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162.春心荡漾
    第162章162.春心荡漾

    如果这个时候,她还想着要跟言渊对着干的话,那她就是个超级无敌大傻叉。

    言渊没有接过,只是目光淡淡地扫过面前那碗烟乎乎的药,眉头一拧。

    “本王没力气。”

    啥?

    柳若晴愕然看着言渊。

    尼玛,又不是拉得虚脱了,连端个碗的力气都没有?

    “那……我来喂王爷吧。”

    她拿着勺子,舀了一勺,放到嘴边,小心翼翼地吹了一下,然后,递到言渊嘴边。

    “王爷,喝吧。”

    “没力气。”

    还没力气?就让你张个嘴而已,你特么讲话这么带劲,喝药的时候,连张嘴的力气都没了?

    言渊你个贱人,你这是在搞事情啊。

    柳若晴的心里,有一条火龙在上蹿下跳,随时会从她的喉咙里窜出来。

    “王爷,那您说……要我怎么办呢?”

    咬牙压着心头呼之欲出的脾气,她嘴角勉强扯着笑,心里却已经恨得咬牙切齿。

    真想直接把这个碗砸到他头上去。

    “把勺子换成别的。”

    言渊很“好心”地提醒道。

    “别的?”

    除了勺子,还能用什么?

    难不成你丫要用筷子?

    这个问题,柳若晴当然没打算问出口,不然,言渊能把碗直接按到她脸上去。

    沉思之间,她觉得唇上,多了一丝温热。

    言渊两根手指,正轻轻地按着她的唇,温热的指腹,在她唇上轻轻摩挲而过,“这个。”

    “……”

    “你这么无耻,又想占我便宜?”

    “爱妃喜欢五马分尸,还是喜欢白绫三尺,又或者……”

    “我喂,我喂!”

    卑鄙小人,又拿小命威胁她。

    深深地吸了口气,她舀了一勺药,放进嘴里。

    呜~~好苦!

    她皱起了眉,看着言渊嘴角揶揄着的笑,恨不得一脚把他踹飞出去。

    死就死吧!就当是被狗啃了。

    她闭上眼,一点点地朝言渊靠近,心跳,也在不知觉间跟着加速了起来。

    你妹的,有什么好紧张,不就是喂个……

    “唔……”

    后面的“药”字还没有说完,只感觉腰间一紧,她被人揽入怀中,身子往后一仰。

    随后,两片薄唇,在她的唇上封住,她下意识地张开嘴,嘴角的药汁,全部落入了言渊的口中。

    “好恶心,好恶心!”

    她还来不及在言渊的怀中退出来,嘴里便开始不停地呸了几下。

    没想到言渊竟然这么恶趣味,喜欢喝混着别人口水的药。

    想起来,柳若晴就觉得恶心透了。

    “继续。”

    耳边,传来言渊淡定的声音,却掷地有声到容不得她去质疑什么。

    “继续就继续!”

    柳若晴也是豁出去了,直接在言渊的双腿上,跨坐了下来。

    一条纤细的手臂,勾住言渊的脖子,眉眼在妩媚地叫嚣着。

    “王爷,这个姿势比较容易喂。”

    她跟言渊面对面,坐在言渊的大腿上,明明是在挑衅,却不经意地流露出几分千娇百媚,反倒是让言渊怔了片刻。

    随后,薄唇一弯,玩味的笑容,也在眼底加深了几许。

    他长臂缠绕过柳若晴纤细的腰,故意加紧了力量。

    “爱妃觉得什么姿势比较舒服,就用什么姿势。”

    “……”

    这话怎么听上去这么别扭?

    什么叫什么姿势舒服就用什么姿势?

    老娘明明是在喂你吃药好吗?

    能别说得这么春情荡漾吗?

    柳若晴的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在心里吐槽了一番之后,单手端过桌边的药,往自己的嘴里送去。

    随后,对准了言渊的唇,流了进去。

    此时此刻,她可能完全不知道,言渊虽然在捉弄她,却发现,自己好像被自己捉弄了。

    这个女人柔软的身子在他身上扭来扭去,那柔软的双唇每一次落在他的唇上,都会让他的心禁不住波澜四起。

    可他,竟然还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好了。”

    柳若晴长长地松了口气,天知道她紧张地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将碗放到边上,她一副解脱了的样子,准备从言渊的身上下来。

    心里却开始暗暗吐槽道:老娘这么一个温香软玉坐在他身上竟然没反应,还好意思不承认自己那方面有问题?

    这个意识刚在她脑子里形成的同时,她也已经从言渊的身上下来了。

    可还没来得及走开,腰间的力量又一次收紧了。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身子却被言渊用力往身后带了过去。

    “言渊,你又要干……唔。”

    话,被言渊覆上来的吻给堵住了。

    这个吻,不像刚才喂药的时候,那么平静。

    此时此刻,就在被言渊这样抱着,吻落下的瞬间,她的心里头,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让人心生涟漪。

    紧张中又有着忍不住去探索的好奇。

    等她从这种奇妙的感觉中回神的时候,言渊的吻已经逐渐加深了。

    她费了好大的劲,才从言渊这灼热的吻中逃了开来。

    “言渊,你……”

    “药喂完了,你还有另外一个任务。”

    言渊的声音中,流露出了几分沙哑,看着柳若晴的目光,深邃又炽烈。

    长臂,紧紧缠绕着柳若晴的腰,不想让她逃开。

    “什么任务?”

    柳若晴此刻的大脑是凌乱的,完全无法理清楚自己此刻到底是什么心情。

    尤其是对上言渊那双幽深的烟瞳,那般灼热的光芒,让她紧张,也让她心慌。

    她一直深深地记得自己不是这里的人,她不属于这里,更不可能永远呆在这里。

    所以,她绝对不会将一些不必要的情感留在这个地方。

    更不能对这个地方的人,动了不该动的情。

    可是,言渊眼底流露出来的光芒,却莫名有些刺痛着她的心。

    “灭火。”

    话音刚落,言渊的唇,再一次往她的唇上覆了上来。

    没错,灭火!

    他竟然该死的被这个女人把浴火给挑起来了,甚至还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

    灭火?

    柳若晴的大脑当机了几秒钟,随后,便立即反应了过来。

    灭你妹啊,灭火!

    柳若晴在言渊的怀中,开始用力挣扎了起来。

    也许是恐慌和害怕多过了怒火,她在言渊怀中挣扎的力气有些大,似乎不从言渊怀中退出来,她誓不罢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