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148.是本王疏忽了
    第148章148.是本王疏忽了

    “想家了。”

    柳若晴本能地回答道,目光依然怔怔地看着月光。

    上次那个算命先生说,要她多做善事,广结善缘才有机会回去,可她最近做的善事也不少啊。

    从小到大,师父他老人家是把毕生的绝学都交给了她,唯独没教过她做善事。

    师父说,慈善是有钱人用来沽名钓誉的,像他们这种专门挖人坟墓的坏人,基本上跟好人也扯不上什么关系了。

    可偏偏,这次她想回现代去,还只能去做好事,这算不算老天爷在帮她师父教育她怎么去当一个好人?

    哎~~

    她又一次从嘴边发出一声叹息,却未注意到言渊一直停在她脸上的目光。

    言渊见她时不时地发出长长的叹气声,还有脸上不像是伪装出来的孤独感,让他的心头,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扯住了一般,十分不舒服。

    就连情绪也被她感染了似的,也有些感同身受了起来。

    这种中秋佳节,正是家人团圆的日子,她远嫁到东楚来,确实是想家了。

    言渊的眼神,在不经意间柔和了几分,看着她,淡笑道:“想家了,本王陪你一起回去。”

    “嗯?”

    柳若晴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言渊这句话的意思。

    陪她一起回去?

    大哥,你别吓人好吗?

    你一个老古董跟我回现代去,你以这种生活不能自理被伺候惯了又一点都不先进的主,去了那里你能死在那里好吗?

    柳若晴在心里暗自吐槽了一番,侧目看向言渊的时候,却见言渊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眼神真诚到……让她想哭。

    下一秒,柳若晴才明白过来言渊这句话的意思。

    他说的陪她回去,应该是回西擎吧。

    也是,她现在的身份是西擎的公主柳天心,说想家了也正常。

    还是免了吧。

    要是他陪着她一起回西擎去,她的身份铁定得穿帮。

    到时候,别说言渊要杀她,柳成鹤那个狗皇帝为了给言渊一个交代,也铁定会说她杀死了柳天心取而代之。把一定会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她的身上来。

    这些当政者的心思,她清楚得很。

    “呵呵,不用,不用。”

    她对着言渊真诚的眼神,认真地摇了摇头,道:“王爷有心了,王爷这么忙,东楚需要你,皇上需要你,百姓也需要你,王爷不需要为了妾身这点小事费心。”

    言渊看着她数秒后,轻轻地叹了口气,“是本王疏忽了,你嫁过来这么久,都没让你回去看看你父亲。”

    柳若晴傻眼了,眼前这个言渊太不像之前那个把她当杀父仇人的贱人了。

    “你今晚……”

    言渊今晚的变化,让她心里反而更加忐忑了,总觉得这是白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言渊注意到了她眼中不安的眼神,心里明白了过来,眉头轻轻动了两下,道:“本王今晚怎么了?”

    “你难得对我这么友善,让我好不习惯。”

    她伸手,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老实作答道。

    言渊听罢,眼中依然带着浅浅的笑,月光下,幽深的眸子看得让人心悸。

    他勾着唇角,低眉缓缓凑到柳若晴面前,加深了眼底的笑意,道:“所以……你喜欢我对你禽兽一点?”

    “呃……”

    她被言渊问得说不出话来,面对眼前这双靠近的双目,眼底萦绕着的光芒,让她的脸颊,在不知觉间红了起来。

    身子本能地往后移了移,直到碰上了身后的梁柱,无处可退的时候,她才快速在言渊面前站了起来。

    “你少来,谁不知道你一直看我不顺眼呢,虽然不知道你今晚为什么突然间变了个人,我可不会上你的当。”

    她绕过他,走到亭子的另一端,心跳却在不知觉间加快了许多。

    言渊这家伙的脾性越来越难捉摸了,得赶紧多做点善事趁言渊没发现她是冒牌货之前,离开这里。

    哎,到底做多少的善事才叫广结善缘呢。

    诶?对了,差点把手上正忙着的事给忘了。

    要是能成功让云娇容接受皇帝的心,让皇帝达成心愿,这可是帮了皇帝一个大忙了。

    皇帝可是九五之尊,是天子,她为老天爷的儿子做了好事,这好事的等级可不一样了。

    没错,没错,这次,还必须得让云娇容做成皇后不可。

    柳若晴在心里,坚定地点点头,在言渊开口之前,重新走回到他面前,道:“王爷,你还不困吗?”

    言渊不知道柳若晴心里在想什么,只是她眼底绽放出来的光芒太过明显,就连月色都暗淡无光了。

    “嗯。”

    他点点头,看着柳若晴的双眼,带着审视的味道。

    “那你帮我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云娇容接受皇上的?”

    柳若晴眸光清亮地看着言渊,似乎真想从他的身上得到些许帮助似的。

    云娇容那个人,看上去性子弱弱的,可脾气也挺倔。

    她还真是想不出什么法子了。

    既然不是皇嫂的原因,又不是皇帝的原因,那原因肯定就是在她身上了。

    言渊听柳若晴要跟他聊这个,脸上闪过一丝异色。

    她这么积极地想要撮合皇帝跟云娇容,言渊自然是清楚其中的原因。

    他还记得当初那一句“朝中有人好办事”,这个女人,表现出来的所有的热心,其实都是为她自己的私心。

    不知道为何,言渊为这样一种认知心里有些不悦。

    月色下,显得有些幽冷的目光,没好气地扫了柳若晴一眼,“你们女人的心思,本王怎么会清楚?”

    “你不是阅女无数吗,怎么可能不知道云娇容在想什么?”

    柳若晴这句话,在言渊那话刚说出口的时候,便毫不犹豫地接了过去。

    凉亭内黯淡的光线,让柳若晴此时完全没有注意到言渊骤然沉下来的脸色,还有缩起的瞳孔里,迸射出来的火光。

    “本王什么时候阅女无数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总是这么自以为是地把自己的主观想法代到他身上去。

    且不说他言渊长到现在,身边就她这个一个该死的女人,他尚且还从没有碰过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