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143.他每天都在得罪我
    第143章143.他每天都在得罪我

    “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柳若晴没想太多,只是双手环胸地站在床前,懒懒地看着言渊。

    “好。”

    言渊点点头,就在柳若晴诧异他竟然这么好说话的时候,身子突然间被言渊一带,扑向面前的大床。

    耳边随即传来言渊暧.昧的嗓音:“下次要滚可以直接跟我说,不需要这么含蓄。”

    含蓄……她说得很明显了好吗?

    等等!他什么意思!

    你大爷的!

    “言渊,你要干什么!”

    “滚。”

    “我是让你滚出去!”

    “爱妃不觉得在床上滚更有情调么?”

    “……”

    翌日——

    “小渊,来,吃饭啦。”

    “……”

    小月一脸恶寒地看着柳若晴拿着一堆的胡萝卜站在夜狼面前唤着它“小渊”。

    万一王爷听到的话,公主又死定了。

    “公主,您叫它小渊,它不会知道您是在叫它的。”

    “现在不会,不代表以后也不会啊。”

    柳若晴把玩着手中的胡萝卜在夜狼面前晃,道:“小渊啊,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小渊了,以后我一叫你小渊,你就要过来吃饭,知道吗?”

    或许是吃素吃多了,夜狼眼中那股凶悍劲也没有最初那么强烈了。

    听柳若晴这么说,也是似懂非懂地看着柳若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小渊。

    “公主,好端端的,干嘛把它名字给改了呀。”

    “我就是喜欢叫它小渊,哪有这么多原因!”

    要说原因,就是那个该死的言渊那个臭不要脸的混蛋,昨晚又占她便宜。

    要不是她反坚决捍卫着自己的贞洁,说不定她的清白就会在那只禽兽手中了。

    她发现,最近那个禽兽是不是发.春了,发现他的行为越来越像个淫.棍,动不动就调戏她,占她便宜。

    小月在身边讪讪地咂了咂嘴,看着柳若晴,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公主,王爷他……是不是又得罪您啦?”

    “切,什么叫又得罪我?他每天都在得罪我好吗?”

    柳若晴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将手中的胡萝卜丢给夜狼吃。

    一篮子的胡萝卜很快就吃完了,小月有些钦佩地看着柳若晴,道:“公主,您果然有办法,夜狼现在真的爱吃素了。”

    “赶紧把地打扫干净,我们还有正事要办。”

    柳若晴从地上站起,小月像往常一样,将夜狼面前用水清扫干净,才跟着柳若晴转身出去。

    走到柳若晴身边的时候,小月还是朝夜狼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不放心道:“公主,夜狼最近一直吃素,会不会影响它的执行任务能力啊,到时候,王爷一定会发现的。”

    “瞧你这点出息,天天担心被他发现做什么,发现了不还有我吗?你以为你家公主是吃素的?”

    柳若晴没好气地瘪瘪嘴,丝毫没有把小月的话放在心上。

    “你呀,别担心太多了,还有十来天,百花盛宴就要开始了,我得赶紧抓紧让她们俩学会《惊鸿舞》。”

    “惊鸿舞?那是什么?”

    “那是唐玄宗的宠妃梅妃的成名作,失传了几百年了。”

    她顺口说了出来,倒也没多想。

    当日她跟师父无意间发现了唐墓,在其中一个墓葬棺里,得到了几幅画,而那几幅画拼在一起,便是史上最著名的《惊鸿舞》的原版。

    以前玩游戏认识的一个小伙伴刚好是舞蹈学院的学生,她就让那个朋友根据原画将惊鸿舞编了出来。

    当时,她看着那惊鸿舞简直惊呆了,真不愧是旷世奇作,连她一个女孩子都看呆了。

    如果那这支舞当作百花盛宴的开场舞让云娇容去跳,到时候,还不是艳惊四座吗?

    哈哈~~哈哈哈~~~

    一想到这副大作出自自己之手,柳若晴便禁不住洋洋得意了起来。

    “公主,唐玄宗是谁呀?”

    小月迷惑的声音,随即传了过来,让柳若晴从自己的幻想中猛然回过神来。

    “呃……这个……其实我也不知道,以前我师父跟我说的,可能是一个故事里虚构的人物吧。”

    她随口跟小月解释了一通,差点忘了这里是架空的年代,有些记载应该跟史书上不太相同。

    “哦,原来是这样。”

    小月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倒也没多问。

    反正自从西擎皇帝让她代替真正的天心公主嫁到东楚来的时候,她身为她的贴身侍女就一直觉得柳姑娘有太多的秘密。

    她不愿意说,她也就不多问,反正她出现在东楚的任务,也跟柳姑娘没什么关系。

    言渊下朝回府的时候,去书房之前,想到了在后院的夜狼,距离它被带进府中已经几天了,他是时候去看看它的训练情况。

    前往后院的路上,刚好遇上了徐大。

    徐大看到言渊过来,顿时吓得脸色惨白,生怕最近让柳若晴喂食夜狼的事会被他给发现。

    “小的参见王爷。”

    “嗯。”

    言渊点点头,犀利的目光很快便发现徐大的神色有些古怪。

    他的视线,不动声色地在徐大的脸上掠过,突然开口道:“随本王去看看夜狼。”

    “是。”

    徐大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祈祷着王妃最近给夜狼喂食,可千万别闹出什么事来。

    跨进后院的大门,言渊就觉得有些不太寻常。

    目光朝夜狼的方向看了过去,见它安静地趴在那里懒洋洋地睡觉,丝毫没有半点凶悍的姿态。

    而之前夜狼看到他,总是会热情地扑过来,现在却是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神也少了先前的锐利。

    言渊的眸光瞬间冷了下来,视线淡淡地在后院扫了一圈之后,看向徐大,“你有什么话要跟本王说?”

    徐大本来就心虚,现在听言渊这么一问,顿时就没有撑住,立即在言渊面前跪了下来,“王爷息怒,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别说废话!”

    言渊冷冷地将徐大认罪的话给打断,清冷的目光,凌厉地扫向徐大的眼睛,吓得他顿时瘫倒在地上。

    “是……是……”

    徐大擦了擦额头上不停渗出来的冷汗,道:“最近这几天,都是……都是王妃给夜狼喂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