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151.找言渊算账
    第151章151.找言渊算账

    她就知道,这个贱人没安好心,她虐待他的狗,他怎么可能还会帮着她隐瞒皇帝?

    这么厚的书抄一百遍,还限三天之内,这不是摆明了玩死她吗?

    柳若晴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言渊的脖子给咬断了。

    “爱妃这么吃惊,一定是觉得本王让你抄的量太少了是吗?那就再加一百遍。”

    “不用,不用。”

    柳若晴摇了摇头,尽管心里恨得牙痒痒,可她现在还是没敢得罪言渊。

    这禽兽简直猪狗不如啊,以她对他的了解,他“再加一百遍”这个提议,绝对不是开玩笑。

    而且,三天内没抄完,也一定会跑去皇帝面前打小报告。

    思来想去,柳若晴觉得,罚抄也比得罪皇帝强。

    “既然爱妃没意见,那就这么定了。”

    他一边在柳若晴面前开始宽衣,一边往床边走去,眼尾带着一位玩味,扫过柳若晴苦恼的脸上,隐藏着的那一丝不甘。

    “本王就先睡了,爱妃自便。”

    柳若晴鄙视地对着言渊瘪了瘪嘴,跟着,认命地走向书桌前,开始罚抄。

    三天内抄完一百遍,就得没日没夜地抄了。

    去言渊你大爷的!

    柳若晴坐在书桌前,一边开始罚抄,一边在心里嘀咕着把言渊上上下下又臭骂了一遍。

    言渊躺在床上并没有睡,只是听着书桌那边传来的翻书和抄书的声音。

    这丫头,倒是能屈能伸,他还以为她一定会跳起来跟他对着干呢。

    想着想着,他忍不住轻笑出声来。

    柳若晴困得要命,可是一想到自己很可能要把小皇帝给得罪了,她整个人就来了精神。

    直到后半夜,她才终于坚持不住,趴在了桌子上。

    咚——

    墨砚落地的声音,让一直陪着柳若晴没睡的言渊,从床上快速坐了起来。

    视线,朝书桌那边看去,见柳若晴趴在桌子上,已经睡着,手里还拿着毛笔。

    他下床,放轻了脚步走过去。

    柳若晴抄好的那几张纸,正被她的袖子压着,脸因为埋在纸上,被上面尚未干透的墨汁弄得有些花。

    他看着,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

    走到房间的脸盆架前,拧了一把水,帮她把脸上的墨渍擦干净。

    跟着,又小心地抱起她往床边走去。

    或许是真的太困了,即使言渊抱起她,她都没有半点反应,等到放到床上之后,她舒服地翻了个身,将被子紧紧地压在身下。

    已经入秋了,夜里的温差有些大,言渊想要将被子拉过来给她盖上,却见她紧紧地抓着被子,嘴里还嘀咕着什么。

    “这个死女人……”

    言渊咬牙,低声骂了一声,最后无奈,只能走到柜子前,重新拿了一条蚕丝被,给她盖上。

    一切妥当之后,他走到书桌前,拿起她抄好的那几张纸,扫了一眼,“死丫头,这字倒是写得真漂亮。”

    他的眼底,不经意间流露出了几分欣赏。

    又想到了当日她送给他的那块手帕,他眼底的欣赏,瞬间被嫌弃所取代。

    将纸张放下之后,他又拿起其他几张纸,刚准备帮她整理好,可随即,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目光,看着那个被他从地上捡起来的墨砚,唇角,缓缓扬起了一抹令人毛骨悚然的邪笑。

    袖长的指尖,轻轻端起墨砚,将里面的墨汁,往面前的纸上倒了上去。

    顷刻间,柳若晴费了一个多时辰认真抄下来的字,瞬间,被墨水给染烟了一半,漂亮的字,瞬间淹没在了烟色的墨汁当中。

    看着眼前的“惨状”,言渊显然很满意自己的杰作,立体的薄唇,优雅地向上一弯。

    翌日——

    “啊!!”

    一早,小月刚端着热水跨进东院的院门,便听到二楼柳若晴的房间里,传来吓人的尖叫声。

    小月吓了一跳,赶忙端着脸盆快步往二楼跑去。

    “发生什么事了,公主?”

    小月刚推门进去,便看到柳若晴站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一张张被烟色的墨汁染了大半的纸张,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公主,怎么了?”

    见柳若晴安然无恙,小月这才松了口气,放下木盆子,朝柳若晴走去。

    “我昨晚抄了一夜的《刑狱司条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

    且不说她昨晚熬夜熬出了烟夜圈,她这条胳膊都快抄废了,结果……就这样完了?

    柳若晴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她这辈子都没有被这样罚抄过,还是用毛笔啊。

    “这个……奴婢也不清楚啊。”

    小月一脸的无辜和迷茫,昨晚不是说王爷陪着公主用膳,有王爷在,她由始至终都没敢进院子打扰他们啊。

    要问是怎么回事,也得问王爷才知道吧。

    柳若晴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生无可恋,逐渐变成了沮丧,最后……

    她突然间抬起眼,眼底一道光芒闪过,“不对,昨晚我明明睡着了,是怎么到床上去的?”

    想着想着,柳若晴眼底那一道光芒便越发明亮了起来。

    “一定是言渊那个贱人搞的鬼。”

    思来想去,有机会进入她房间,又有胆子在她写的东西上倒上墨汁,整个靖王府上下,除了言渊之外,没有人有这样的胆子,也没有人会像她这么卑鄙。

    她“啪”地一下,将那几张纸放到桌子上,怒气冲冲地从房间里跑出去。

    “公主,您去哪啊?”

    “找言渊那个贱人算账。”

    她冲出院子,远远地便看到管家从王府外回来。

    “老徐!”

    “王妃。”

    徐管家已经开始逐渐习惯柳若晴对他的称呼,也开始慢慢接受了下来。

    “言渊那贱人呢,回来了没有?”

    “这……”

    徐管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不管怎么回答,也都是顺着王妃的意思,把王爷当成贱人了啊。

    这个……

    王爷是不是又哪里招惹了这位不怕死的王妃了。

    “这什么这,那贱人回来了没有?”

    “王爷他上早朝去了,还没……王爷。”

    管家的话,刚到了嘴边,便看到言渊出现在了王府门口。

    柳若晴的视线,也顺势朝王府门口看去,见言渊一身紫袍出现在王府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