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171.白天辟邪,晚上避孕
    第171章171.白天辟邪,晚上避孕

    言渊这家伙又在动什么歪心思?

    柳若晴睁着双眼,陷入了沉思。

    揽着柳若晴的言渊,不是察觉不到她现在是浑身僵硬的状态。

    要换做平时,他一定会捉弄她一番,毕竟,他发现,看一向嚣张跋扈的她紧张无措起来的样子,还是无比赏心悦目的。

    可是,这一次,并没有这样做。

    他知道,刚刚退烧下来的她,状态不是很好,况且,大夫还几番叮嘱她需要好好休息。

    可同样的,他并没有打算放开她,今天的事,真的让他有些心有余悸。

    只有这样抱着她,才会让他一直萦绕在心头不曾散去的恐惧勉强平复下来。

    这么多年,他从来不知道害怕的感觉是什么,可今天第一次因为柳天心这个女人而见识到了。

    或许是真的元气大伤,再加上高烧导致柳若晴的精神状态确实很差。

    尽管被言渊这样抱着让她浑身不自在,可是,没多久,她就在他怀中安静地睡着了。

    可这却苦了言渊。

    第一次跟她睡得这么近,感受着她在自己怀中的一呼一吸,六尺五的个子,在他怀里却显得十分娇小。

    少了往日的张扬和傲慢,此时睡着的她,就像一只乖巧听话的小猫咪,安静地躲在他的怀中。

    想到这个,言渊的眼神,在不知觉间柔和了几分,唇角,也不知不觉地漾开了一抹淡淡的浅笑。

    可他俨然已经完全没法入睡,早在之前,他就见识过这个女人的身体对他的影响力。

    他一贯的控制力,在她面前,总是能轻易被瓦解。

    就这样,他一直紧紧地抱着她的身子,睁着眼睛,醒到了天亮。

    看着窗外的天,依然灰蒙蒙的,好像还有要下雨的趋势。

    言渊的手,小心地从柳若晴的肩膀悄悄收了回来。

    担心会吵醒柳若晴,这一夜,言渊抱着她就没动过,刚刚将手收回来的时候,手,又酸又麻。

    他下意识地皱起了眉,揉着手臂起身下床。

    看着床上还熟睡的人,想到自己这一夜,不禁有些哭笑,“这算是自作自受吧?”

    如果他昨天没威胁她,让她去山上给她挖什么竹笋,也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他也不会害怕得一夜没睡……

    此时的言渊,或许还没有注意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对床上地那个女人,上了多少分的心思。

    穿戴整齐出来的时候,正好遇上了从隔壁下人房里出来的小月。

    “奴婢参见王爷。”

    “嗯。”

    言渊点头,提步刚要走,他又想到了什么,对小月道:“你家公主身子还很虚弱,让她多休息,不要让她到处乱跑。”

    那个不安分的女人,如果他不叮嘱,她稍微舒服一点就会上蹿下跳。

    小月一愣,随后,连连点头,“是,王爷,奴婢明白。”

    话虽如此,可言渊好像还是不放心,张了张嘴想再吩咐点什么,又暂时没想出来,只好作罢了。

    言渊离开后一个时辰,柳若晴也醒了。

    昨天她花了打死一只老虎的力气,所以昨晚睡得格外得香格外得沉。

    “公主,您醒了?”

    “嗯。”

    柳若晴坐在床沿上,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昨晚睡得可真好。”

    小月端着热水朝她走来,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看得柳若晴多了几分好奇。

    “你这丫头,一大早就跟吃了蜜似的,笑得这么开心干嘛?”

    “奴婢是吃了蜜似的,可是,是替公主您吃的呀。”

    小月给柳若晴拧了一把热毛巾,递到她手上,笑道。

    “替我吃了蜜?”

    柳若晴一边用没伤的那只手擦脸,一边奇怪地看着小月,“你在说什么呀?”

    小月欺身站到柳若晴身边,道:“我们堂堂靖王爷不但昨天亲自照顾了您了一夜,还陪在您身边睡了一夜,还不是因为担心您嘛。”

    柳若晴擦脸的动作,顿了一顿,小月的话,让她的眼里莫名地多了几分心虚。

    昨晚言渊还抱着她睡得,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可被他抱着的感觉,好像……也没那么不好。

    想到这个,柳若晴觉得自己又开始烧了,耳根竟然开始发烫。

    “我知道,他跟我说了,他怕我去跟皇嫂告状,才亲自照顾我,当是赔罪的。”

    她继续擦了一把脸,拿言渊昨天的话来堵小月那越发暧昧的眼神。

    可她这话,小月似乎并不以为然,接过柳若晴递上来的毛巾放到一边,跟着,开始替她更衣。

    “奴婢早上起床的时候,正好碰到王爷出来,王爷还特地叮嘱奴婢不要打扰您休息呢,哦,对了,王爷说,您要多休息,不能乱跑……”

    乱跑……

    这用的是什么词?整得她跟个三岁小孩似的。

    柳若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没说话,只是听小月一边给她更衣,一边继续在耳边聒噪道:

    “昨天王爷抱您回来的时候,可把奴婢给吓坏了……”

    “可不是嘛,我都差点被老虎给吃了,能不把你吓坏么?”

    “不是,奴婢是说王爷当时的模样,瞬身被雨湿透,抱着您一路从外面冲进来,脸色也是十分可怕,就像……”

    小月停顿了一下,歪着脑袋想去找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去形容昨天言渊抱着柳若晴回王府时地样子。

    “就像什么?”

    “就像……嗯,就像是阎王爷似的,可吓人了。”

    “噗嗤——”

    柳若晴被小月这个形容给逗笑了。

    “阎王爷?这个形容倒是挺恰当的,他那种人,岂止是阎王爷,他那张脸烟下来,往门口一站,就是一个活脱脱的门神,白天可以辟邪,晚上还能避孕。”

    “……”

    小月的嘴角抽了抽,公主怎么还能这样说王爷呢。

    王爷难得对公主这么好,要是让他听到公主这话,那脸气得……估计真的能成一个用来辟邪的门神了。

    柳若晴没把小月的话放在心上,反正,她不会像小月那么天真,觉得言渊是真的在担心她。

    他就是怕挨皇嫂的责备呗,这可是人家亲口说的,那还能有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