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149.我不爱王爷能爱谁
    第149章149.我不爱王爷能爱谁

    就算他真的阅女无数,他跟云娇容也从没有过深的交集,他能了解云娇容什么?

    “不是你自己说的嘛,你碰过的女人,比我吃过的盐还多。”

    柳若晴没好气地把话接了过来,自己吹的牛,自己忘了?

    她瘪瘪嘴,终于注意到了言渊眼中迸射出来的火光。

    这丫还有脸生气呢?

    他自己不说,她能知道他阅女无数?

    虽然他这种人,不用他承认,她也知道他肯定是阅女无数的典范了。

    言渊被她这话给顶得愣了一下,这才想起当日自己盛怒之下对她说过的话,没想到这个女人还能记得这么清楚。

    一声没好气地冷嗤从言渊的鼻尖传出,让柳若晴脸色微怔。

    什么意思?

    她冤枉他了?

    柳若晴瘪瘪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她就知道,跟这种人,有什么心好谈的?她就不该对他抱什么希望。

    “算了,算了,我也不指望靠你了。”

    她摆了摆手,从凉亭内站起来,懒懒地伸了个腰,转身往屋内走去。

    嘴里还不忘轻声嘀咕道:“还就不信了,凭本姑娘的本事,还搞不定一个云娇容。”

    她一边嘀咕,一边往卧房走去,言渊的眉头,却越拧越紧。

    “站住。”

    就在柳若晴刚推开门的那一刹那,言渊突然间出声叫住了她。

    柳若晴下意识地转过头来,见言渊那双幽深的目光正看着她,沉默了一秒钟后,轻轻叹了一口气,对她扬了扬手,“过来。”

    她不知道言渊要做什么,只是看他态度倒是没那么恶劣,柳若晴在门口停顿了一下,便朝他走了过去。

    “干嘛?”

    言渊还坐在那里,抬眼看着柳若晴不太情愿的面容,思考了一下,问道:“靖王妃这个位子,还不足够让你在整个东楚横着走了?你需要这样费尽心思地讨好皇帝?“

    “在别的地方当然够我横着走了,可在你靖王大爷面前,别说横着走,绕着走都有可走不过去。”

    柳若晴垂着眸,下意识地嘀咕道。

    言渊挑眉,看着她这不老实的模样,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说她笨,她所表现出来的聪明却是没几个女人能及,说她聪明,她却总是能她自己的心思毫无保留地表露在所有人面前。

    “所以,讨好皇嫂和八皇兄还不够,还要去讨好皇上,就是为了对付本王?”

    “靠山这东西,谁还会嫌多。”

    又是一声嘀咕过后,柳若晴才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双眼,同时,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该死,这张臭嘴,怎么老是得不到教训。,

    她看着言渊,言渊也在看着她,眉头一动,让柳若晴此时也猜不出他的心思。

    也不知道他生气了没有。

    “其实……”

    她挠了挠头,看着言渊,试图将自己此刻有些危险的处境给缓下来几分。

    “我觉得,我跟王爷之间,可能有点小误会。”

    她用手指,比划了一下所谓的“小”。

    言渊挑了挑眉,好看的眉眼之间,不管是什么表情都轻易得让人悸动。

    “是吗?”

    他低低地开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深夜里,听上去多了几分神秘感。

    他突然间在柳若晴面前站了起来,突然调整的高度,让柳若晴瞬间觉得自己面前的压迫感浓了好几分。

    言渊的脸,缓缓朝她压了下来,她紧张地将脸往后仰,“你……我们熟归熟,你能别靠我太近吗?”

    她眨巴着璀璨的眸子看着言渊,眼中绽放出来的晶亮,让言渊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刚才刹那间的失神,言渊的眼底,快速掠过一丝不自然。

    就在柳若晴一脸防备地盯着言渊,猜测着他想干嘛的时候,突然间肩膀上一紧。

    言渊的长臂,一把揽过她纤瘦的肩膀,微微收紧,“本王觉得爱妃刚才那话非常有道理,你我夫妻也有一段时间了,最近也发生了不少的误会,所以,本王打算跟爱妃敞开心扉好好聊聊,好解除你我之间的误会。”

    不知道为什么,身子被言渊这样揽着的时候,柳若晴浑身不自在,甚至,听着言渊一口一个“爱妃”地唤着她,让她隐约地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不规律了。

    “是……是,王爷说得极是。”

    背上,冷汗涔涔,袖口下的手掌,不经意间握成了拳头。

    身子,在言渊的手掌下,轻轻动了两下,她看着言渊,干笑了两声,道:“不知……不知王爷您要跟我聊什么呢?”

    “不如先聊一聊本王的爱犬最近被爱妃照顾的事。”

    言渊这话,漫不经心地说出口。

    明明是在问责,可那模样,显得太过漫不经心,仿佛真的只是在跟柳若晴闲聊一般。

    可这句话,却让柳若晴的头皮瞬间发麻了起来,心虚的眼珠子,开始胡乱地转着。

    “呵呵,王爷是要说这种小事啊……”

    她干笑了两声,嘴角的笑容却变得十分僵硬。

    该不会是言渊这家伙真的知道了什么吧?

    不好?得等他把话挑明了说之前,赶紧逃。

    脚步,刚刚挪出去半分,便被言渊给拉了回来。

    “这怎么能说是小事,喂养夜狼这种事,向来是下人做的,本王听说爱妃代劳了这件事,心里真是有些过意不去。”

    言渊的声音,依然十分平淡。

    “王爷言重了,既然夜狼是您的爱犬,我当然得精心爱护啊,徐大也真是,这种小事还要告诉王爷,我下次得好好教训教训他。”

    “爱妃不必着急,要不是徐大告诉本王,本王还不知道爱妃这么爱本王,还会爱到对本王的狗都这么爱护……”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虚在作祟,她总觉得,言渊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抓着她肩膀的力量在收紧。

    “王爷这话说的,你我是夫妻,我不爱王爷还能爱谁呀,呵呵呵……”

    她继续装糊涂,也狗腿得拍着马屁,尽挑好听的话说。

    却没注意到,言渊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面色一怔,心头,有一股异样的情绪划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