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161.我跟王爷天作之合
    第161章161.我跟王爷天作之合

    “对,对,对,应该是这样。”

    柳若晴完全没去想言渊这话中的深意,立即点了点头。

    尼玛,这笑面虎太好骗了,早知道演戏就能解决的事,还逼逼个啥?

    言渊没说话,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若有所思。

    “你可知,本王是怎么对付那些八字克本王的女人吗?”

    “……”

    柳若晴开始察觉到了几分不妙,“什么?”

    言渊已经从凳子上站起,居高临下地望着柳若晴。

    嘴角虽然勾着笑,却俨然少了刚才的温柔多情,还多了几分嗜血的残忍和凉薄。

    “你既然有克夫命,本王这里,自然是容不下你。”

    你才克夫命,你全家都有克夫命!

    柳若晴在心里顶了一句,脸上却是一乐,“王爷是要把我从王府赶走吗?”

    此时的柳若晴高兴得就差躺地上打滚了。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被赶走,她脑袋系裤腰带上过日子的生活,总算是要结束了。

    “不。”

    言渊笑了,那笑容,就像是罂粟,虽然好看,毒性却很烈很浓。

    “为了以绝后患,当然是让你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才是。”

    看到她脸上因为以为自己要被赶出去而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笑容,言渊的心里有些恼。

    她就这么不喜欢待在他身边么?

    “什么?”

    柳若晴瞬间就炸了,蹭地一下,在言渊面前弹了起来,弥漫在眼中的欢乐也瞬间消逝殆尽。

    “你想杀我?”

    “你觉得呢?”

    言渊眉眼一挑,眼底笼罩着渗人的凉薄,“你觉得,本王会让一个随时会克死本王的人留在这个世上?”

    凶残!真尼玛太凶残了!

    “不过,看在你我夫妻一场,本王可以让你选一种死法,至于你说的那种‘休了你,让你抑郁而死’还是免了,本王从来不喜欢从精神上摧残别人。”

    言渊直接杜绝了柳若晴的后路。

    想到当日她厚颜无耻地在他面前说出这样一种死法,他还是忍不住有些想笑。

    这个女人的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鬼主意?

    柳若晴却在心里忍不住翻起了白眼。

    什么叫不喜欢从精神上摧残别人?她不介意啊,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啊?

    “那就是没的商量了?”

    柳若晴站在言渊面前,眼珠子来回动了一下。

    “确实没什么好商量。”

    言渊脸上的坚定,让柳若晴的心里开始忐忑了起来。

    要真被言渊这禽兽给弄死了,她以后还怎么回到师父身边去啊。

    “来人。”

    就在她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办的时候,言渊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王爷,您有何吩咐?”

    负责守卫的王府侍卫,出现在门口。

    “把柳天心带出去。”

    言渊的目光,深深地望着柳若晴愕然的双眼,勾唇一笑,“别怕,本王给你留一个全尸。”

    前脚还在笑,后脚就见他的笑容已经收起,只留下一抹冰凉,“带出去。”

    “是,王爷。”

    侍卫们一头雾水,也不知道王妃到底哪里惹得王爷要杀她。

    但是,他们也只能执行命令,多余的问题,哪里敢多问。

    “王爷!”

    侍卫们刚跨进来要带走柳若晴,她已经在言渊面前跪了下来,紧紧地抱住了他的大腿。

    “……”

    侍卫们一脸汗颜,王妃还能再狗腿一点吗?

    “王爷,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言渊挑了挑眉,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笑,“什么知道错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他已经挥手让侍卫退下了。

    “那些……那些菜,是我故意弄起来给王爷吃的。”

    “所以……并不是爱妃的八字跟本王不合了?”

    言渊语气平淡,没有让柳若晴察觉到半点的怒意。

    “嗯嗯,你我是天作之合,八字怎么可能会不合呢,都怪妾身顽劣,请王爷责罚。”

    她原本是打定主意逃的,就刚才那几个侍卫,她也不是打不过,可王府不止这么点侍卫啊。

    言渊要是把整个王府的侍卫全部召过来,她肯定打不过,更何况,还有言渊这个终极**oss在,想逃哪那么容易。

    “天作之合?”

    言渊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眼尾淡淡地扫了柳若晴一眼。

    亏这个死丫头说得出口。

    “爱妃说的是。”

    他俯下身,在柳若晴面前蹲下,袖长的指尖轻轻拂过柳若晴的脸颊。

    明明是那般温柔的动作,可却让柳若晴浑身僵硬。

    这只笑面虎的心计太深了,她觉得自己可能玩不过他。

    现在,还是闭嘴比较好。

    “既然如此,爱妃蓄意谋害当今皇上亲叔叔这个罪名,本王又该怎么处置你才好?”

    “……”

    艾玛!坏了!

    她只顾着八字克夫这件事,竟然把谋害笑面虎的事给忘了。

    克夫要死,谋害言渊也要死啊,她怎么就忘了这茬了?

    横竖都是死,她承认个屁啊。

    八字这种事,信则有,不信则无,可她现在亲口承认了是故意让言渊拉肚子的,那就是证据确凿的事啊。

    我艹!这脑子蠢的!

    柳若晴一向觉得自己聪明绝顶,智商高达二百五,怎么在言渊面前,就为负数了?

    抬眼看向言渊,她小心翼翼地商量道:“咱……咱们能再商量商量不?”

    “当然。”

    言渊的唇角带着笑,不假思索地点头应允。

    经过刚才几个回合的落败,言渊越是好说话,柳若晴就越是觉得他不可信。

    笑面虎又想干什么坏事?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管家的声音——

    “王爷,药熬好了。”

    言渊的目光,静静地转向柳若晴。

    柳若晴会意,立即识相地跑去门口开门,“给我吧。”

    “……哦,是,王妃。”

    管家将手中的药放到柳若晴手上,还是有些不放心地朝里头看了一眼。

    咦?没打起来?

    看来王爷还是挺纵容王妃的,干了这么大的坏事,王爷竟然还放过王妃了。

    如果柳若晴知道管家心里这么想,她的白眼一定会翻到后脑勺去。

    “嘿嘿,王爷,您的药,我刚刚给你试过温度了,刚刚好。”

    她端着药,走到言渊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