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172.你是本王的妻子
    第172章172.你是本王的妻子

    不过,以言渊那种极差的人品,能做到昨晚那样,也是难为他了。

    柳若晴在心里叹道,随后,转移了话题,“对了,今天什么日子了?”

    “初二了。”

    “九月初二?”

    柳若晴回头看向小月,掐着手指算了一下,“那距离太后的百花盛宴,不是只有五天了?”

    “是啊,公主,怎么了?”

    “不好。”

    柳若晴用力拍了一下大腿,“没时间了。”

    “公主,什么东西没时间了?”

    “当然是百花盛宴那天,让云娇容技压群芳的大事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提着裙摆快步往外走。

    “公主,您不能出去呀,王爷说了,要您在王府里好好休息。”

    小月拦住了柳若晴的去路,双眼紧张地盯着她。

    “我不是已经好了吗?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柳若晴并没有听小月的话,一路往外走。

    小月的心里有些着急,快步跟了上去,一边拦一边劝道:“不行呀,公主,昨天大夫就说了,您当时元气大伤,这几天得安生在府中静养,要不,你等再休息一日,再跟王爷说一下,王爷同意了,您再去找云姑娘吧。”

    柳若晴无奈扶额,言渊那家伙,难得好心了一把,可现在看来,他一好心就准没好事。

    她现在想去找云娇容都不行。

    小月这家伙也是胆小,言渊交代下来的事,她要是没做好,铁定得挨批。

    她要是这么一走了之的话,这家伙估计得提心吊胆一整天了。

    “小月,我真的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吗,你要不信,我耍一套拳法给你看。”

    说着,便开始扎起马步,想要跟小月证明自己确实没什么事。

    可是,刚一蹲下,脑袋就一阵晕眩,差点因为没站稳而摔倒在地上。

    “公主,您小心呀。”

    随着小月的声音焦急地响起,柳若晴赶忙抓住了那条扶住自己的手臂,眼前还是烟得冒起了星星。

    她继续逞强道:“小月,我没事,我就是睡太久了,突然间这么来一下才会头晕的,你放心,我……”

    “都站不稳了,还敢说没事?”

    一道低沉的嗓音,带着一股浓烈的不悦,从柳若晴的头顶上方响了起来,让柳若晴还未说完的话,全部给咽了回去。

    眼前的一片烟星散去,柳若晴终于看清了身边之人,还有她抓着的那条手臂。

    “言渊,怎么又是你?”

    她就说,她刚才抓着的手臂怎么这么精壮,一点都不像女孩子的手。

    言渊的眉头,因为她这充满嫌恶的语气而拧了起来。

    “什么叫怎么又是本王?你这么不想见到本王吗?”

    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亏他连上朝的心思都没有,下了朝直接拒绝了皇帝的御书房议政,赶回来。

    他就是料定了这个女人绝对不会安分,果然如他所料。

    结果,他是赶得及拦住她,却也听到她这般嫌恶的语气。

    柳若晴瘪瘪嘴,“也不是不想见到王爷你,只是觉得,我每次狼狈的时候,都被王爷看到,我心里有些难受。”

    她讨好地干笑了两声,不敢轻易得罪言渊。

    言渊看着她依然有些苍白的脸色,也没去在意她这言不由衷的话,扶着她身子的手,并没有松开。

    “你是本王的妻子,那些狼狈的一面,给本王看到,难道不应该吗?”

    他勾着唇,似笑非笑,这话让柳若晴也分不清是真是假,可心跳,却因为他这话莫名地漏了一拍。

    被言渊搀扶着往屋内走去,她很想反抗,可言渊那看似温和的表象下,手上的力量却大得让她想骂娘。

    最后,她不得不在他的“淫威”之下,妥协了。

    小月很识相地没有跟着进去,捂着嘴,暧昧地一笑,悄声退了下去。

    柳若晴也不知道言渊到底怀的什么心思,她刚才明显这么言不由衷的话,他竟然也不揭穿她。

    这么温柔的样子,可真是一点都不像言渊,而且,他越是会这样好说话,她心里就越是瘆得慌。

    柳若晴的脸上,多了几分纠结,目光,带着几分探索,看向言渊的侧脸。

    “王爷,你今天回来怎么这么早啊?”

    不是说最近神机堂的人又开始有所行动了吗?

    他们不是应该要忙起来了吗?

    言渊看着她咬着下唇,眉头紧锁的样子,似乎十分苦恼,当下心里便明白了什么。

    他扬起了唇,笑容显得有几分不怀好意。

    “怎么?爱妃不希望本王早点下朝来陪你吗?”

    他眉头微微一动,漾着笑容的唇角,显得春意盎然,无不惹人心跳。

    “嘿嘿,怎么会呢?”

    她讨好地干笑了两声,“我听说,最近朝中事务繁忙,再过个个把月,就是冬祭大典了,王爷应该很忙才是。”

    可现在看你丫很闲啊,当初连拜堂都得让狗代劳,怎么这会儿倒动不动就管起老娘的闲事来了?

    当然,这种话,她是不会当着言渊的面说出来的,她还嫌自己的小命不够长吗?

    言渊淡淡一笑,勾着的唇角,总是让柳若晴捉摸不透。

    “再怎么重要的事情,怎能比得上爱妃在本王心中的重要性,没了爱妃,就算是坐在这高堂之上,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意义。”

    柳若晴看着他,那双明媚的双眼,依然让她觉得猜不透。

    只是,就算她再猜不透都好,对于言渊这番话,她用脚趾甲想想都知道有多假惺惺了。

    她看着言渊扯了扯嘴角,明知道不该多嘴,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吐槽——

    “大爷,我们虽然平时感情不和,可成亲了这么久,也算是老夫老妻了,这种虚伪的话,能别老是拿到台面上讲吗?你说着不恶心,我听着毛孔都竖起来了。”

    为了证明自己这话,她顺便撩起了自己的袖子,“喏,你看,看到没有,毛孔都大了。”

    她这一番话,让言渊的眉头禁不住一皱。

    哪怕他刚才说的这话虽然不太真心,可也不是全然没什么感觉,怎么一到她这里,就变成虚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