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160.王妃这下死定了
    第160章160.王妃这下死定了

    反正她没在膳食里下泻药,就算他派人去查,也查不出什么来。

    柳若晴的心里,自然是有恃无恐的。

    虽然管家也觉得最可疑的就是一直跟王爷不太对盘的王妃娘娘,可事实上,那饭菜确实没什么问题。

    “王爷,老奴之前就查过那些菜了,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他很尽责地开口,听得柳若晴感激涕零。

    原来老徐早就去查过了,这一次有老徐为她作证,看言渊这贱人怎么“冤枉”她。

    “王爷,您看,妾身哪里敢呀,您可千万不要怀疑妾身,不然,妾身心都寒了。”

    说罢,她以袖口掩面,低声抽泣了起来,显得无比得委屈。

    大夫自然也不敢随便冤枉柳若晴,况且,有些外邪入侵之症,你根本就找不到病源。

    可偏偏,哪怕管家没有在饭菜里验出了什么,言渊还是觉得面前这个心怀不轨的死女人最是可疑。

    “本王也觉得,跟爱妃没什么关系。”

    他不动声色地勾起了唇,敛去眼中的晦暗,开口道:“爱妃给本王做的菜,虽然别出心裁,可用的食材,都是一些寻常之物,像螃蟹炒花生,番茄炒地瓜,莴苣炒黄瓜,鸡肉炒……”

    最后那一样菜,言渊说了一半,还是硬生生地给收了回去。

    且不说这次他的腹泻之症跟这个女人有没有关系,就是“狗肾”这件事,他就饶不了她!

    柳若晴正在心里得意着,却见那大夫一副震惊的表情,难以置信地看着言渊,半晌,倒抽一口凉气。

    “王爷……把这些菜都吃完了?”

    光是这表情,言渊就能看出这其中的古怪,心里更加确定了知道怀疑。

    他这腹泻的事,跟身边这个死女人脱不了干系。

    柳若晴也开始暗叫不妙了起来。

    难道还大夫看出什么来了?

    不好!

    “怎么了,大夫,有什么问题吗?”

    言渊语气平静地动了一下眉头。

    见大夫面色古怪地看了柳若晴一眼,跟着,对言渊正色道:

    “王爷,这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食材自然也是一样的道理,有些东西,切不可放到一块吃。”

    大夫嘴角的神色有些僵硬,也没敢看柳若晴,继续对言渊道:“王爷刚才吃的这几样,像螃蟹跟花生,番茄跟地瓜,还有那莴苣跟黄瓜,都是相生相克之物,放在一起吃,就会导致呕吐腹泻……”

    “还有这种事?”

    在言渊等人开口之前,某人率先抢了先机。

    “大夫,你说的都是真的吗?这些东西都不能放在一起吃吗?”

    柳若晴睁着无辜的双眼,看着大夫,一副自己毫不知情的模样。

    然而,别说是一直都知道她一肚子坏水的言渊,就是刚见第一面的大夫,都怀疑她是故意的。

    要说一样两样菜也就罢了,王爷这一顿饭全是这些引人腹泻之物,就不可能那么巧合了。

    啧啧啧!真所谓最毒妇人心啊。

    王妃跟王爷有什么大仇大怨啊,她竟然这样对王爷。

    言渊面无表情地看着柳若晴,沉默数秒后,沉声开口:“管家,送大夫出去。”

    “是,王爷。”

    王妃这下死定了!

    管家在心里,为柳若晴默哀了几下。

    待到管家和大夫以及四周的下人都退下之后,柳若晴转过脸来对着言渊,还没等言渊开口,她就已经在言渊面前率先跪了下来。

    “王爷,妾身该死,都是妾身的错,害王爷一晚上受了这么多的苦。”

    她掩面痛哭,“都怪妾身没读过书,不知道这些食材竟然不能放在一起吃,没文化真是太可怕啦,呜~~妾身该死,真该死~”

    “是么?”

    言渊神色平静,冷眼睨着面前这个戏演得过于夸张的死女人,嘴角勾着嘲弄的笑。

    很好,柳天心,你不但出去说本王不行,你还敢这样算计本王。

    “嗯嗯,妾身真的不知道那些食材不能放一起吃,妾身要是知道,一定不会这样做的,都怪妾身,平时不好好读书,差点害了王爷,呜~呜~”

    “用膳那会儿,爱妃不是说自己特别有文化么?”

    言渊的语气依然淡淡的,让柳若晴完全捉摸不透言渊此刻的心思。

    你妹,这笑面虎现在到底是生气了,还是真相信那卑鄙无耻的事不是她干的?

    “妾……妾身……妾身觉得,我根本就不配说‘有文化’这三个字。”

    她依然是一副后悔莫及,捶胸顿足的模样,却没有抬眼看言渊。

    “本王倒是觉得,爱妃是太有文化了,才给本王做了这些菜吃吧?”

    他刻意强调了“太有文化”这四个字,让柳若晴顿觉头皮发麻。

    什……什么意思?

    他觉得她就是知道那些东西放在一起吃有问题,才会故意做给他吃?

    切!打死她,她都不会承认的。

    “王爷,您真的误会妾身了,妾身真的不知道,呜~~要是王爷不相信,妾身……妾身愿以死明志。”

    说罢,便快速起身,往房间里那坚硬的雕刻着麒麟的梁柱上撞过去。

    拉住我,拉住我……

    柳若晴刚在心里这样想着,在她的额头撞上梁柱的那一刹那,一只宽大的手掌,阻止了接下去那猛烈的一击。

    柳若晴的额头,就这样撞到了言渊的手掌之中。

    “王……王爷?”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言渊,活像是真受了多大冤屈似的。

    果然这年头,在这种天皇老子说了算的封建地方,一流的演技,才是保护自己最有利的武器。

    “爱妃何必如此较真,本王何曾说怀疑爱妃了?”

    言渊勾着唇,眸光深邃又……温柔。

    “王爷这是相信妾身了?”

    “当然了,你我是夫妻,本王不相信爱妃,还能相信谁?”

    他拉着柳若晴的手,走到桌边坐下。

    “本王猜,那鸡肉炒狗肾,应该也有让本王上吐下泻的功效吧?”

    是的……

    柳若晴在心里点点头,脸上却一脸迷茫,“妾身不知。”

    言渊也没计较,只是莞尔一笑,继续道:“爱妃随便做几道菜,每一道都能让本王受这么大的灾难,既然爱妃不是故意的,那看来是本王的八字跟爱妃相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