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152.陪本王睡一觉
    第152章152.陪本王睡一觉

    那长身玉立,器宇轩昂的模样,真叫一个迷死人不偿命。

    可特么的,她现在是想弄死他不偿命。

    攥紧了拳头,她咬牙切齿地快步冲到言渊面前,“言渊!”

    看着她烟着脸,气得面红耳赤的样子,言渊挑了挑眉,心中已是了然。

    “本王这才刚进宫上了个早朝,爱妃这一早醒来就迫不及待地来找本王,看来,爱妃对本王真是爱得很深。”

    比起柳若晴的咬牙切齿,言渊是一派云淡风轻,优雅贵公子的模样。

    “去你大爷的爱得很深。”

    她咒骂了一声,顾不上上下尊卑,上前拽住言渊的衣襟,眼中的怒气,仿佛要将言渊燃尽。

    徐管家在一旁,不停地擦着冷汗,也不知道是被柳若晴这粗暴的样子给吓得,还是被她这不怕死的模样给惊的。

    王妃还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怎么可以对王爷这般……这般粗鲁。

    倒是言渊还是那一派淡然的模样,看着抓在自己襟前的白嫩小手,薄唇向上微微一勾。

    “本王常听说有句话叫打是亲,骂是爱,爱妃这是想亲本王?”

    柳若晴气得额头上爆出了青筋。

    这小子最近是吃了什么药了,之前的暴脾气哪去了?

    她现在为什么有一种拳头砸在棉花上的挫败感。

    “亲你大爷啊。”

    “本王的大爷早就见祖先去了,爱妃就这么想不开想去见他?”

    “……”

    柳若晴无语,一旁的管家也是无语。

    什么时候,他们家王爷也变得这么无耻了?

    都说近墨者烟,王爷这是被王妃这块烟墨这么快就给染烟了?‘

    柳若晴的心里气得抓狂。

    “我问你,我昨晚抄的那些字,是不是你把墨汁倒上去的?”

    她也不想跟他拐弯抹角,任这个小人也不至于做了那种龌龊事不承认。

    可偏偏,这一次,她这位伟大的靖王爷老公还真就小人了一把。

    见他一脸无辜地看着柳若晴,无辜到就是柳若晴这只狡猾的小狐狸都分不清这其中的真假。

    “爱妃怎么能这样冤枉本王?”

    “哼!不是你还能有谁?这王府上下,除了你之外,还有人敢进我的房间?”

    柳若晴瘪瘪嘴,显然是没打算相信言渊的话。

    这小子可恶的前科多了去,她可不会这么轻易相信他。

    “爱妃,看来我们之间的误会越来越深了,本王得好好跟爱妃深入了解一下才行。”

    言渊完全没把她的话当回事,长臂一揽,将柳若晴拽入怀中,径直往东院走去。

    任凭柳若晴怎么挣扎,也没半点用处。

    “你能放开我吗?动手动脚,成何体统?”

    “你我既是夫妻,不动手动脚,爱妃是打算让本王去动别人吗?”

    “呵呵。”

    柳若晴此时还一肚子的火,可没心情跟这种无耻小人继续假惺惺。

    爱妃爱妃地叫得欢乐,他不嫌恶心,她都想要吐了。

    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道:“王爷你可真爱说笑,你要去动别的女人,本公主我敢有意见吗?”

    “若是本王真出去外面找女人,爱妃也不会生气吗?”

    “王爷就是把这个东楚的女人都搬到靖王府来,我都不会有意见。”

    我还巴不得你多找些女人回来,最好休了我,我好卷铺盖走人呢。

    她现在就是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什么时候被丫发现还不知道呢。

    言渊原本只是带着捉弄的心情跟柳若晴开玩笑,可是,真听到她说不介意他在外面找女人的时候,心里就不由得一阵恼火。

    他也觉得自己最近很古怪。

    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了,更何况他堂堂一个位高权重的靖王爷。

    身为王妃,原本就不该斤斤计较,可偏偏,这个女人的大方,反而让他莫名得气恼。

    柳若晴见他突然间沉默,倒是多了几分好奇。

    抬眼,见他拧着眉,沉默着一声不吭,心里越发觉得怪异了。

    正纳闷着,言渊已经回了神,也没了刚才那邪肆的模样,冷哼了一声——

    “本王有爱妃这么知书达理的爱妃,真是上辈子修来的。”

    “是啊,王爷,说起这个,我也挺羡慕你的,竟然能娶到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当妻子。”

    柳若晴恬不知耻地把自己夸了一遍。

    言渊没好气地抽了抽嘴角,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他的气,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那王爷……”

    柳若晴顺势抓住了机会,为自己求情道:“我这么知书达理识大体,王爷可不可以通融一下,让我少抄一点点?”

    她讨好般地挽住言渊的手臂,俨然已经没有了刚才那气势汹汹找言渊算账的模样。

    刚才是自己太冲动了,没把事情想通透。

    言渊这东楚扛把子,别说她没看到他昨晚在她抄的内容上倒了墨汁,就算真的亲眼看到他倒了,她能把他咋地了?

    她跟他讲道理,说不定他能让她再多抄一百遍呢?

    与其跟这种禽兽讲道理,还不如跟他友好交流,还能有点希望呢。

    言渊的眸光,微微一闪,低眉看着柳若晴眼底闪烁着的讨好的光芒,薄唇一弯。

    在她期待的眸子中,他弯下腰,脸,靠得柳若晴近了几分。

    那张放大的俊脸,看得柳若晴耳根一烫,眼神不自然地闪了一闪。

    “倒也不是不能商量。”

    言渊好听的声音,伴随着温热的气息,在她鼻尖淌过,让柳若晴的眼底,顿时绽放出了晶亮的光芒。

    “陪本王睡一觉,本王满意了,再商量其他。”

    言渊这话音刚落,柳若晴刚刚从嘴角漾开的笑容,立马收了起来。

    “小月,进屋去给我磨墨。”

    一把甩开了言渊的手,她转身大步朝房间走去。

    想要老娘拿贞操去换?等你去历几个雷劫飞升成上仙再说!

    我呸!我呸!!

    柳若晴在心里骂道,人已经上了楼。

    言渊没有跟上去,看着她推门进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当中。

    “这个女人真这么讨厌本王?”

    他眯起了双眼,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光芒。

    第一次因为这样一个认知而有些挫败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