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164.王妃被罚去扫茅厕了
    第164章164.王妃被罚去扫茅厕了

    她知道,言渊的手段,比她知道的多多了。

    “管家。”

    他目光幽冷地盯着柳若晴,对着身后喊了一声。

    “王爷。”

    管家立即赶了过来,目光,不动声色地往柳若晴身上扫了一眼。

    “给她准备好扫帚和水桶。”

    “是。”

    管家不知道言渊要干嘛,立即停下地转身下去了。

    很快,管家便拿着水桶和扫把回来了,“王爷,这个……”

    他看了看言渊,又看了看柳若晴,为难地站到一边。

    “给她。”

    “是。”

    管家把东西递到柳若晴手上,“王妃,您拿好。”

    柳若晴也不知道言渊要她干嘛,伸手接了过来,没好气道:“干嘛?”

    “既然你那么喜欢玩些污秽的东西,现在就去把王府上上下下的茅厕都给洗干净。”

    “什么?你让我洗茅厕?”

    “你也可以自己选择去大理寺报到。”

    话音刚落,柳若晴已经拿着水桶和扫把走远了。

    开玩笑,去大理寺,不就是让她承认自己犯了谋害亲王的罪名,她又不是傻子。

    不就是洗个茅厕吗,洗就洗咯。

    管家看着柳若晴飞快的背影,禁不住咋舌。

    王妃跑得可真快啊。

    王府的茅厕,毕竟还是比普通百姓家要高大上一些,下人们方便的时候,也不会太放肆。

    所以,茅厕四周还算是干净的。

    可茅厕毕竟是茅厕,再干净也阻挡不了酸臭味从里头飘出来。

    柳若晴憋足了气,可那臭气还是扑鼻而来。

    忍无可忍,还得再忍。

    谁知道言渊那禽兽又会想出什么鬼主意来对付她。

    柳若晴认命地呆在厕所里,举头丧气地擦着茅厕上的每一块琉璃瓦。

    “奇怪,就这么一会儿工夫,怎么就腰酸背疼起来了?”

    她揉了揉酸痛的腰,纳闷地嘀咕了起来。

    她也是练武之人,从小被师父训练得也是皮糙肉厚了。

    虽说没做过什么苦力,可也是下过墓,倒过斗的人,怎么扫一会儿茅厕,腰就酸得直不起来了?

    为了不给言渊搞事的机会,柳若晴也没休息,继续蹲在茅厕里干她的苦力。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现在,柳若晴心里的大任,就是一回到现在就去把言渊的坟给掘了。

    每洗一次茅厕,她内心就坚定了一成。

    此时,靖王府外,一清俊儒雅的少年,出现在王府门口,器宇轩昂,尽显王者之气。

    见他正踱步跨进王府,一派泰然之气。

    “奴才参见皇上。”

    管家没想过皇帝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眼中难掩惊诧之色。

    “免礼。”

    言朔的目光,朝东院的方向看了一眼,“朕听说皇叔身体抱恙,顺路过来看看。他人呢?”

    “回皇上,王爷在东院那边休息。”

    管家跟在言朔身边,小心地应着。

    言朔点点头,又想到了柳若晴,眼中多了几分玩味,“九婶呢,又贴身照顾皇叔吗?”

    他特地强调了“贴身”两个字,言语间,多了几分暧昧。

    “回皇上,王妃她……她被王爷惩罚去扫茅厕了。”

    言渊行走的脚步,骤然收住了,“你刚说九婶在做什么?”

    “回皇上,王妃她……她在扫茅厕。”

    言朔没有说话,想象着他那个九婶被惩罚去扫茅厕的情景,就忍不住想笑。

    “那对夫妻又怎么了?”

    “这……”

    管家嘴角的肌肉抽了抽。

    这事儿吧,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关键得看王爷的态度。

    王爷既然没让皇上知道,他这个做下人的,当然要清楚王爷的心思。

    当下,便对言渊道:“皇上,您还是去问我家王爷吧。”

    管家诚惶诚恐地站在言朔身边,“皇上您这边请。”

    言朔进入东苑的时候,正好见言渊从屋里头出来。

    这一次虽然说没有什么大事,可是,想想那个该死的女人也是够狠的。

    虽然吃了药,已经没有像昨晚那样上吐下泻,可小腹还是有些隐隐作痛。

    “那个该死的小混蛋。”

    言渊的脚下还是有些虚,要换做别人,吃了那四样专门用来拉肚子的菜,八成现在已经躺床上起不来了。

    “皇叔嘴里这小混蛋,说的难道是朕的小婶婶?”

    言朔带笑的嘴角,勾着几分揶揄之色。

    小混蛋……

    “噗——”

    言朔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为什么他觉得“小混蛋”这三个字,从一向冷面无情,不苟言笑的皇叔嘴里说出来,这么……这么别扭。

    小混蛋,小混蛋,叫得可真亲热,不知道皇叔他自己有没有感觉到?

    看着言朔那暧昧的眼神,言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刚才那一句“小混蛋”他也不知道怎就叫出来了,现在回味起来,确实……太别扭了。

    “皇上怎么老想着来靖王府跑?”

    言渊淡漠的语气,带着几分没好气的味道。

    言朔也不生气,他发现,每次来靖王府,总能碰上一场好戏。

    “朕听说皇叔抱恙,刚才从容儿那边回来,就顺路来看看皇叔。”

    叔侄二人走到院子里坐下,很明显,言朔发现言渊的步伐有些虚,看样子还是病得不轻。

    能把皇叔折腾成这样的,应该只有九婶了吧。

    想到那个还在尽心尽力洗茅厕的人,言朔眼中的笑容,又深了几分。

    而每一次,言渊看到言朔眼中这种笑容出现时,总是觉得有些刺眼。

    那不怀好意的样子,就像是有人在觊觎自己的宝贝王妃似的。

    “现在你看到了,是不是可以回宫去了?身为一国之君,你该关心的是国家大事,而不是本王王府里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面对言渊的这一番“教训”,言朔依然没有生气,只是莞尔一笑,道:“皇叔是朕的亲叔叔,又是国家栋梁,你身体抱恙,朕怎么能不过来探视探视。”

    言渊跟言朔岁数差不大,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他这个侄子心里想什么,他会不清楚?

    明明就是来看笑话的,还好意思来他这里说这些废话!

    “现在探视好了,可以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