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150.为什么要吃兔兔
    第150章150.为什么要吃兔兔

    除了那一分小小的窃喜之外,还多了一丝曾经从未感受过的悸动。

    我不爱王爷爱谁呀……

    明知道她是在讨好他,可这话听着,还是让他心情愉悦。

    低眉往柳若晴的脸上看去,月色下,那双眸瞳,晶亮璀璨,顾盼生辉……

    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此刻要做什么,直到柳若晴迷惑的声音,在他面前响起,“王爷?”

    奇怪,这小子发什么愣呢?

    她刚刚已经美到让言渊看呆了?

    她忍不住在心里自恋了起来,当然,她也只是自恋而已,可不敢真让言渊大爷看上她。

    “咳咳……”

    面对柳若晴眼中的迷惑,这一次,反而是他心虚了。

    掩嘴轻咳了两声,他将目光往边上移开,“所以,你爱本王爱到不让本王的爱犬吃东西?”

    柳若晴嘴角一僵,看着言渊意味不明的模样,她逃跑的脚步,又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呃……那……那个……”

    脚步才往后移出去半步,便听到言渊低冷又不容抗拒的嗓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先把话说清楚再逃也不迟。”

    这句话刚一落下,硬生生地让柳若晴的脚步给收了回来。

    “我……我哪有不给它吃东西。”

    脖子有些心虚地缩了缩,她垂下脑袋,没跟言渊对视。

    “是吗?给它喂的萝卜和青菜?”

    “你怎么知道?”

    她本能地抬头问出声,在接触到言渊脸上低冷的温度时,声音戛然而止。

    “死定了……”

    她垂着脑袋,一副后悔莫及,苦不堪言的模样。

    “还不老实交代!”

    愤怒的低吼声,在柳若晴面前响起,吓得她抬起头的瞬间,猛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从指缝中看着言渊铁青的脸色,楚楚可怜道:“为什么要吃兔兔,兔兔这么可爱。”

    言渊的嘴角,抽了抽,发现在这个女人面前,想要一只板着脸,真的非常非常难。

    做了这种“十恶不赦”的事情,她竟然还敢用这么无辜的眼神和语气质问他。

    “所以你觉得给一条狗吃萝卜和青菜就是对的?”

    “多吃蔬菜营养好……”

    “那把它的名字改成叫小渊,也是为它好?”

    言渊没好气的声音,在她面前冷冷响起。

    “……”

    柳若晴没再反驳,看样子,她不想让他发现的,他全发现了。

    “我……我觉得小渊比夜狼要霸气一点,更加配得上它神犬营统领的身份。”

    言渊被她惹得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明明是那么无耻的行为,她都能这么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可偏偏——

    他该死地发现,自己竟然连惩罚她的心思都没有。

    板着面孔,看着柳若晴看似安分,实则一肚子坏水的模样,冷着声,道:“你可知,虐待朝廷命官是什么罪?”

    “朝……朝廷命官?”

    柳若晴愕然,松开放在自己脸上的双手,诧异地看着言渊,“我什么时候虐待朝廷命官了?”“

    你妹!别告诉她,他说的朝廷命官是小渊。

    果然,她脑子里刚冒出这个想法,言渊的答案便往她的头上砸了下来。

    “夜狼是皇上钦封的神犬营统领,名字也是皇上亲自取的,你不但改了它的名字,还连续几天不让它吃该吃的东西,你说算不算虐待朝廷命官?”

    言渊说话的语气十分轻松,就像是纯粹只是在跟她陈述一个事实。

    可每一个字都往柳若晴的心上快很准地砸了下去,几乎让她连休息片刻的机会都没有。

    “这下事情闹大了……”

    她咬着下唇,不安地嘀咕了起来。

    她费了那么多的心思跟云娇容打好关系,要的就是把皇帝变成自己的靠山。

    现在,她把皇帝亲自封的“官”给得罪了,尼玛……

    一个王还不够,还要加上一个皇,这不是摆明了能玩死她么?

    她还没想好回现代去的办法,怎么能让自己小命没了?

    柳若晴苦恼地抿着唇,眉头皱紧了。

    言渊见她紧锁着眉头一言不发的样子,看上去还一脸的担忧,他动了一下眉头,唇角没好气地一扯。

    现在知道害怕了?

    成天得罪他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害怕。

    就在他好奇柳若晴会怎么做的时候,她的目光,终于朝他看了过去。

    那双充满了担忧的眸瞳里,带着一丝小心翼翼,俨然没有了先前在她面前的嚣张和傲慢。

    “王爷,那……有没有办法不让皇上知道?”

    她说的办法,当然是言渊不让皇上知道,皇上肯定不知道。

    可她没脸问得这么直接,谁让她被言渊逮了个正着呢。

    言渊倒是没想到柳若晴会这么轻易妥协,眉眼微微一挑。

    “知道错了?”

    “嗯,嗯,嗯。”

    她忙不迭地点了点头,目光真诚,生怕言渊会怀疑她此刻的诚意。

    要知道,在言渊面前,她恐怕这是唯一一次这么真诚地跟他说话了。

    “也不是没有办法,就看你愿不愿意去做了。”

    “愿意,愿意。”

    在她看来,没有什么事会比让皇帝侄子知道她虐待他“下属”更严重的事了。

    “先进屋吧。”

    “进屋?”

    柳若晴赶紧抓着的衣襟,看言渊的眼神,有着太过强烈的防备,让言渊的眉头,倏然拧起。

    “你脑子里能不能别尽装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伸手在她额头上给了一记清脆的暴戾,随后,绕过她,推门进了屋。

    柳若晴虽然有些不情愿,可还是瘪着嘴,跟在言渊身后进了屋。

    还在纳闷言渊说的到底是什么办法的时候,一本厚厚的书,被放到了她手上。

    “《刑狱司条例》?”

    她诧异地抬眼看着言渊,“给我这个干吗?”

    她不用读这个都知道,最近欺负小渊,哦,不,欺负夜狼的下场很不好,好吗?

    柳若晴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见言渊指了指她手上足有十公分厚的《刑狱司条例》,道:“把这本条例抄一百遍,三天后,本王要检查,要是没抄完,本王便亲自进宫上报皇上这件事。”

    “抄一百遍?!”

    柳若晴几乎对对着言渊的耳朵吼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