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154.你以为老娘是印刷机啊
    第154章154.你以为老娘是印刷机啊

    “管家。”

    “王爷,您有何吩咐?”

    “王妃起来了吗?”

    也不知道为何,他问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有一种诡异的不自然。

    管家一愣,很少听王爷主动问起王妃的事,倒是最近这段时间,王爷好像对王妃上心了不少。

    管家的目光,朝东院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收了回来。

    “王妃这一早上都在东院那边没出来过,想来这会儿,应该是醒了。”

    这会儿巳时都已经过了,王妃睡得在迟都该起来了吧。

    管家心想。

    言渊沉默了几秒后,挥了挥手,示意管家下去,自己随后往东院走去。

    很显然,管家还是低估了自家王妃睡觉的实力,哪怕这会儿已经过了巳时,王妃大人现在睡得还很香呢。

    东院里,静得出奇,言渊根本不用进去,他都能猜到那个女人现在一定没起床。

    果然——

    当他站到二楼主卧门外的时候,小月正好从里头出来,看到言渊,明显吓了一大跳。

    “奴婢参见王爷。”

    言渊的目光,朝小月手上端着的水盆扫了一眼,里面的热水已经冰凉。

    “她还没起床?”

    小月听不出言渊这问话中的喜怒,心里却直打鼓。

    王爷一直都不待见王妃,最近这三天来,每天都日上三竿才起床。

    今天还偏偏被王爷逮个正着,这个……

    “我家公主她……”

    小月咬着下唇,正在心里纠结着该怎么给柳若晴找一个非常好的理由,可是,想破头了也没想出来。

    “你先下去。”

    随后,言渊的声音,又冷冷地从她头顶上方响起。

    如蒙大赦一般,小月悄悄地松了口气,可心里,还是担心里面还睡得香的那位祖宗该怎么办。

    “是,奴婢告退。”

    小月微微切身,垂着眸退了下去。

    言渊伸手推开门,远远的,见床上的人动了两下,却并没有起床的意思。

    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

    言渊也不着急,而是慢条斯理地走到桌边坐下,一声不吭地坐在那边等着。

    一刻钟过去之后,床上的人,又一次有了动静。

    见她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敲了敲这几日罚抄罚得已经抬不起来的右手,低声骂道:

    “言渊那个畜生,竟然这样虐待我,等我回去了,不把他的坟给掘了,我就不信柳。”

    桌子前,言渊的眸光,因为听到身后这一声嘀咕而闪了一下,瞳孔,微微眯了起来。

    柳若晴刚才那话刚说完,眼角的余光便注意到桌子边上坐着一个人。

    她猛地转过头来,见桌子前,言渊真背对着她坐着,此时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可柳若晴已经吓得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了。

    他怎么来了?

    她刚才骂他的话,他听到了吗?

    他会不会找机会报复她?

    脑海里,各种比恐怖片还要恐怖的画面从柳若晴的脑海里如放电影一般,闪过。

    此时,言渊已经缓缓转过头来看她,嘴角还勾着似有若无的笑。

    明明是一张好看到倾国倾城倾天下的俊美容颜,可在此刻的柳若晴看来,却如同生化危机里感染了细菌病毒的丧尸,吓得她浑身的毛孔都开始做起了战斗的准备。

    “爱妃,你终于起床了,本王等你好久了。”

    言渊开口,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嗓音,让她察觉不到一点的危险之气,犹如窗外和暖的阳光,弥漫着整个房间的。

    可柳若晴知道,言渊这种笑面虎,越是温和,杀伤力就越大。

    而且是那种,你根本做不了任何的防备手段。

    柳若晴僵硬地扯了一下嘴角,掀开被子走下床来。

    “王爷一早在这里等妾身,真是让妾身受宠若惊。”

    强装镇定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借着喝水的动作,掩饰自己心头的忐忑。

    “本王只是听说,这几天爱妃每天都忙到很晚,想必本王交代给爱妃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他问得有些漫不经心,长臂,轻轻揽过柳若晴的肩膀,明明是这么温柔的行为,却总是让柳若晴觉出了一种兵不血刃的危险之气。

    言渊口中说的“任务”,她当然知道是什么。

    完成?完成你大爷啊。

    这么厚的一本书,三天时间抄一百遍,你以为老娘是印刷机吗?

    “呵呵。”

    她干笑了两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将言渊停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拿下来,身子刚往边上移开一步,又重新被言渊的长臂给勾了回去。

    “抄好的东西呢?”

    他低眉,声音还是如暖阳一般柔和,唇角的微笑,也如沐春风,可总是让柳若晴轻易地察觉出其中的凉意。

    “在……在那里。”

    她指着桌子上已经整理好的纸张,心里对小月露出了几分赞许。

    小月那家伙还真不错,睡觉之前,都帮她真厉害了。

    啧啧啧,这么厚的一叠,竟然都是本姑娘亲手抄的。

    老娘这一辈子的耐性,估计都花这里了。

    “拿过来。”

    “哦。”

    柳若晴耷拉着脑袋,一脸认命的模样,走到桌子前,将那厚厚的一叠纸拿了过来,递到言渊面前。

    看着他的眼神,多了几分生无可恋的味道。

    “就这么点?”

    言渊的眉头,带着几分嫌弃的一蹙,明知道她根本完不成,可还是喜欢看她脸上多变的表情,比看戏还好看。

    这言语间毫不掩饰的嫌弃,差点就把柳若晴的暴脾气点燃了。

    可想到言渊这无耻之徒会跑去给皇帝侄子打小报告,她还是咬了咬牙,忍了下来。

    她狗腿一般地捏着言渊的肩膀,用嗲到连她自己都要被吓死的公鸭嗓,撒娇道:

    “王爷,人家知道错了,这一次抄了一遍,人家的小手都提不起来了,要不……这次就算了吧。”

    她从后面凑到言渊面前,下巴还有一半靠在言渊的肩膀上。

    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女性气息,瞬息传入他的鼻尖,让言渊的心头,有过片刻的悸动。

    “就这样算了?”

    言渊的唇角,带着几分算计地勾起。

    感受着柳若晴在自己肩上的每一个动作,看似无心,却让他总觉得被她挑逗了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