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159.以形补形
    第159章159.以形补形

    在言渊放下筷子的刹那,柳若晴立即迎了上去,逐渐加深的笑容,让言渊总觉得有些心怀不轨。

    “这一次的,还不错。”

    他没有像前几次那样为难她,让她连续做了三天的菜也足够了。

    况且,他等会儿还有一笔大账要跟她算,这个就暂时先放下了。

    你丫的,总算是满意了。

    早知道这样,前两天就得给你加点料。

    想了想,柳若晴还是觉得自己太善良了。

    言渊看着面前还剩了一些的菜,倒是有了几分好奇。

    “你这些新取出来的菜名,有什么讲究吗?”

    虽然名字古怪了点,但言渊至少还看得出来是什么。

    “来来来,王爷,妾身来解释给您听。”

    “先说这盘螃蟹炒花生,因为螃蟹到哪里都是横着走,所以,就给它取名叫纵横四海。”

    “您再看这个番茄炒地瓜,这两种食材都是金色的,看起来金光闪闪很漂亮啊,就叫金光璀璨了。”

    嗯,虽然有点牵强,但是,勉强还过得去。

    言渊在心里点了点头,接着,便听柳若晴继续道:“莴苣跟黄瓜都是绿色的,看上去有没有特别有春天的气息,所以给它取名叫春意浓嘛……”

    这也行?

    言渊的唇角抽了抽,没好气地看了柳若晴一眼。

    亏她想得出来!

    紧接着,他的目光,锁住了那盘他唯一不知道食材的菜,好奇道:“那这个鸡鸣狗盗是什么菜?”

    “哦,这个是鸡肉炒狗肾。”

    因为言渊刚才的夸赞而得意忘形的柳若晴,也没想太多,直接把这其中的食材给说了出来。

    一瞬间,言渊的脸色,顿时烟了下来,而四周候着的下人,也因为柳若晴这句话而变了脸色。

    什……什么?

    王妃给王爷吃……狗肾?

    这……这不是拐着弯说王爷他……

    “柳天心!”

    言渊咬着牙关,看着柳若晴一脸无辜的模样,“你说这是什么?”

    强忍住要吐出来的冲动,他烟着脸,等着柳若晴。

    该死的,他竟然会天真地按照常人的思维来考虑她的行事方式。

    他一直以为她会让下人炖好那一条狗狗肾去挑战他,没想到,她竟然……

    这个该死的女人!

    而这个时候,柳若晴终于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尼玛,这个伤男人自尊的东西,她怎么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了呢。

    可就算是认识到了,柳若晴也知道来不及了。

    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王爷,妾身也是关心你啊,前几天,你就是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就觉得腰酸,妾身想,王爷一定是肾亏……哦,不,一定是因为政务繁忙,所以肾比较累,就想着买条狗肾过来,以形补形。”

    “以形补形?”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说以形补形?

    她刚刚还想说他肾亏是吗?

    此时的言渊,恨不得立即把这个女人当场给剁了!

    看着言渊那张烟成碳的脸色,柳若晴觉得,这一次的事情,可能闹大发了。

    为什么她好心解释了,却有一种越描越烟的感觉?

    她不安地抿起了唇,偷偷地看着言渊的脸。

    “柳天心,你真够可以的!”

    言渊咬着牙,面目凶狠地瞪着柳若晴无辜的双眼。

    这一刻,柳若晴要是把言渊这话理解成是在夸她,那就是真蠢了。

    她依然无辜地抿着唇,一副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坏事的模样,想着该如何为自己辩解。

    却见言渊突然间面色难看地捂着小腹,眉头深锁。

    管家也注意到了言渊的异样,担忧地望着他,“王爷,您怎么了?”

    “没事。”

    他咬着牙,瞪了柳若晴一眼之后,转身缓步离开。

    该死的,那个女人竟然让他吃狗肾!

    看着言渊离开的背影,步履有些虚浮,看样子,是起反应了。

    得逞的笑,从柳若晴的眼底逐渐蔓延开来,渐渐的,随着她漾开的嘴角,上了眉梢。

    “小样儿,敢整我,看老娘嫩不死你。”

    她压低了声音,得意地低语了一声。

    果然,柳若晴的“计谋”成功了。

    那一晚上,言渊上吐下泻了好几次,让整个王府上下的下人都慌了。

    要不是言渊本身身体素质不错,这一次还真可能大伤元气。

    “大夫,您看看,王爷他到底怎么了?”

    管家急得直跳脚,他跟在王爷身边有二十多年了,从未见过王爷出现这样上吐下泻的情况。

    他还特地悄悄地去验了一下王爷晚上的饭菜,里面也没放什么药。

    他一开始是怀疑过王妃的,毕竟,王爷当时离开的时候,王妃那模样,明显是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可是,他也没验出个什么结果,这可就把他给急坏了。

    柳若晴乖巧地站在一边没作声,这一晚上,她看着言渊这模样,心里乐坏了。

    她可不像管家这样心疼人。

    被这贱人折腾了这么多天,她总得把这仇给报了。

    谁让她记性不好,不记仇,现在不把仇报了,以后可能就给忘了。

    再说了,这一次不过就是小惩大诫而已,顶多就是让言渊拉拉肚子,也不会出什么人命。

    看着言渊有些苍白的脸色,柳若晴一点都没觉得自己理亏。

    “看王爷的脉象,脾经不通,脾胃虚弱,脉象细濡,这是最常见的腹泻之症。多有外邪入侵,饮食不节,或进食不洁等原因引起……”

    面对眼前这个位高权重的当朝九皇叔,大夫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哪怕只是普通的腹泻之症,他也不敢妄下论断。

    “敢问王爷,您今日吃了些什么?”

    “吃?”

    言渊的眉头,动了一动,大夫的话,似乎让他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目光,不动声色地看向一旁安分得有些不太正常的柳若晴,双眸若有所思地眯了起来。

    “本王自从吃了王妃亲手给本王做的菜之后,就开始上吐下泻了。”

    言渊的目光,平静地看不出什么情绪,反倒是柳若晴听到这话,双眼猛地抬起头来。

    “王爷,你可千万不要冤枉妾身,妾身哪里敢在王爷您的膳食里动手脚。”

    说着,她委屈地撅起了嘴,一副快要落泪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