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141.某人嫉妒了
    第141章141.某人嫉妒了

    有了你们的表演,就算你们不竞选皇后,也有足够的能耐将那些个讨厌的女人给打压下去。

    柳若晴自然没有将自己这个心思给说出来。

    嗯,没错,她就是这么无耻,哈哈哈~

    柳若晴在云娇容那里用完了晚饭才回靖王府。

    “公主,您先沐浴,奴婢先出去了。”

    “好。”

    屏风后,小月伺候柳若晴更衣完之后,便悄声退了出来,算算时间,她应该还有好一会儿才能洗完,便打开门悄然离开了。

    “你来了。”

    “半个月后,太后举办百花盛宴,到时候,大部分的禁军兵力应该会集中在百花宴上,我们可以趁那个机会再闯一次皇宫。”

    “半个月后?时间会不会太紧了,我们上次去到现在不足一个月的时间,禁军一定被安排得十分严实,我们现在过去,会不会自投罗网。”

    “我们没太多的时间了,只能搏一搏,反正……横竖都是死,搏一下或许还有机会。”

    “也是……这样吧,到时候,你继续待在柳姑娘身边按兵不动,我去探一探虚实,有机会我就行动。”

    “你一个人去?那太危险了。”

    “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死要好,你的命比我重要多了,千万不能出事。”

    “褚将军……”

    “好了,就这么办,你快回去,别被言渊发现了。”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

    将最后一份公文处理完之后,言渊从书房里出来,他只是站在楼台前,看着跟书房面对面的那栋楼发起呆来。

    从这个位子,可以看清东苑的全貌,房间里,灯照得明亮,却看不清里头的人影。

    言渊的手,搭在面前的栏杆上,不经意间加重了力道。

    他本不想回东苑去,可是,心里又有些恨不得想要见到那个女人。

    这种矛盾的心理,从未在他的身上出现过,可自从柳天心那个女人嫁进门之后,他发现,自己好些方面都在隐隐约约间发生了变化。

    最后,他看着东苑的方向,长长地谈了口气,手从栏杆上收回,从书房离开,提步往东苑的方向走去。

    走到房门外,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推门进去了。

    眼前并不见柳若晴的影子,只是从屏风后的浴池里,传来轻轻的水声。

    柳若晴听到推门声,也没想太多,只是对着屏风外开口道:“小月,我还要泡一会儿,你回房休息吧,不用等我了。”

    言渊的脚步在门边停顿了一下,也没回答她,直接转身关上了门。

    柳若晴是听到关门声的,也没多想,估计是小月已经回她自己房间去了。

    言渊进去的时候,目光,被桌子上放着的那条绣着红豆树的帕子给吸引了过去。

    他的心,蓦地一沉,伸手,将那条帕子抓了过来,眸光瞬间暗沉了下来。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

    言渊的眼底,迸射出了一抹暴怒的火光,仿佛要将手中这条帕子给燃得干干净净。

    目光,朝屏风后投了过去,帕子在他的手中被捏成了一团,指骨间,还发出了咯咯作响的声音。

    柳天心,你还是忘不了你的旧情人,是吗!

    这不是言渊第一次知道他的王妃心里装着别的男人,却是第一次感觉这般生气。

    这模样,完全是一个被妻子戴了绿帽的丈夫,随时要掀起一场狂风暴雨。

    柳若晴在浴池里泡了好一会儿才上来,完全没有察觉到房间里正萦绕着一股危险的气息,正逐渐地朝她逼近。

    拿起先前小月为她准备好的衣服套上,一边扣着扣子一边往外走。

    当她走出屏风,看到坐在桌边脸色烟到了极点的言渊,下意识地惊呼出声,“言渊,你怎么来了!”

    她的声音不知觉地提高了一个八度,扣着扣子的手,也本能地抓住了自己的衣襟,手忙脚乱地将剩下的扣子扣好。

    脑子里,自然地闪过了昨晚发生在两人之间那暧.昧不明的行为,两颊一热,眼神也有些下意识地躲避言渊的目光,自然也没注意到言渊眼底蕴藏着的愠怒之火。

    将衣物扣好之后,她才找到了机会面露不悦地将目光投向言渊,“你怎么回事,你……啊!”

    话才到嘴边,身子突然间被言渊用力一带,柳若晴反应不及,被他直接甩向了身后的大床。

    手肘撞向了身后的床板,让她整条手臂又疼又麻。

    柳若晴恼了,怒火瞬间冲向了脑门,“混蛋,言渊你有……唔……”

    到了嘴边的怒骂之词全部被言渊覆上来的吻给堵了回去。

    “唔……”

    你大爷的,这混蛋受什么刺激了,这么抽风!

    柳若晴在他身下闪躲着,可她越是这样躲避,言渊心头的怒火就被挑起得越来越烈。

    他双手扣住了柳若晴的手腕,尽管柳若晴有武功,可偏偏被言渊禁锢地动弹不得。

    言渊的吻,终于从柳若晴的唇上移开,柳若晴也瞬间找到了喘息的机会,眼中迸射出来的火焰,证明她此时已经气得想杀人。

    “言渊,你有完没完,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去你大爷的!

    柳若晴气红了眼,心里又恼火又委屈。

    她到底让他厌恶到什么程度,以至于他总是这样动不动就羞辱她。

    言渊的手中,攥着那一条绢帕,放到柳若晴面前,唇角,勾着嗜血的冷笑,“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哼,柳天心,看来你还是没搞清楚,到底谁才是你的丈夫!”

    柳若晴愣了一下,还没想明白言渊这话的意思,襟前才被扣好的扣子被言渊一把给用力扯开了,露出了她白皙的脖颈和清晰可见的性.感锁骨。

    柳若晴眼底一慌,本能地想要伸手护住自己的胸前,可言渊的速度却比她还要快,根本容不得她做任何的防备。

    “既然你没搞清楚,本王就帮你搞清楚。”

    他粗暴地将柳若晴身上的遮挡衣物全部扯下,只剩下身上那片淡薄的肚兜。

    柳若晴不知道言渊到底受了什么刺激,但是,她能感觉到他此时的怒火,仿佛要将她烧成灰烬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