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169.照顾一夜
    第169章169.照顾一夜

    生病了昏迷不醒还心心念念的这个人,就是她之前一直跟他提起的那个青梅竹马寻哥哥吧?

    言渊冷笑了一声,心头却有一种酸酸涩涩的感觉,莫名得很不舒服。

    原以为他更多的会是生气,气自己的王妃竟然会一心想着别的男人,可此时此刻,言渊的心里,更多的还是失落。

    眼神里,染上了几分晦暗的色彩,薄唇,在此时抿成了一条线。

    “柳千寻,你快来救我啊,我被言渊那狗东西欺负惨了,你都不知道,他太狠心了,他一天到晚就知道欺负我,你快来给我出气,呜~~”

    “你要是在这里,言渊那狗东西肯定要被你打死了,你快来嘛……”

    言渊坐在她身边,静静地听着她数落他的话。

    一会儿骂他瘪三,一会儿骂他狗东西……

    这种胆大包天的女人,他只是“欺负”她,她难道不该庆幸吗?

    言渊没好气地看着昏迷中的柳若晴,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

    柳若晴脸上难受的表情,还是让言渊的面部线条不知觉地柔和了几分。

    “你对他倒是有信心,就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也有本事来对付本王?”

    他没好气地开口,一边替她盖上几次被她踢开的被子,“睡着了都忍不住要骂本王,看来你对本王还真是恨之入骨。”

    手,轻轻地抚上她滚烫的脸颊,言渊这一次是真的怕了。

    “欺负”她这么多次,还从来没有一次让他这么后悔过。

    他安静地坐在她身边,一边听着她嘀咕着骂他,一边拿着毛巾给她擦汗。

    “你这么念着你的寻哥哥,现在留在你身边照顾你的,还不是只有本王?”

    他的口气依然充满了没好气的味道,可替她擦汗的动作却并没有停下。

    擦了一遍又一遍,等到盆里的水冰凉了,柳若晴的体温才逐渐降了下来。

    言渊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虽然还在烧,可温度明显降了许多,他这才放心下来。

    正要起身,却听到一声低吟从柳若晴的嘴边传来。

    他的目光,朝她看了过去,见她缓缓睁开双眼,无神的眸子没了往日的古灵精怪和明亮,看上去十分疲惫。

    “言渊?”

    她的声音,沙哑得厉害,喉咙干燥得如火烧一般。

    “你醒了?”

    他重新在她身边坐下,俯下身扶起她,让她靠着床坐着。

    柳若晴怔怔地看着言渊,要不是因为自己现在实在是没什么力气,她一定会从床上跳起来。

    面前的言渊太温柔了,温柔得有点不正常,总让她觉得这只笑面虎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她怔怔地看着言渊,就像是在看一个外星人。

    如果不是他之前种种恶劣行径,她真的会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心疼她?

    想到“心疼”两个字,柳若晴的身子忍不住颤了一颤,不是被吓的,是被自己恶心到的。

    言渊没注意到她愕然的眼神,起身走到桌边,将药端了过来。

    拿起勺子试了试温度,“温度正好,赶快喝了。”

    他舀了一调羹,递到柳若晴面前,却见柳若晴还是直勾勾地看着他,那模样,充满了震惊。

    言渊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眼底多了几分心虚。

    “还不快喝?”

    他拉下脸,目光有些刻意地回避着柳若晴的目光。

    柳若晴还是直勾勾地望着他,等到他被看得不耐烦,准备开口的时候,柳若晴突然间低低地唤了他一声,“言渊?”

    那语气,好像分明就是见着了一个陌生人一般,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

    该死的,他现在的表现,真的这么奇怪吗?

    “怎么?”

    “你摸摸看,我是不是还在发烧?”

    她不确定地看着言渊,小心翼翼地问道。

    听她这么说,言渊也没想太多,立即将调羹放下,伸手往她额头上探去。

    “好像退下来了。”

    言渊的眼底,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光芒,就连眼底的那一抹欣然都被他掩饰得很好。

    “奇怪,那我怎么会眼花到觉得言渊这丫在关心我呢?”

    柳若晴歪着脖子,若有所思地嘀咕了一声。

    言渊的脸色,顿时往下一沉,不高兴了,“怎么?本王难道不应该关心你吗?”

    柳若晴被他低沉的嗓音给拉回了神,看着他,立即摇了摇头,“不是,就是觉得,王爷对我太好了,好得我让想哭。”

    她现在是学聪明了,在元气恢复之前,一定得顺着言渊的脾气来,不然,她这一次从虎口逃生,下一次可能直接被言渊给吞了。

    言渊看着她那讨好的模样,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收起了眼中的笑意,“把药喝了。”

    还好得让她想哭……

    别以为他不知道她现在心里全在骂他,什么小瘪三,狗东西,她恐怕早就骂习惯了。

    柳若晴看着面前乌烟的药,眉头拧了起来。

    自从来了这里,她这是第几次喝药了?

    第一次去言渊的房间偷应心锁,直接摔两个粉碎性骨折;

    第二次被那群想要带走云娇容的刺客所伤,伤口感染发烧;

    第三次为了回现代,潜入了言渊他祖宗的皇陵被皇陵的机关所伤;

    而这一次更凶险……

    差点被一头大老虎给吞了。

    想到这个,柳若晴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古代的八字,可能真的跟她不合,她才来了几个月,差点连命都没了。

    要是再不赶紧想办法回现代去,保准没办法活着回到师父身边。

    看来,还得找个机会潜入皇陵才行。

    言渊见她皱着眉沉默不语,以为她是嫌药苦,想起当日她把药吐了他一身的情景……

    他的眉头,骤然拧了起来。

    “等着。”

    他冷冷地开口,人已经往门口走去了。

    此时,伺候的人都下去了。

    看着言渊从房间里出去,柳若晴的眼底一片茫然。

    他让她等着做什么?

    因为退了烧,柳若晴整个人有了一些精神。

    身上到处是被老虎抓伤的伤口,疼得她直皱眉。

    好险,她当时动作要是再慢一点,就真的回不来了。

    想到当时的情景,柳若晴还是有些后怕的,双手圈着双膝坐在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