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163.委屈了
    第163章163.委屈了

    而这样的举动,言渊也注意到了,眉头跟着拧了起来。

    她就这么讨厌他吗?

    他是她的丈夫,亲一下她怎么了?

    又是因为她那个被迫分离的青梅竹马?

    想到这个,言渊的晦暗的眼底,融进了几分失望和嫉妒的怒火。

    最后,他松开手,柳若晴一时没做好心理准备,脚步往后踉跄了好几步才站定。

    “言渊,你还要不要脸!亏你还是堂堂靖王爷,做这种强奸犯才做的事,你可真有出息。”

    这一次,柳若晴真的怒了,看着言渊的目光里,还多了委屈的泪光。

    委屈?

    他就亲了她一下,她就委屈了?

    她都嫁到他靖王府了,还要为她那个青梅竹马守身如玉吗?

    想到这个,言渊的怒气也上来了。

    “强奸犯?”

    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说他是强奸犯。

    他堂堂靖王,要什么女人没有,结果被自己明媒正娶的王妃说成是强奸犯?

    他上前,拽过柳若晴的手腕,盛怒之下地力量,大得惊人,让柳若晴纤细的手腕,瞬间就多了五根指印。

    “本王跟自己的王妃亲热,还犯法了?”

    “是吗?”

    柳若晴冷笑,看着言渊盛怒的面容,眼底迸射出来的火焰,她的心里,还是有些怕的。

    “我可是跟一条狗拜堂,什么时候,王爷承认自己是条狗了?”

    柳若晴从来没觉得言渊拿一条狗来跟她拜堂会让她这般介意。

    此时此刻,再旧事重提的时候,竟然让她觉得心里有几分酸涩和委屈。

    “你……”

    言渊气结,刚才原本的好心情,也因为这个该死的女人如此大的反应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柳天心,你听清楚,不管你承不承认,你现在都是靖王妃,你的身体,除了本王之外,任何男人都休想碰,否则,本王会让那个碰你的男人,死,无,全,尸!”

    最后这四个字,他几乎是咬着牙关说出来的。

    脸色,铁青得可怕,就像是席卷而来的狂风暴雨,吓得柳若晴瞬间没了声音。

    言渊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么嫉妒一个男人。

    从小到大,他一直身居高位,他的周围,全是对他点头哈腰的人。

    他从来就不知道“嫉妒”为何物,何曾想,如今,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在自己的生命里,多了“嫉妒”这两个字。

    他堂堂靖王,竟然会去嫉妒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不觉得太可笑了么?

    可偏偏,这么可笑的事,他竟然还做了!

    砰——

    沉重的甩门声,在东苑响起,柳若晴被吓了一大跳,当她回过神的时候,言渊已经从房间里出去了。

    回想起刚才言渊那恐怖的脸色,柳若晴还是有些后怕的。

    她其实不明白言渊到底什么意思?

    她害得他上吐下泻他都没这么生气,怎么不让他占她便宜,他就气成这样了。

    刚才那模样,还真是有些吓人。

    “男人果真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思来想去,柳若晴最终只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翌日。

    经过昨晚的事,柳若晴到后半夜才睡着,醒来的时候,已经巳时刚过。

    小月还是像往常一样,伺候她起床,想到昨晚的事,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公主,昨天的事,王爷没为难你吧?”

    昨天?

    柳若晴穿衣的动作顿了一下,自然地想到了差点被言渊“强奸”的事,耳根蓦地一烫。

    “没事。”

    她的眼神,有些闪烁。

    “太好了,太好了,吓死奴婢了。”

    小月后怕地拍了拍胸口,道:“早上奴婢听好多下人在议论,说王爷吃了您做的菜上吐下泻,王爷一定不会轻饶了你了。”

    “……”

    原来小月这家伙说的是这个。

    柳若晴的嘴角抽了抽,有些忍不住想笑。

    “没事,放心吧,顶多就是骂我一顿,他还能把我怎么了?”

    她甩了甩头,不再去想昨晚发生的事。

    可她越是刻意不去想,昨晚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就越来越清晰。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以前也不是没被言渊那禽兽调戏过,可她也没这么在意啊。

    “公主?公主?”

    小月见她一言不发地发呆,眼底不禁融进了几分疑惑。

    “啊?”

    “您怎么了?”

    “哦,没什么,在想别的事情。”

    她随意敷衍了小月一句,跟着提步走出门,“最近忙着应付言渊,把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什么重要的事啊?”

    “当然是在太后的百花盛宴上一鸣惊人的大事了。”

    柳若晴一边回答小月,一边走出东苑。

    前脚刚跨出来,便跟门外进来的人撞了个正着。

    “言渊?!”

    看清了眼前的人,柳若晴本能地升起了几分防备,脚步往后跟言渊拉开了一段距离。

    这个动作虽然不大,可却被言渊看得清清楚楚。

    这压了一夜的怒火,又重新从他心头窜了上来。

    “怎么?怕本王吃了你?”

    他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心里堵着很不痛快。

    “也不是没可能,反正比这更禽兽的事,你又不是没做过。”

    小月站在一旁,一脸的烟线。

    这柳姑娘怎么就不能收收脾气呢,昨天刚做了坏事,王爷饶了她,她现在又跟他这样说话。

    “奴婢参见王爷。”

    生怕柳若晴又会说出什么惹言渊大怒的话来,小月立即下跪行礼,好暂且缓和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

    “你先出去。”

    言渊的双眼,停在柳若晴的身上,话,却是对小月说的。

    可某人的速度比小月快多了,言渊这话刚落下,柳若晴的脚步已经到了门口。

    还没等她成功逃走,便被言渊从身后拉着衣领给拽了回来。

    “干嘛,言渊?”

    “昨晚的账还没算完,你想去哪里?”

    “不是伺候你喝药了吗?”

    她怎么还是这么天真,竟然以为他会这么简单就算了。

    “那是你该做的。”

    冷哼声,从言渊的嘴里传来。

    “那你想怎么样,干脆点!”

    柳若晴不想跟言渊再玩什么迂回战术,早死早超生。

    只是,这一次,她学乖了,绝不敢再惹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