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174.她可不是圣母
    第174章174.她可不是圣母

    脚下落了空,再加上她元气未复,顺着惯性,她脚下有些不稳,眼前也跟着一烟。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抓住言渊的手臂,身子踉跄了一下。

    言渊快步上前拦腰扶住了她,低眉看着她的双眼里,还萦绕着刚刚受过的惊吓和后怕。

    “好险好险。”

    柳若晴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抓紧了言渊的手臂没敢放。

    “现在知道自己不行了?”

    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温柔的责备,在柳若晴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已经驾轻就熟地抱起她,往床边走去。

    柳若晴难得安分地窝在他的怀中,没有反抗,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头,真的好晕。

    言渊将她放到床上躺下,手探了谈她的额头,动作自然得好像这本该就是他做的一般。

    柳若晴静静地看着他的举动,感受着他碰着她额头的掌心,脸颊有些发烫。

    “没有再发烧了,你现在身子还没有复原,乖乖在家里躺着。”

    言渊的声音,拉回了柳若晴的思绪,目光,看向言渊,下意识地有些闪烁。

    “没……没发烧吗?”

    奇怪,那她怎么觉得脸这么烫?

    “嗯,已经退了。”

    言渊点点头,目光突然间深深地望着她,眼神变了变,“可是,你脸怎么这么红?”

    柳若晴心头一颤,原本就心虚的脸,因为他这样一问,就更加不自在了。

    “那个……房间里太闷了,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她目光闪烁地回答,眼睛却没敢看言渊,只是觉得言渊一直盯着她看,看得她整个人都不自在了起来。

    “就是因为你身体太弱了,要不是本王早点回来,你是不是就打算跑出去了?”

    片刻之后,言渊收回了目光,拉过被子盖好,直接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柳若晴经她这么一提醒,瞬间又记起了自己今天要做的事,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坏了。”

    “又怎么了?”

    言渊见她重新从床上坐起,身子明显有些晃,脸色又比刚才白了几分,他不悦地蹙起了眉。

    “我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说着,便掀开被子跳下床,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刚才头晕的事。

    刚跨出去半步,就被言渊从身后给拎了回来,“你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安分点在床上躺着,再敢乱跑,本王打断你的腿!”

    言渊的声音有些响,那微愠的脸色,明显是生气了。

    柳若晴不太明白,言渊怎么这么生气,只是愣愣地盯着他几秒钟,然后,收回了目光。

    言渊这样子,好可怕。

    “知道了,知道了,不去就不去,凶什么凶。”

    她有些憋屈地在床上躺了下来,脸上有些失望。

    要是让庞月秋那帮人中的一个当了皇后,她以后还能在这东楚横着走吗?

    且不说她要听那个算命先生的话,想要回现代就得多做善事广结善缘,他得让皇帝抱得美人归不说,光是为了她自己以后能继续“横行霸道”,她也不能让庞月秋那种货色坐上后宫之主的位子啊。

    皇帝现在对她这个婶婶还算是照顾,以后谁知道会不会被庞月秋的枕边风给吹得一边倒?

    别说是她这个婶婶,就是言渊这个叔叔,他恐怕都不认了。

    不行,绝对不能让庞月秋在百花盛宴声抢了头筹。

    柳若晴虽然听话躺在床上,却因为这件事,辗转反侧,完全没有休息的心思。

    就连言渊一直坐在她身边没有离开,她都没注意到。

    言渊见她不停地辗转反侧眉头紧锁,心里有些软了下来。

    终于,在柳若晴第十次转到他这边的时候,他拦住了她,“你还想转到什么时候?”

    柳若晴眼中一诧,惊讶地看着面前面露愠色的言渊。

    咦?他怎么还没走?

    她以为他早走了?

    敢情这家伙是想留在这里看着她,不让她出去?

    这家伙什么时候有这个闲工夫了?

    柳若晴苦恼了,要是被他这样盯一天,她还怎么出去?

    别说她现在处于“半身不遂”的阶段,就是她现在活蹦乱跳,有言渊这个高手在这里拦着她,她也去不了啊。

    双唇因为苦恼而抿紧,眉头,也在此时蹙成了一团。

    言渊见她只是皱着眉没说话,心里竟然有些不忍。

    见她始终没有说话,他便先开口了,“云娇容当不当皇后,对你来说这么重要?”

    正陷于苦恼中无法自拔的柳若晴,因为言渊这话,重新回了神。

    看着言渊那双如墨的烟瞳里,萦绕着许多她读不懂的色彩。

    不过,她也没心思去读懂。

    “那当然了。”

    她干脆在言渊面前,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盘腿坐在言渊面前,道:“我盘算了一下,如果云娇容当不了皇后的话,那皇后的位子,八成就是庞月秋的了。”

    她托着腮,琢磨了一番之后,继续对言渊道:“你想啊,你要是有一个能有足够的权利弄死你的敌人,那不得提心吊胆过一辈子?”

    言渊没有说话,墨色的烟瞳始终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一直以来,他所认识的柳天心总是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做什么。

    可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在这种事情上这么忌惮,这么深思熟虑。

    “喂,你说是不是?”

    柳若晴见言渊只是看着自己一言不发,便不耐烦地催促着问道。

    要知道,只有说动了言渊,她今天才有可能出去。

    言渊回过神,目光却并没有从她脸上收回。

    “本王倒是不知道,你还有害怕的人,本王也能弄死你,怎么就没见你提心吊胆过?”

    “切,我提心吊胆的时候,能让你看出来?”

    柳若晴瘪瘪嘴,“你现在对我的威胁可比庞月秋恐怖多了,不然你以为我煞费苦心地讨好你皇帝侄子做什么?还为了保护他心上人,差点连命都没了。”

    说起这事的时候,柳若晴还显得有些不情愿。

    毕竟,她可不是个圣母,愿意为了别人牺牲自己的性命。

    反正,她是没遇到一个能让她甘愿付出生命的人,就是师父他老人家,可能也没这个影响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