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168.恐惧不安
    第168章168.恐惧不安

    快到山脚下的时候,见几个侍卫正打算往山上赶,看到言渊二人下来,眼底一亮。

    “王爷。”

    很快,便有人撑着伞过来了。

    负责城门的副将早在得知守城官兵说言渊来了这里就立即赶过来了。

    同时,为了以防万一,副将还特地叫上了城里的大夫。

    看着言渊怀里抱着一个昏睡的女孩子,身上还到处是血,那副将庆幸自己这一次做得还算周到。

    除了大夫,连马车都备好了。

    “王爷,这边请。”

    言渊抱着柳若晴上了马车,眉头却锁得很紧很紧。

    “王爷,末将请了大夫过来,要不要给这位姑娘看看?”

    那副将自然是不认识靖王妃的,只是看到言渊这么紧张她,心里也知道这女子身份不一般。

    “赶快让大夫过来。”

    很快,候在外面的大夫便进了马车,“草民见过王爷。”

    “大夫,你快过来给王妃看看,她怎么样?”

    王妃?

    大夫一惊,不敢相信地看向言渊怀中抱着的柳若晴。

    这女子是靖王妃?

    怎么靖王妃还会跑到这山上去,还跟老虎打起来了?

    见大夫愣着没动静,言渊的眉头不悦地拧了起来,目光往下一凛,“愣着做什么?”

    言渊的声音,让大夫回过神,嘴角的肌肉害怕地抽搐了一下,不敢怠慢,立即上前。

    “王爷,请让王妃平躺下来。”

    马车很大很宽敞,座位上也足够可以躺两个人。

    言渊立即让柳若晴平躺在座位上,目光紧张地盯着大夫,焦急地问道:“怎么样?王妃有没有被老虎伤到?”

    “王爷请安心,根据王妃这脉象,并没有出现内伤的情况,只是,王妃身上有不少外伤,这些外伤还有些深,得需要好好调养才行。”

    大夫曲着身,小心翼翼地回答着,“另外,王妃这些伤口都受了雨水的入侵,会有感染的威胁,再加上在雨中淋了这么久,之后可能会引起高烧,草民给王妃开几贴药先服下,之后再看情况而定。”

    言渊没有说话,只是蹙着眉,静静地听着,心头的自责开始越来越深。

    “还有就是,王妃跟老虎徒手相搏,体力有些透支,造成她元气大声,必须要一段时间的调养才行,不然,若因此留下病根,以后就麻烦了。”

    “好,知道了。”

    言渊低哑着声音开口,手,紧握着柳若晴冰凉的手,心口有些发疼。

    很快,马车便到了靖王府。

    言渊抱着柳若晴从马车上下来,快步往王府内走去。

    下人们见到言渊浑身湿透抱着满身是血的柳若晴从外面进来,都被吓了一大跳。

    东苑——

    “王爷,公主她……”

    “快去找些换洗的衣物过来。”

    “是,王爷。”

    将柳若晴的衣服换下之后,因为雨水长时间的浸透,柳若晴的身子十分冰凉。

    他给她加了好几层被子之后,心里还是不放心。

    “王爷,热水来了,让奴婢给公主擦一擦吧。”

    小月端着热水,站在言渊面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放着吧。”

    言渊的目光,依然看着柳若晴有些青紫的脸色,拧着眉,低哑着声音开口。

    小月不知道言渊要做什么,目光,不放心地看了一眼柳若晴,正想说,给她擦一擦会不那么凉,便听言渊继续道:“让本王来。”

    小月一惊,惊诧地看着言渊,像是看到了一只怪物似的。

    “是……是,王爷。”

    小月将热水放到言渊身边,看了他还在滴水的衣裳,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最后,还是安静地退了下去。

    言渊坐在柳若晴身边,拧了一把热水,动作轻柔地给她擦着身子。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照顾一个人,可是,动作却娴熟到好像早已经做惯了似的。

    等到擦完了之后,他又重新给她盖上被子。

    她身上被老虎抓伤的伤口,都上了药,现在穿着衣服看不到了,可是手掌上那一道伤口却十分明显。

    现在被纱布裹了一层又一层,可还是能隐约地看到那红色的血液从纱布里渗出来。

    言渊拧起了眉,心头有些难受。

    刚才大夫给她包扎手的时候,他就在一旁,那伤口,明显不是被老虎抓伤的。

    伤口又平又深,应该是挖笋的时候,被笋的外叶给划伤了。

    他抿着唇一声不吭,眼底的自责却越发深了起来。

    半晌过后,房门被重新推开,一股浓重的药味,扑面而来。

    “王爷,王妃的药熬好了。”

    这一次的药,是管家送过来的,看到言渊依然没有换下的衣物,忍不住道:“王爷,您先去把衣服换了吧。”

    言渊看着柳若晴没吭声,管家心里也很无奈。

    “王爷,您要留下照顾王妃,也得先把您自己照顾好呀,您看王妃现在还在睡,您去换一下衣服再过来也不迟。”

    管家苦口婆心的劝着。

    “知道了。”

    言渊不耐烦地应了一声,见柳若晴暂时也不会醒,这才起身,从柜子里取来了衣物,走去屏风后的浴池,将湿漉的衣物换下。

    “师父,救我,师父,我要死了,师父……”

    床上,柳若晴沙哑的声音,低低地响起,带着满满的无助和恐惧,紧拧的眉头下,充斥着忐忑不安,双手挥动着,像是竭力地想要寻求帮助。

    “师父,你在哪啊,你怎么还不来找徒儿啊,师父……”

    柳若晴的嘴里,逐渐传出了委屈的呜咽声。

    言渊洗完澡,换好衣服,从屏风后出来的时候,便听到一声声的呜咽声,从柳若晴那边传来。

    他的心头,骤然一紧,加快脚步,朝她小跑了过去。

    “天心,怎么了?是不是很难受?”

    他的手,探向她的额头,有些烫,还有逐渐从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

    “天心……”

    “柳千寻,我在喊你呢,你听到没有,我离开你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不来找我,你一点都不想我吗?柳千寻……”

    柳若晴的声音,将言渊的思绪打断,而她这一番梦呓,也让言渊的眼神顿时暗淡了下来。

    柳千寻,柳千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