎,夜狼啊夜狼,谁让你得罪了我们这么记仇的公主大人呢。

    “来,来,来,把昨天的蔬菜先吃了,饿坏了,你家主子可是会怪我的哦。”

    她将那些蔬菜又往夜狼的面前推了推。

    夜狼的食量本来就很大,加上昨天那般有骨气地“绝食”了一天不吃,现在俨然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柳若晴虽然把夜狼当成了言渊来虐.待,可还真是没打算真的把它给饿死,它要是继续这样有骨气下去,被动的就是她了。

    夜狼的目光盯着面前的蔬菜,似乎是饿昏头了,或许是饿得眼花把蔬菜当成了骨头,它突然间张开了嘴,大口大口地将面前的蔬菜给吃得干干净净。

    可似乎还是不满足似的,那双锋芒有力的烟瞳,紧紧地盯着柳若晴。

    “干嘛?还想吃?”

    柳若晴笑嘻嘻地在夜狼面前蹲下,“今天就这么多了,明天你要是表现好呢,我就再给你吃的。”

    “呜呜……”

    野狼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柳若晴的话,只是从喉间发出了低低的两声音。

    “公主,兔子都放生了。”

    “好,走吧。”

    小月回头朝夜狼看了一眼,发现它面前堆积着的蔬菜已经被吃得精光。

    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么一只凶悍如野兽的狗,竟然真的妥协到把蔬菜当肉给吃了?

    “公主,还是您厉害,夜狼真的要吃蔬菜了。”

    “那是当然,饿极了,连馊饭馊菜都是香的。”

    “可是,万一王爷……”

    “瞧你这点出息,夜狼都不会说话,它会跑去跟言渊告状吗?”

    “公主,那您打算让夜狼饿几天啊?”

    “等到它习惯了吃素为止咯。”

    臭言渊,让你欺负我,哼!

    “走,跟我去找娇容。”

    “好。”

    主仆二人出了府,往西郊的方向走去,走到半路的时候,柳若晴又折到了沈府那边。

    沈府——

    “靖王妃这边请。”

    柳若晴之前来过沈府,所以,沈家的下人自然也是认识她的。

    听说她来找沈沁,便立即带着她去了沈沁住的别院里头。

    “靖王妃,您怎么来了?”

    “干嘛,不欢迎我吗?”

    “不……不是,只是有些惊讶罢了。”

    沈沁有些局促地笑了一笑,因为那天伤了肩膀,她的动作还是有些不太灵活。

    “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了,就是不能有太大的动作。”

    “那就好。”

    柳若晴点点头,又想到了什么,看向沈沁,问道:“那天王公子送你回去,路上没再遇到那些人的同伙吧?”

    听柳若晴提到王玄翎,沈沁的脸上,掠过一丝异色,想起那日王玄翎看她的眼神中那毫不掩饰出来的厌恶和反感,她的心里,蓦地收紧了半分。

    “没……没有,那些人的目标不是我,王妃安全了,我自然也就没什么事了。”

    “也是。”

    柳若晴再度点头,看着这座别院,风格跟沈鸢的院子差不多,看来沈崇确实是对沈鸢如亲女儿一般,只是相反刘氏那个亲生母亲,反而狠心将自己的女儿给杀害了。

    这样想着,柳若晴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没有再继续这个沉重的心思。

    “走吧。”

    柳若晴突然间从椅子上站起,侧目对沈沁说道。

    “去哪啊?”

    “去西郊北苑找娇容。”

    柳若晴一边走一边回答道:“这百花宴不到半个月就要开始了,我在这里可就你跟她两个朋友,这皇后之位,可不能落到别人的手中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