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176.这次吓怕了
    第176章176.这次吓怕了

    随后,又见她有些气馁地叹了口气,“你是不知道,云娇容根本就不想嫁给皇帝,让她来王府听我摆布,她也得愿意才行啊。”

    “本王的命令,她敢不过来试试?”

    言渊的声音,蓦地一沉。

    柳若晴抽了抽嘴角,这大爷又来了。

    人云娇容是皇帝的小心肝,你靖王算什么?

    柳若晴原本还想拒绝言渊的提议,可下一秒,她灵光一闪,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从她心头闪过。

    言渊见她的双眼,突然间亮了起来,随手,拉住他的双臂,兴奋道:“王爷,那就麻烦你了,你一定要让云娇容过来哦,哦,对了,让沈沁也一起过来。”

    给别人成就一段美好姻缘,也算是做好事,广结善缘了吧?

    要是王玄翎有一天能接受沈沁的心,那她就功德圆满了。

    言渊一一记在心里,看着她脸上绽放出来的光芒,无奈道:“现在能乖乖躺下了吗?”

    “可以,可以。”

    柳若晴当即在床上躺下,因为醒了太久的缘故,还确实有些累。

    也不知道为什么,柳若晴发现,自从来了古代,这身子骨开始变得矫情了。

    难道是因为好久没去盗墓,身子开始废了?

    因为实在是太累,柳若晴也没在这件事上想太多。

    言渊没有离开,直到柳若晴又一次睡着的时候,他才帮她盖好被子,悄声从房间里离去。

    当云娇容和沈沁接到靖王府的邀请前来的时候,已经酉时过半了。

    因为已近深秋,天烟得比较早。

    言渊处理好公务从书房里出来回到东院的时候,发现卧房那边还是安静得没有半点动静。

    他的心里,蓦地一沉,一抹不安从他心头掠过。

    加快脚步上了二楼,脚下的动作,在不知不觉间,一点点地加快了。

    推开卧房的门,目光直接投向大床的方向,床上的人果然睡得没有一点动静。

    他直接走了过去,伸手轻轻探了一下她的额头。

    没有发烧?

    言渊的心,稍稍放松了下来,可是,她已经睡了一个下午了,怎么还不醒来?

    思来想去,言渊还是打算叫醒她。

    “天心?醒醒,要用晚膳了。天心?”

    他伸手,轻轻推了推她,唤了几声之后,床上的人终于有了一点动静。

    她缓缓睁开双眼,惺忪的眸子里,还带着几分迷糊。

    “言渊?”

    她的声音,因为睡得太久而过于沙哑。

    她发现自己没什么力气,那种感觉,就算是沉睡了千年突然间醒来似的,全身的筋骨都在沉睡没有苏醒。

    言渊扶着她从床上坐起,漆烟的瞳孔担忧地盯着她的脸,声音在不知觉间柔了几分。

    “你睡了一天了都没有醒,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

    柳若晴的大脑还是有些迷糊,听言渊这么问,沉思了两秒钟后,摇了摇头,“没有啊,就是没什么力气。”

    她起身下床,可双脚刚落地,还没站起身,身子便软了下去,直接趴在了言渊的怀里。

    “大夫说你跟老虎打斗的时候,耗尽了全身的元气,一时间恢复不过来。”

    言渊一边紧紧抱着柳若晴的身子,一边低声道。

    眉头,有些懊恼地皱了起来。

    从来没见过这个一向生龙活虎的丫头朝夕之间成了这副模样,言渊的心里是既懊悔又自责。

    柳若晴却没有把他的这一番解释听进去,身子被言渊这样紧紧抱在怀里,她的心跳又开始不争气地快了起来。

    听着他胸口传来的那沉稳的心跳声,每一声都仿佛敲在了她的心头上。

    脸颊有些发烫,她的心里,莫名地虚了起来。

    “说起来这还是得怪你。”

    她佯装镇定地开口,却没有抬眼看言渊,生怕会被他看到些什么似的。

    听着柳若晴的指责,言渊也没为自己辩驳,只是无奈地笑了一笑。

    谁说不是呢。

    他现在也是自责得不行,要不是他非要刁娜她,这个每天都生龙活虎的丫头,又怎么会变得这么虚弱。

    就在这个时候,佣人端着饭菜从外面进来了,看到言渊抱着柳若晴站在床边,愣了一下,随后,红着脸低下头来。

    “王爷,王妃的晚膳已经弄好了。”

    佣人将东西放到桌子上之后,便识相地退了下去,顺便帮他们带上了门。

    王爷跟王妃亲热的时候,怎么也不把门关上。

    佣人在心里嘀咕着从东院走了出去。

    柳若晴正准备从言渊的怀里退出来,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脚下却骤然一轻。

    人已经被言渊抱起走向餐桌了。

    面前的膳食有些清淡,柳若晴看着,没什么胃口。

    她一向喜欢重口味的饭菜,这些饭菜太清淡了,根本无法挑起她的食欲。

    她皱了皱眉,看向言渊,轻声道:“有没有别的菜?”

    言渊的眼底,闪过一道迷惑的光,“这些菜不好吃吗?”

    这还是他特地吩咐厨房做的,死丫头又开始嫌弃了?

    言渊的心里,顿时有了几分小小的不满。

    见柳若晴苦恼地皱起了眉,“也不是不好吃,就是看上去太淡了,没什么食欲。”

    她抿了抿唇,看着言渊,干笑了两声。

    这两天被逼着喝药,喝得嘴里都没什么味道了,再吃这些清淡的饭菜,真会让她有一种在嚼蜡的感觉。

    听她这么说,言渊才骤然响起,自从跟她同桌吃饭以来,她吃的每一道菜,口味都有些偏重偏辣。

    “那你想什么?”

    “要是能来个水煮鱼就好了。”

    她舔了舔唇,这么一提,嘴里就开始冒口水,恨不得现在就有一盆水煮鱼放到她面前了。

    “水煮鱼?”

    言渊的眉头皱了起来,自然记起了这道又麻又辣的菜系。

    当日她做给他吃的时候,虽然有些辣,但其实他心里是喜欢吃的,只不过,他吝啬于当面表扬她罢了。

    只是……

    “那菜又辣又油腻,你现在还在生病,怎么能吃这么重口味的菜。”

    他想也不想,便否决了柳若晴的提议。

    柳若晴听他这么说,也没有坚持,她现在这样子,也没能耐跳起来跟人家对着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