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170.别扭的靖王爷
    第170章170.别扭的靖王爷

    她没想到言渊会出现在那里,当她看到他的那一刻,她真的觉得自己看到了救星。

    她知道,那个时候,老虎没死,它要是再起来扑向她,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反击的力气了。

    当时,她用力抱着言渊大哭,想要努力地将心头的恐惧给释放出来。

    她也以为,言渊一定会嫌弃地推开她,顺便嘲笑她一番,可他竟然出乎她意料地并没有那么做。

    甚至,还一直抱着她,哄着她,那柔软的声音,温和地像是在哄着一个孩子。

    就是她骂他,他都全然接受了,甚至还跟她道歉了?

    当时,她没意识到,现在回忆起来的时候,柳若晴被吓了一大跳。

    这尼玛还是那个坏到骨子里去的言渊吗?

    竟然会说“对不起”?

    要是当时有视频录像的话,她一定要录下来,然后存好,动不动就拿出来威胁他。

    想了想,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此时,言渊已经回来了,手上多了一包小东西。

    “把药喝了。”

    他把那包东西塞到她手上,柳若晴垂下脑袋一看,竟然是一包蜜饯。

    言渊刚才特地走出去,是为了给她拿蜜饯。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了?

    她抬眼,讶然地看着言渊一如往常的俊颜,心里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快喝!”

    下一秒,言渊的声音,往下一沉,药,已经直接送到了她的嘴边。

    “哦。”

    她愣愣地应了一声,傻乎乎地张开嘴,喝下言渊递过来的药。

    直到那药顺着她喉咙眼下,苦涩的药腥味苦得她连连皱眉,好几次都差点从胃里呕出来。

    “不准吐出来!”

    言渊一声掷地有声的低吼,让柳若晴翻滚的胃,瞬间老实了下来。

    硬着头皮,她一口接着一口喝下言渊喂给她的药,耳根莫名其妙地开始发烫。

    难不成又烧了不成?

    终于,那一碗烟不溜秋的药,在言渊的“强迫”下喝完了。

    柳若晴赶忙抓起一把蜜饯放进嘴里,努力嚼着,目光却莫名其妙地有些刻意避开言渊的眼神,心跳有些加速。

    “王爷。”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管家的声音。

    柳若晴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过去,见管家手中端着一个托盘,上面还有一个冒着热气的碗。

    不会吧,还要喝?

    一瞬间,柳若晴就觉得自己头皮发麻了起来。

    刚刚才把那碗“毒药”给喝完,管家又送来一碗?

    “王爷,这是厨房刚熬好的姜汤,您一晚上在这里照顾王妃没抽空喝,现在王妃醒了,你赶紧喝下去去寒吧。”

    管家这话,似乎是意有所指,明显是故意说给柳若晴听的。

    同时,柳若晴也是足足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什么?言渊照顾了她一晚上?不是小月吗?

    她当时虽然睡得迷迷糊糊,可还是能感觉到有人在给她擦汗,当时她实在是太累了,一直处在半睡半醒的状态。

    她惊诧地看着言渊,而言渊也正好目光撞向她,她眼底流露出来的难以置信,让言渊越发觉得别扭了。

    “管家,你的话太多了,东西放下,你可以出去了。”

    “是,王爷。”

    管家立即识相地将东西放到桌子上,随后,立即加快了脚步,从房间里退了出去,“王爷,老奴帮你们把门关上。”

    在接收到言渊冰冷的警告目光时,管家迅速地关上门,快步走远了。

    回头走到桌边,伸手端起那一晚姜茶往自己的嘴边送去,用以掩饰自己此刻眼底的心虚。

    等到那一碗姜茶喝完之后,他发现柳若晴还是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看着,看得他不自然地皱起了眉。

    心虚地轻咳了两声,他出声带着几分刻意地解释道:“本王照顾你,是不想你又去皇嫂那里告本王的状。”

    嗯,这个理由非常合理,言渊心里也这般告诉自己。

    他的声音,让处在愕然中的柳若晴回过神来,同时,也顿时恍然大悟。

    她就说,狗都改不了吃屎呢,更何况是言渊这种从小到大那种恶劣品行就被惯坏的纨绔皇子,怎么可能会突然间变得这么好心。

    原来是担心会挨皇嫂的骂呀。

    柳若晴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言渊这一晚上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她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也在不知觉间,敛去了眼底一闪而过的失落。

    “你放心,我才不会恶劣到跑去皇嫂那里告你的小状。”

    这一次,她还嫌被折腾得不够狠吗?

    她再去皇嫂那里打小报告,还不知道这家伙想怎么玩弄她呢。

    “哼!这种事你做的还少吗?”

    没好气的冷哼声从言渊的口中响起,这刚刚还对他勉强升起的那点好感,也在柳若晴的心头,瞬间一扫而光。

    这种人就是不经夸,嗯,在心里夸也不行。

    柳若晴在心里,对着言渊翻了无数个白眼之后,选择了闭嘴。

    将手中的蜜饯全部吃完之后,她重新在床上躺下,刚闭上双眼,便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

    柳若晴被吓得猛然睁开双眼,侧过头来,对上了一张放大的俊脸,深邃的五官在此时看上去格外清晰。

    “言渊,你干什么?”

    她的身子是僵硬的,现在的她,因为跟老虎斗了一场元气大伤,根本没有一点的战斗力了。

    如果言渊现在想对她做什么,她是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见言渊突然间将长臂伸了过来,直接将她身子揽过,吓得她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言渊,你……”

    “安分点睡觉,本王不会动你。”

    她惊悚的声音,被言渊这一声平淡的语气给打断了,在她愕然的眸子中,他目光深深,“你要是敢随便动,我可不保证我能不能控制住自己。”

    这句话听上去没什么,可总是让柳若晴觉得太具威慑力。

    此时,尽管柳若晴很累很困,确实一点睡意都没有。

    尼玛,挨这么近,这是赤条条想要勾引她吗?

    她的身子被他揽在怀中,全身都是僵着的,心跳,有些莫名其妙地加快,不管她怎么努力都平静不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