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173.我最喜欢被王爷记着了
    第173章173.我最喜欢被王爷记着了

    言渊心里有些不高兴,自己难得说了这么一番情话,就被他全然给否定了。

    正常的女人难道不是应该高兴得脸红心跳,然后跑到他面前来撒娇一番么?

    他一声不吭地盯着柳若晴递上来的纤细的手臂,拧起了眉。

    该死的,他竟然忘了,这个混蛋就不是个正常的女人,他怎么能用正常女人的思维来思考她。

    只是,柳若晴手臂上一道一道昨日被老虎抓出来的伤痕,又密又深,让他原本微愠的情绪,逐渐地化作了昨日的心疼和自责。

    伸出手,在柳若晴以为他要对她使用暴力而准备将手收回去的时候,言渊只是将她卷起的袖子,轻轻放了下来。

    在她愕然的眼神中,他带着一丝嫌弃地开口:“手臂上的伤痕这么难看,别来玷污本王的眼睛。”

    柳若晴神色一冷,下一秒,骤然怒道:“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非嘴刁到要吃什么野外的冬笋,我能爬到那么高的地方去,还能跟一头老虎打起来?”

    言渊看着她气得有些红的脸颊,没好气得冷哼了一声,“是谁弄得本王上吐下泻没胃口的?”

    “……”

    柳若晴自觉理亏地扁扁嘴,可还是不甘心地为自己辩解道:“谁让你故意刁难我,我做的那些菜,别人都说好吃,就你嫌这嫌那,一会儿太辣,一会儿太咸,一会儿又太甜,那我就给你做点特殊的菜,让你觉得终生难忘呗。”

    柳若晴一边解释,一边对着言渊翻了个白眼。

    说起来,罪魁祸首还不是他自己,竟然还问她有没有脸?

    “终生难忘?”

    他挑眉看着柳若晴,那带着邪肆的眼神,让柳若晴莫名得觉得他抓的重点有些奇怪。

    正纳闷着,言渊已经凑近了她,那带着邪气的眼神,还有一种形容不出的魅惑。

    柳若晴的耳根,又开始感觉到了熟悉的发烫,想到之前自己被他偷袭的吻,她的心跳,又开始有些不规律了起来。

    “这么说,你弄得本王上吐下泻,是想让本王一辈子都把你记在心里吗?”

    柳若晴神色一愕,眨巴着双眼看着言渊淡笑的眼眸,明明自己不是这个意思,可是,为什么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竟然还有些心虚。

    “切,我跟自己又没仇,怎么会给自己招来这种麻烦?”

    她的目光,有些闪烁,心虚得连解释都觉得没有底气。

    “所以,你是不想让本王把你记在心里了?”

    言渊的语气沉了一下来,自然地又想到柳若晴之前几次在他面前提到的那个青梅竹马。

    她心里一直想着念着的只有那个青梅竹马,当然无所谓会不会被他记住了。

    言渊的心里有些恼火,那种吃味的感觉,又一次从他心头冒了出来。

    柳若晴倒是没想那么多,听他这么问,直接道:“你这不废话吗?谁傻到自己干了坏事,还希望仇人记住你的?”

    仇人……

    很好!他言渊在她心里,就这样一个身份是吗?

    言渊的怒火,被柳若晴再一次给挑了起来。

    该死的,他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地担心她会照顾不好自己?

    他看她现在是巴不得不需要他在这里吧?

    “看来你还挺有自知之明,不过,本王的记性一向很好,尤其是这记仇的本事,只要记住了,就终生难忘。”

    言渊的脸色,已经冷下来了,说出来的话,顿时让柳若晴“虎躯一震”。

    咋滴?这是放话下来了?

    她还没说他害得她差点喂了老虎了呢。

    可是,谁让她现在弱得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小怂包呢。

    这仇都被人家惦记上了,她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她抿了抿唇,认怂道:“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这点小事还这么记仇……”

    没好气地冷亨声从言渊的口中传来,“你说得对,毕竟只是一点小事,何必花时间记在心里一辈子。”

    柳若晴眼底顿时一亮,心里刚纳闷着言渊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好说话,就听他继续道:“不如现在就把仇报了吧。”

    他突然间站起身来,站到了柳若晴面前。

    原本就比柳若晴高了一个头多的身高,因为柳若晴坐着,而在气势上,直接将她的气焰逼近了角落,而后随风散去。

    柳若晴看着言渊那一本正经到完全没有在跟她开玩笑的样子,傻眼地眨巴了好几次眼睛,随后,很很狗腿地站了起来。

    拉过言渊的手,捧在自己身前,“王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您还是记在心里吧,我最喜欢被王爷一辈子记在心里了。”

    这前后突变的画风,还有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差点连她自己都要被感动的真诚,言渊原本的怒气,一瞬间便消了大半。

    低眉看着那双用力抓着自己的冰凉小手,言渊的眸光,不知觉间柔和了几分。

    唇角,满意地勾起,他从柳若晴的手中,抽出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柳若晴的头发,“这样才乖。”

    柳若晴嘴角一僵,脸上的神色也怔了片刻,眼底,划过一丝异样。

    几秒后,她用手甩开了言渊在自己头上的手,道:“你别老是这样摸我,就像是在摸宠物似的。”

    她定了定神,收起了刚才心头的那股因为言渊而挑起的异样,对着言渊,露出了自己的一丝不满。

    言渊被她这话给逗笑了,想起自己刚才的举动,倒真是有点像在摸一只宠物。

    宠物?

    他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不禁有些失笑。

    他发现,自己在某些不经意的时刻,真的有些想要宠着她了。

    面对柳若晴带着不满的眼神,他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爱妃多虑了,本王怎么会把你当成宠物。”

    柳若晴的脸色,稍微好转了半分,又听言渊道:“你见过像你这么不可爱的宠物吗?”

    他的反问,让柳若晴脸色又一次沉了下来,咬着牙看向言渊。

    “我就知道你的嘴里没有好话。”

    话音落下的同时,她一脚朝言渊的膝盖踢了过去,却被言渊敏捷地躲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