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146.难道被言渊发现了
    第146章146.难道被言渊发现了

    没有着急出声,只是半眯着双眼,打量着柳若晴的脸,突然间这般一言不发的模样,看得柳若晴的心里莫名发毛了起来。

    奇怪,难道被她看出破绽来了?

    她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言渊的表情,原本的洋洋得意渐渐被忐忑不安所取代。

    “那个……我吃饱了。”

    此时此刻,柳若晴觉得,还是得尽快脱离言渊的视线才好。

    这人心机那么沉,指不定会被他看出什么来。

    “也好,本王也吃饱了。”

    言渊放下酒杯,在柳若晴错愕的眸子中,凑到了她面前,嘴角微微漾开,弯起的眸子里,带着邪魅般的诱.惑。

    “干……干嘛靠我这么近?”

    最近是怎么了?

    为什么言渊这贱人一靠近她,她就紧张得浑身的神经都绷紧了,两颊微微发烫,连讲话都讲得不清楚。

    言渊缓缓伸出手,温热的指腹轻轻拂过柳若晴的脸颊,让她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又高了好几度。

    “爱妃既然这般思念本王,甚至要靠雕本王的雕像来慰藉自己的相思之苦,现在,本王就让爱妃好好看一看本王,有本王亲自给爱妃解决相思之苦,想必爱妃内心会更加满足。”

    他的声音又柔又好听,再加上本身就带着一股邪魅的磁性,撩得柳若晴的心跳加速得越来越厉害。

    那种紧张,就像是心脏直接从心口蹦出来似的。

    她伸手,小心翼翼地将言渊推开,“不……不用了。有……有萝卜就够了。”

    诶?这话怎么听着有点怪怪的。

    想到萝卜的作用,柳若晴的脸,顿时红得通透,脑子里那邪恶的想法,开始往她的脑子里发散开来。

    肩膀上突然间加了一道力量,言渊的手,已经揽过她的肩膀,往自己的怀中轻轻一带,脸上故作不满,道:“所以,爱妃觉得,本王还没有萝卜有用?”

    诶?

    柳若晴嘴角一僵,错愕地看着言渊似笑非笑的眼神,为什么这话听着比她刚才那话还要邪恶?

    肩膀上的力量,逐渐往下移,柳若晴觉得自己浑身僵硬的同时,背上还有些痒。

    “那个……”

    她僵着嘴角,尴尬地看着言渊,身子在他臂弯中轻轻挣扎了两下,而后,敏捷地退了出来。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先出去一趟。”

    说完,也不等言渊开口,转身打开门冲了出去。

    待到柳若晴跑远了之后,言渊扬在嘴角的笑容,才逐渐隐了回去。

    “死女人,本王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想到他把夜狼的名字改成小渊,还一口一口地喂它吃萝卜,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个小混蛋,胆子还真不小,竟然敢虐—待他神犬营的狗。

    言渊本来是一肚子火准备好好教训柳若晴一顿,可是,一想到她刚才那浮夸的表演,又不禁轻笑出声来。

    原本的怒火,也逐渐收敛了回去。

    那个该死的女人,他竟然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只是……

    夜狼再被她继续这样养下去,以后执行任务怕是难了。

    “好险,好险,差点又被言渊那混蛋给非礼了。”

    从东苑成功逃脱,柳若晴才松了口气,抚着跳得厉害的心脏,叉着腰,突然间想到了什么。

    “奇怪,言渊今天好反常,不但过来陪我吃晚饭,还有一会儿兔肉,一会儿萝卜,为什么觉得他这是话里有话呢?”

    刚才太紧张了,她倒是没想太多,现在仔细一想,“妈呀,这中间的问题可不得了。”

    要是让言渊知道了她虐—待他爱犬的事,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这样想着,柳若晴的身子猛地抖了两下,一种凉飕飕的毛骨悚然的感觉,突然间遍及了她的全身。

    “不行,得去小渊那边看看。”

    柳若晴加快了脚步,往后院夜狼关着的院子里小跑过去,心里一路祈祷着千万别被言渊发现才好。

    悄悄推开了后院的门,尽管夜狼被柳若晴锻炼得最近吃素了,可从小到大训练出来的敏锐度并没有减退。

    门轻轻动了一下,夜狼立即警觉了起来,烟夜里,那双锐利的眼神如一匹弑杀的狼,洞察着四周所有靠近的危险。

    浑身的烟毛开始竖起,它警觉地盯着那扇逐渐被推开的门,准备伺机而动。

    直到看清了那张它已经熟悉了几日的脸,知道没有危险,它才逐渐收起了刚才备战的姿态,吐出舌头,热情地迎接着柳若晴的到来。

    跟刚才那凶神恶煞的气势完全不一样,很显然是接受了柳若晴这个女主人了。

    柳若晴站在院子里,仔细观察了一圈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妥,才逐渐放心了一些。

    “看来,言渊还是没发现嘛。”

    低语了一声之后,柳若晴走到夜狼面前,爱抚着它柔亮的毛发,道:“乖小渊,告诉姐姐,今天你那个坏蛋主人有没有来过?”

    夜狼在她面前,抬着眸子看她,明亮的眸子在烟夜中也依然锐利无比,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半晌后,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你这意思是来过还是没来过?”

    回应她的,又是两句“呜呜”声,柳若晴抚额,看来是从小渊口中套不出什么话来了。

    “算了,算了,八成是没发现。”

    柳若晴摸了摸夜狼的头,在它面前站了起来,抚着下巴自语道:“要是言渊发现了,应该早气得扒了我的皮了,哪可能还跟着那么好脾气地说话?”

    想到这个,她猛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还是自己过分担心了,刚才也没想到这个。”

    她自言自语地从后院里出来准备回东苑去,而此时,东苑的房间里,言渊正漫不经心地端着酒杯,有一口每一口地品着。

    窗外的月色正浓,想到那个女人此刻一定跑去后院找夜狼调查情况,他的薄唇便向上轻轻扬起。

    楼下的院子里,响起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他喝酒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而后,笑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慵懒地等着那个推门进来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