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153.这个女人变得有骨气了
    第153章153.这个女人变得有骨气了

    他言渊纵横沙场,威震四方,多少女人想要嫁给他,或是爬上他的床,而他正明媒正娶的靖王妃,竟然宁可抄一百遍的《刑狱司条例》,也不愿意陪他睡一晚?

    思及此,言渊原本挫败的心理又多了几分失落。

    接下去的几天里,柳若晴就没踏出东院半步,每一餐饭都是小月端过去的。

    还有两个月就是东楚三年一次的皇陵祭祖,这几天来,言渊也是每天忙到半夜,太晚就直接住在宫里。

    今天难得回来,也已经是下半夜了。

    本想去别院那边睡下,可突然间想到了东院里的柳若晴。

    算起来,也有三天没见到她了。

    没想起的时候不觉得,一想起来,竟然发现还有些想她。

    言渊挑了挑眉,并不否认这一点。

    换了个方向,提步朝东院走去,想到那张在自己面前时而嚣张,时而狗腿般讨好的样子,心里竟然多了几分期待。

    就连脚下的步伐,也在不经意间加快了几分。

    此时已过子时,二楼的卧房还亮着灯光,却十分安静。

    言渊上了楼,推门进去的时候,正站在柳若晴身边研磨的小月被吓了一大跳。

    原本袭上大脑的瞌睡虫也在此时一扫而光。

    放下手中的墨,快步朝言渊跑了过来,“奴婢参见……”

    小月刚准备行礼,就被言渊给阻止了。

    见言渊的目光,朝书桌前正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丝毫没有半点察觉的柳若晴看了过去。

    小月的头皮瞬间发麻,一脸苦恼地看着柳若晴。

    恨不得现在就过去告诉她,王爷来了。

    “你先下去。”

    言渊缓缓出声,目光,并没有在柳若晴的脸上收回。

    小月一顿,随后,对言渊切了切身,“是,奴婢告退。”

    不放心地朝柳若晴看了一眼之后,小月往门口走去。

    跨出去的瞬间,她的目光,又回头朝言渊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色彩。

    离开东院之后,她沿着东院后面的小路,熟门熟路地到了东院右边的芦苇群后。

    “小月。”

    低沉的嗓音,在小月身后响起。

    “褚将军。”

    小月的目光,朝四周看了一眼之后,对面前的男子开口道:“我想改变闯皇宫的计划。”

    “怎么了?”

    “前几天无意间听王府的下人在议论,原来两个月后是东楚三年一度的皇陵冬祭大典,到时候,皇帝,太后,还有文武百官都会去皇陵进行祭祖仪式,加上这几年神机堂的动作频繁,我估计祭祖那天,大部分的禁军,御林卫,锐兵营的护卫都会过去保护皇帝,我们如果那个时候去皇宫的话,比起百花盛宴更容易成功。”

    那个叫褚将军的男人听小月这么说,沉思了两秒后,道:“没错,这样胜算大,在时间上也有充分的准备时间。”

    “嗯,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可以从长计议,到时候再安排。”

    “是。”

    褚将军用力点了点头。

    小月抬眼,朝东院的二楼看了一眼,道:“言渊已经回来了,我不能跟你说太多,如果被他发现就完了。”

    “好,你赶紧先回去,别被言渊发现了。”

    褚将军的眸子里,也融进了几分紧张,犹豫了一下,他又不放心地开口道:

    “那个假冒的天心公主是什么身份我们还不清楚,在没摸清楚她的底子之前,你要小心应付,不要让她发现你的身份。”

    “我知道。”

    小月抿着唇,情绪不明地点了点头。

    她发现言渊现在对柳姑娘多了一些注意力,还会时不时地来东院。

    这对她的行动来说,难免添了一些危险。

    言渊走到柳若晴身边,桌子上放了不少她抄好的纸,有些墨子还没有干。

    他上前,帮她把那些纸一张一张收好,看着每一张纸上工工整整的字体,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从一开始,他让她三天之内抄一百遍《刑狱司条例》就是随口说的一个数字,根本没想过这是个可以完成的任务,更没想过她真会去罚抄。

    根据以往他对这个女人的了解,她一定会用尽各种无赖的手段来逃避这样的惩罚,可这一次,她竟然不求饶?

    言渊发现,自己对这个女人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目光,若有所思地看着还趴在桌上酣睡的女人,突然间,埋在双臂间的头,抬了起来,睁开的双眼,跟他撞两个正着。

    就在那一瞬间,言渊仿佛觉得自己做了偷窥的事被抓了个正着似的,眼神还有些虚。

    正想着该怎么为自己的行为辩解时,见柳若晴的眼神涣散,虽然睁着眼,却并没有醒过来。

    又听她闭着眼睛,嘴里不停地嘀咕着,“快抄,快抄,来不及了。”

    下一秒,毛笔从手中掉落,脑袋又磕到桌子上,睡了过去。

    言渊的嘴角,抽了抽,同时,也松了口气。

    下一秒,却意识到自己刚才那做贼心虚的行为,眉头,蹙了起来。

    他刚才心虚什么?

    不就是看一下自己的王妃么,这又什么?

    他在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这真的没什么。

    可偏偏,一想起刚才那个女人要是真醒了,他的心里又开始发虚了。

    言渊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视线,朝柳若晴投了过去,眸光,不经意间柔了几分。

    帮她将剩下的纸张整理好之后,放到一旁,跟着,小心翼翼地将她从桌边抱起,往床边走去。

    替柳若晴盖好被子之后,言渊才陡然发现,自己这种不太寻常的行为,竟然做得越来越顺手了。

    甚至,完全没发现这样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想着想着,他又轻笑了两声,并没有为自己这个行为作深入的解释。

    随后,和衣在柳若晴身边躺了下来,却并没有轻薄的用力,只是耳边传来她低低的呼吸声,他的心里,竟然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

    “该死的女人。”

    躺在柳若晴身边,他竟然没有半点睡意,最后只能无奈起身,低骂了一声之后,开门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翌日。

    言渊如往常一般,正常上下朝回来,心里似乎一直记挂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