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175.心,乱了
    第175章175.心,乱了

    柳若晴在心里,很不孝顺地想道。

    她觉得,自己是自私的,人都是自私的,所以,她并不认为自己这种想法有多么得恶俗和值得鄙视的地方。

    在她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的命,比她自己还要重要。

    直到有一天,柳若晴才幡然发现,自己如今这番话,还是说得太满了。

    言渊倒是对她这话并没有感到多少惊讶,他所认识的柳天心,就是这样一个人。

    自私自利,可偏偏,从不掩饰自己这一番心思。

    他还记得当初她跟她的婢女说得那句“朝中有人好办事”,目的太过明确了。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女人的这番话,明明听着这么令人反感和刺耳,可却让言渊心头的某一个角落,轻易地被她这句话里的每一个字都捏住了心脏。

    片刻后,他回了神,脸上依然是那没好气的色彩,“提心吊胆本王倒是真没看出来,你在本王面前嚣张跋扈成天找死的样子,本王倒是看得清清楚楚。”

    柳若晴瘪瘪嘴,并没有反驳。

    “所以说,我做这么多,还不是为了多找几个靠山防着你吗?”

    谁让她自己不争气,做坏事的时候,总能被言渊给发现了。

    “可要是让庞月秋当了皇后,在皇帝侄子那边吹个枕边风,先不说我失去皇帝这么大的一个靠山,等于又多树立了一个重量级的敌人,这可是三倍损失,这种明显吃亏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干?”

    她干脆直接把自己的这份心思挑明了说。

    反正,她发现,自己在言渊面前,根本就藏不住秘密。

    说不定有时候自己自鸣得意的一些做法,在言渊眼里,就是一个自作聪明的笑话。

    还不如趁现在言渊跟她还不至于明显敌对的时候,把自己的底子全给交代了。

    不过,她惊讶地发现,言渊竟然一点都不生气,那表情,由始至终都没变过,就像是纯粹在听她发牢骚似的。

    可是,之前的种种经历表明,言渊这种情况,就是狂风暴雨,不,龙卷风来之前的宁静。

    所以,她此时的战斗状态,并没有因为言渊如此平静的反应而下降。

    终于,在柳若晴提心吊胆的情绪下,言渊突然间勾起了唇角。

    “你好像忘了一件事。”

    “什……什么事?”

    言渊俯下身凑到她面前,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你担心皇帝被别的女人吹了枕边风,不如你多吹吹本王的枕边风,与其把本王当做敌人,不如把本王发展成你的靠山来得更实际一些,毕竟,本王这个靠山,一般人还真动不了。”

    呦呦呦!这牛吹的,还一般人动不了,皇帝那是一般人?

    有本事你让皇帝也动不了你啊。

    此时的柳若晴,根本不知道,她这个王爷老公的地位,还真是连皇帝都撼动不了。

    只是,言渊并没打算告诉她。

    但她眼中那不屑的眼神,还是让他心生不满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你觉得本王这个名正言顺的丈夫,还没有别的男人可靠?”

    言渊沉下声音,扳起了脸。

    柳若晴当下立即收起了脸上的不屑,露出了狗腿的笑容,伸手亲热地挽住了言渊的手臂。

    “我怎么会这么想呢?外面的男人再好,能有我家王爷相公好吗?在我心里,任何一个男人,都比不上王爷您。”

    她也不是没想过把言渊发展成自己的靠山,毕竟,人家算是她名义上的丈夫,是这个东楚跟她最亲密的人了,

    当初卫王带着他儿子找上门的时候,她就有这个想法了。

    还不是因为后面言渊对她的一系列态度,让她彻底放弃了那个念头了吗?

    试问,谁会傻到去发展一个讨厌自己的男人当自己的靠山?

    况且,她不但背着他说他的坏话,还跟“别人”密谋要打断他的腿。

    这些烟历史在,言渊不成她敌人就是她的造化了,还靠山?呸!

    柳若晴在心里腹诽了一半,那双澄澈的眸子,却十分真诚地看着言渊,以示自己的诚意。

    虽然分不清这话当中到底有几分真心,可言渊还是满意地笑了。

    “当真?”

    “比真金还真,要是我敢说半句假话,就让王爷您休了我,让我抑郁而死!”

    她竖起四指,做发誓状,眼神太过诚恳。

    言渊没好气地扯了一下唇。

    就凭她发的誓,就知道她刚才那番话没一句做得真。

    想到这个,言渊就有些泄气地叹了口气。

    她就这么不想当这个靖王妃吗?

    一天到晚不是跟他对着干,就是琢磨着让他休了她。

    其实,他更觉得莫名其妙的是自己。

    当初娶她的用意是为了她的血,如今,知道她的血并没有什么用,他完全可以休了她,赶她出府,可他并没有这么做。

    其中的原因,也许,他心里早就清楚,只是不愿去承认罢了。

    他看了看柳若晴,终是没揭穿她的话,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宽慰道:“好好休息,等你好了,你想出去干嘛,本王都不拦着。”

    言渊这般温柔,反而让柳若晴的心里,多了一些局促。

    “可是,百花盛宴就只剩下五天的时间了,云娇容现在的态度这么消极,那我不是输定了?”

    柳若晴在言渊面前,装起了可怜,尤其是她现在还处于一片病态当中,装可怜就更加容易了。

    “别在我面前装可怜,安分点躺着休息,你要真希望本王打断你的腿,你大可以现在跑出去试试。”

    言渊完全无视了她那佯装可怜的表情,掷地有声的模样,容不得柳若晴有一丝半点置否和反对的余地。

    “王爷……”

    柳若晴还是有些不死心,眼底甚至蓄起了泪光。

    言渊不是不知道她在装可怜,可发现自己越来越敌不过这样的攻势,当下,心又软了几分。

    “这样吧,本王派人请她到府里来,你别出去了。”

    柳若晴一愣,倒是没想到言渊会妥协,更没想到他会这般为她着想。

    她的心,突然间有些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