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155.给本王做顿饭
    第155章155.给本王做顿饭

    浑身的每一处神经,都因为她的碰触而紧绷。

    “嗯嗯,我对天发誓,我以后再也不虐待小渊……哦,不,不虐待夜狼了。”

    她从言渊身后绕到他面前,伸出四指做出发誓状。

    漆烟的眸瞳,认真而璀璨,以及眼底流露出来的澄澈和诚恳,让言渊的眼底,有过片刻的恍惚。

    明知道这个女人不老实,可他特么竟然信了。

    言渊在心里,爆了一次粗口。

    正了正色,他将目光从柳若晴的脸上,移到了面前的桌子上。

    “本王在这里坐了半个时辰,竟然有点口渴了。”

    话音刚落,一杯温热的茶水,已经递到了他面前,“王爷,您喝茶。”

    手又没断,自己不会倒?

    在言渊看不到的脚步,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坐久了,腰疼。”

    话音刚落,一双手,已经停在了他的腰间,用力揉捏着,“王爷,推拿这事,我最拿手了,我给你捏捏。”

    狗屁坐久了,你丫就是房事做太多,肾亏了。

    言渊哪里知道这个不安分的女人,现在心里有多么不甘心地在咒骂他。

    只是腰间那一股对他来说不算大的力量,却像是适时地捏住了他的心脏,微微泛起了一丝波澜。

    手指,轻轻在杯壁上敲着,看上去漫不经心,可偏偏,这个心就因为这个女人的一些小动作而乱了。

    “听说,你想把本王的坟给掘了?”

    这句话,又是那般漫不经心地从他嘴里传出,却让他腰间的那个小动作,立即停了下来。

    那双明亮的星眸,愕然地看着言渊那看似慵懒实则危险的俊脸,眉宇间,染上了几分苦恼。

    竟然真被他听到了。

    言渊已经在圆凳上起身,原本就危险的气场,因为多了这压倒性的身高,瞬间让柳若晴觉得乌云盖顶。

    “你这是在咒本王?”

    居高临下地深瞳里,看不出喜怒,可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人觉得忐忑。

    因为,这种感觉,就像是,你明知道自己死定了,可偏偏不知道自己怎么死,什么时候死。

    她轻咳了两声,站直了身子,本想让自己看上去牛气哄哄一些,可是一对上言渊那幽暗的眸瞳,她刚刚燃起的斗志,又重新缩了回去。

    抬着眼,小心翼翼地看着言渊,她低声问道:“如果我说你听错了,你信吗?”

    在这个时候,在他面前还能说出这种无赖话的,在言渊看来,他有生以来,或许这一辈子,也就碰到她这么一个了。

    “你觉得本王信吗?”

    他挑眉。

    “信。”

    很显然,他低估了某人的无耻程度,她现在在他面前,头都要点断了。

    嘴角微微抽了两下,他倒是没打算在这件事情上跟她计较。

    反正,他跟她之间,要计较的事,多了去了。

    言渊的眼底,多了一抹细微的算计。

    伸手拿起面前的那几张纸,重新看了一遍,最后,故作失望地叹了口气。

    “这是连一遍都没抄完?”

    柳若晴抿着下唇,老实地点了点头,随后,用一副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他。

    难道她真的要失去皇帝侄子这个大靠山了吗?

    尼玛,早知道夜狼是皇帝钦封的官,她肯定不会拿它下手啊。

    “既然如此,本王只能公事公办了。”

    他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她欲哭无泪的样子,忍住心头那想要笑出声的冲动,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背,道:

    “爱妃,别怪本王,本王身为堂堂王爷,不能徇私枉。”

    “呸!打小报告就是打小报告,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在言渊作势出门的瞬间,她用自以为言渊听不到的声音,低骂了一声。

    言渊的唇角,向上勾起,眼底淌出了一丝危险之气。

    很好,你继续骂……

    “王爷!!”

    下一秒,大腿已经被柳若晴被抱住了。

    回过头之际,那个刚刚还小声骂他的女人,此时竟然已经泪流满面,一副六月飞霜,受了多大冤屈的小模样。

    言渊的嘴角再一次抽了两下,这个女人的无耻程度,他还真是一次比一次长见识。

    “妾身自知这次犯了太大的错,不会让王爷为了妾身徇私的,王爷,您去吧,不要为了妾身为难自己,虽然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知道王爷是做不出出卖妻子这种下贱龌龊卑鄙无耻的事,但是,谁让我家王爷就是这么公正严明,谁让我犯错了呢。王爷,你去吧,不要顾忌我,不要……”

    低低地呜咽声,从柳若晴的嘴里传出。

    “所以你现在这样紧紧地抱着本王的腿,是想干什么?”

    言渊冷冷的嗓音带着没好气的味道从她头顶响起。

    这个女人还能再无赖一点,无耻一点吗?

    嘴上说得好听,后半句那什么“出卖妻子,下贱龌龊卑鄙无耻”是什么意思?

    把他的大腿抱得这么紧,又是什么意思?

    看着她不停从眼睛里挤出来的那几滴已经快干掉的泪,他好气又好笑。

    如果他再不配合,她是不是又得拧一次大腿,好让自己哭出来。

    柳若晴的哭声戛然而止,抬着泪眼看向言渊。

    明明演戏的成分实打实,可就是这样看着她氤氲着雾气的双眼,竟然真的让言渊有一种心软的错觉。

    见他叹了口气,在柳若晴面前蹲了下来,手,轻轻抚着她的脑袋。

    那动作,就像是在摸一只宠物狗。

    此时的柳若晴,心里正盘算着自己的“大事”,暂时也不跟他计较这种小事了。

    “本王思来想去,还是不忍心把爱妃交给皇上。”

    “嗯嗯。”

    柳若晴激动地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为了言渊这贱人这句话,可真费劲。

    诶?等等。

    贱人会这么好说话?这太不像他了。

    这个意识刚在她大脑里形成,言渊继续开口道:“给本王做一顿饭,如果好吃的话,本王心情一好,也许徇私枉法这种事,也不是不能为爱妃做一次。”

    他看着柳若晴笑眯眯地说着,抚摸着她脑袋的动作并没有停下。

    此时,柳若晴还趴在他面前,两人的姿势,完全像一个主人在摸着自己的宠物,眼神温柔又宠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