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147.这家伙对她日久深情了?
    第147章147.这家伙对她日久深情了?

    柳若晴放心地回到东苑,原以为言渊早已经离开,可推门进去的那一刹那,看到那双熟悉的眼,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她背脊一凉,本能地准备关门逃走,却被言渊抢先了一步叫住了她。

    “爱妃。”

    柳若晴关门逃走的动作停顿了下来,抬眼看着言渊靠在椅子上那慵懒的模样,明明看着这般无害,可愣是让她感觉出一种莫名胆寒的危险。

    “呵呵。”

    她硬着头皮,嘴角僵硬地干笑了两声,跨步走了进来,却下意识地跟言渊拉开了距离,道:“王爷怎么还没走?”

    “走?”

    言渊的眼底,故意露出了一片茫然之色,眼中的无辜让柳若晴恨不得戳瞎他的双眼。

    “这是本王跟爱妃的卧房,这夜都深了,爱妃要本王去哪里?”

    你妹啊!

    柳若晴的心里此时是苦不堪言。

    因为,不管从哪一个角度,她都无法反驳言渊这个问题。

    可眼下,最大的问题就是,她怎么可能跟言渊同处一室,这不是摆明了又给他占便宜的机会么?

    “你要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不会干涉的。”

    她摇了摇头,眼神热切地看着言渊,诚恳又真挚,心里恨不得言渊能立即起身走人。

    可偏偏,言渊似乎并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只是不以为意地动了动眉头,指尖挑起柳若晴的下巴,道:“本王说过了,为了解爱妃的相思之苦,本王今晚绝对不会丢下爱妃不管,”

    话音刚落,他长臂一揽,“**一刻值千金,爱妃还是不要浪费这么宝贵的时间,随本王一同就寝吧。”

    “不……不用了,不用了,你要睡你自己睡。”

    柳若晴在言渊的臂弯中,急得都要哭了,她明明是一个常在江湖飘的女中豪杰,为什么在言渊面前,每一次都变得这么被动。

    言渊在床边坐下,手却并未松开对柳若晴的禁锢,眼眸微微抬起看向她,语气淡淡的,“你不是说思念本王?”

    “我……我瞎说的,其实……其实没这回事。”

    柳若晴忙不迭地摇了摇头,却见言渊的眉头略显不悦地一皱,道:“这么说,你也没有为了思念本王要去刻萝卜。”

    “啊?”

    柳若晴愣了一下,傻眼地看着言渊平静到喜怒难辨的脸,分不清他此刻的情绪。

    不好,被言渊把话给套走了。

    “呃……这个……”

    “所以,你拿那些萝卜做什么去了?”

    言渊的语气依然平淡,可眼神却显得略有些凌厉,像是一盏探照灯,在她身上上上下下照了个遍,想要刺探出她内心的真实信息一般。

    “呵呵,我的意思是说,思念归思念嘛,只有分开一点距离才需要思念,现在王爷都在我面前了,还需要刻萝卜干嘛?”

    言渊的目光,安静地盯着她良久,就在柳若晴紧张得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勾唇一笑,出声道:“也对,所以本王也不忍心让爱妃再去刻萝卜,还是让本王亲自陪着爱妃才好。”

    说完,手腕上轻轻一使力,将柳若晴往床上带了过去。

    “我……我不困啊。”

    “不困?”

    “嗯嗯,我不困,王爷你先睡,我等会儿困了再睡。”

    说僵着嘴角,干笑着从床上下来,退了出去,跟言渊拉开了一小段自以为安全的距离。

    言渊换了一个姿势看着她,沉默半晌后,道:“也好,本王也不困,既然爱妃也不困,那我们不如一起好好聊聊。”

    “聊……聊聊?”

    你妹啊,谁愿意跟你聊,你见过有人在自己家里养狼的吗?

    言渊看着她这副愕然的模样,挑眉问道:“怎么?外面月色正浓,爱妃不愿意跟本王聊聊天,谈谈心吗?”

    呵呵。

    柳若晴在心理对着言渊翻了个白眼。

    还谈心?

    我们之间有心好谈吗?

    “不是,只是觉得,妾身只是觉得王爷日理万机,现在还要劳王爷陪着我熬夜,为妻心里过意不去。”

    “无妨。”

    言渊一边回答,一边起身朝柳若晴走来,“陪爱妃谈心,是本王应该做的,爱妃无需介怀。”

    话音落下的同时,他霸道地拉起柳若晴的手,往屋外走去,根本不给柳若晴任何反对的余地。

    嘴上却依然是那副温柔醉人的模样,看着柳若晴的眼眸也是含着淡淡的浅笑,“今晚月色这么好,本王正好可以趁此机会陪爱妃赏月。”

    “我……我能拒绝赏月吗?”

    “当然,你可以选择赏本王。”

    “那我还是赏月吧。”

    柳若晴一脸烟线,侧目看着身旁这个一直以来她都看不透的男人,此时此刻,越发让她觉得深不可测。

    这个人时而冰冷,时而温暖,时而不苟言笑,时而耍泼无赖,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言渊?

    还是说,其实……每一个都是?

    柳若晴安静地打量着言渊好看又捉摸不透的侧脸,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

    就这样,她半推半就地跟着言渊安分地坐在院子的凉亭内,看着窗外的月色,发起呆来。

    天知道她多想睡觉了,来了这古代,她发现自己的作息变得越来越规律了。

    十点都还没有到就困得要死。

    可是,碍于身边某只一直想法子占她便宜的禽兽在这里,睡觉是极度危险的做法。

    哎,她就想不通了,这家伙不是一直很讨厌她,恨不得处之而后快吗,怎么最近老喜欢跟她待一块?

    莫不是……这家伙对她日久深情了吧?

    想到这个可能,柳若晴禁不住在内心里大笑了好几声,这面瘫要是对她生情了,那她真的是上辈子造孽了。

    “哎~”

    她托着腮,对着月空下意识地叹了口气。

    要是能早点回现代去就好了,日子过得这么提心吊胆,简直比下墓倒斗还让她觉得危险。

    言渊听到她的叹气声,缓缓将目光投向她,见她正拖着腮,目光悠悠地望着天上的月光,看上去似乎有很重的心事。

    他很少看到这样安静的柳天心,心里不免有些不习惯,同时,心里也有些小小的担忧。

    “怎么了?”

    他出声问道,这样的关怀显得格外不自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