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165.让你嘴刁
    第165章165.让你嘴刁

    “朕还未见到九婶呢,总要跟她打声招呼才走,不然不是太不尊重长辈了么?”

    尽管,他口中的“长辈”比他还小一岁,可谁让人家是他婶婶呢,是长辈,这话没毛病。

    言渊的脸色,不悦地往下一沉,那种自家老婆被采花贼觊觎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很明显,这个采花贼还在他身边这么明目张胆地巴望着。

    很显然,某位不识趣的皇上大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讨嫌,继续道:

    “朕刚才听管家说,皇叔罚九婶去扫茅厕了?你家那位小混蛋是又做了什么坏事惹皇叔你不高兴了?”

    他刻意提起了“小混蛋”三个字,眼底的揶揄,越发明显了。

    要是八皇叔听到九皇叔喊九婶“小混蛋”,应该会笑趴下了吧。

    言渊的眉头因为他话中的揶揄,轻轻一蹙,“这是本王跟爱妃之间的生活小情趣,皇上还是不需要知道太多。”

    “皇叔跟九婶之间的情趣,还真是有点与众不同呢。”

    言朔笑得有些戏谑。

    言渊看着他,眼底带着几分针对性的玩味,“皇上要是对夫妻之间的生活这么好奇,本王倒是可以跟皇嫂建议一下,提早半个立后大典,到时候,皇上好奇些什么,都可以从中知道。”

    立后这事,是言朔的死穴,言渊一向把这个拿捏得恰到好处。

    果然,话音刚落,言朔脸上那八卦的笑容立即收了起来。

    抬眼看了看西下的夕阳,道:“朕看天色不早了,也是时候回宫了。”

    就在他起身准备出去的时候,正好柳若晴提着水桶和扫帚走进院子。

    另一手扶着腰,看上去有些疲倦。

    “九婶这是怎么了?”

    柳若晴原本还垂着眼眸,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猛地抬起头来,眼底多了几分惊悚。

    皇帝怎么来了?

    言渊那臭不要脸的,有没有把她干的“好事”告诉皇帝了?

    “皇……皇上。”

    柳若晴的眼里,多了几分忐忑。

    可言朔的模样,跟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她的心里,稍稍安心了一些。

    言渊那卑鄙无耻之徒,还算没那么龌龊。

    “九婶这是扫完茅厕回来了?”

    言朔像是不甘心就此离去,而且,还很想看这对夫妻打起来的戏码,应该很好看。

    “是啊。”

    柳若晴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笑了一声。

    言朔这小子为什么笑得这么阴险?

    她被罚扫茅厕,他怎么看上去还很开心似的。

    “柳天心。”

    言渊的声音,在她前方响起,同时也打断了她此刻的思绪。

    听到言渊的声音,柳若晴本能地皱起了眉头,想到身上这腰酸背疼的,心里便对言渊又恨上了几分。

    “干嘛?”

    她不太情愿地走到言渊面前,给了他一个不太友善的白眼。

    “自从昨晚本王腹泻之后,就一直没胃口,今晚想吃西郊山上的野冬笋,你去给本王挖一些回来。”

    “吃笋就吃笋,还是野冬笋,你的嘴巴怎么这么难伺候?”

    柳若晴不耐烦地顶了回去。

    言渊这混蛋的小气劲,都能上天跟太阳肩并肩了。

    她扫了一天的茅厕,腰都要断了,还让她去西郊的山上去挖,不是摆明了要整她吗?“

    王府里这么多下人,干嘛还非要叫她去。

    言渊也没生气,而是绕过她,朝尚未离开的言朔走了过去。

    “皇上,夜狼正好在府里,你要去看看么?”

    话音刚落,一道烟影已经冲到了他们面前,“王爷,你不是要吃野冬笋吗,我现在就给您去挖。”

    说完,也顾不上自己腰酸背痛,什么也没带,就跑出了王府。

    看着柳若晴的背影,言朔隐隐地好像发现了什么。

    侧目看着言渊眼角那奸计得逞的笑,唇角,微微勾起,“朕怎么觉得,九婶有什么把柄在你手上?”

    言渊漫不经心地勾唇一笑,“她前几天虐待了夜狼。”

    他不需要多解释,言朔便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所以,她是担心皇叔会过来跟朕告密,就听从你摆布?”

    他就说,九婶就是个不安分的主,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听话。

    让她扫茅厕就扫茅厕,让她去挖野冬笋她就去挖野冬笋。

    敢情是有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拿他当剑使了?

    言渊动了动唇,虽然什么都没说,那模样,俨然是默认了。

    言朔觉得,他认识的这个九皇叔,自从娶了九婶婶之后,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

    能卑鄙无耻到这样威胁自家老婆的,嗯……一般人真做不出来。

    “朕倒是很好奇,九婶对夜狼做了什么?”

    “……”

    言渊想了想,道:“她把夜狼的食物换成了萝卜青菜。”

    当然,话,他只回答了一半,他绝对不可能会在自己的侄子面前说,那个该死的女人,还把夜狼的名字改成了“小渊”。

    不然,以他对这个皇帝侄子的了解,过不了今天,整个皇室上下,估计都会知道,靖王爷还有个狗弟弟叫小渊。

    “就这样?”

    为什么他觉得皇叔只说了一半呢?

    言朔的眼底,带着怀疑的光芒,看着言渊,确认道。

    “就这样。”

    言渊的脸,略微往下一沉,面对言朔怀疑的眼神,他的心里有些虚。

    “天色不早了,皇上还是早点回宫吧,现在神机堂的人四处潜伏,皇上总是在外面,也不安全。”

    言朔也不知道言渊是真关心他的安危,还是不想他继续八卦夜狼的事,倒也没有继续追问。

    “那朕就先走了。”

    言朔眼底那暧昧的笑容,却始终没有淡去,深深地看了言渊一眼之后,他从靖王府离去了。

    送走了言朔,言渊转身往屋内走,小腹,还是时不时地抽疼几下。

    那个该死的女人真狠!

    柳若晴从靖王府出来之后,一路往城门外走去。

    “让你嘴刁,这么欺负人,小心你吃了野冬笋继续拉肚子。”

    她一路骂咧咧地往西郊城外走去,心里越想就越是恼火。

    冬笋那种东西,都是长在海拔不下米的高山上,言渊那禽兽是想累死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