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178.缺个吹笛子的
    第178章178.缺个吹笛子的

    柳若晴一愣,随后,狗腿地笑了,“那怎么好意思麻烦王爷您啊。”

    “哼!你的麻烦还少吗?”

    言渊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人已经提步往二楼上去了。

    柳若晴笑嘻嘻地在云沈二人面前坐下,见两人正含笑看着自己,看得她有些不自然。

    “你们的眼神怎么看上去怪怪的?”

    见沈沁用手绢捂着嘴,轻轻笑了一笑,“一直听闻靖王爷性情寡冷,倒是对王妃您是真体贴。”

    “……”

    柳若晴因为沈沁这话,差点被口水呛到。

    她咋觉得这话听着这么暧昧呢。

    再看她们两人的眼神,打趣中还有几分羡慕……

    羡慕……

    柳若晴唇角的肌肉,忍不住抽了抽。

    要是她们知道言渊平时是怎么对她的,就一定羡慕不起来了。

    她现在沦落到这地步,就是拜言渊所赐,你们晓得哇?

    他这两天确实行为古怪像鬼上身了似的,可不就是因为他心存内疚又害怕皇嫂怪罪么?

    哎,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这两人是不会懂的。

    她的悲伤,比g大调还重。

    不过,看她们这么羡慕,柳若晴也不忍心破坏了她们的美好幻想,便道:“那是啊,他是我男人,不体贴我体贴谁啊。”

    言语间,还多了几分洋洋得意。

    言渊此时正好拿着她说的那张纸从二楼下来,刚走到最后一个台阶,便听到她这话。

    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总之,很舒服。

    薄唇,轻轻动了一下,他走上前来。

    云娇容和沈沁立即站起,行礼,“王爷。”

    柳若晴是背对着言渊的,听到言渊过来,头皮骤然一紧。

    也不知道自己刚才随口说出来的话,他听到没有,心里竟然有些发虚。

    她也不知道,明明都自以为是随口说的话,为什么她自己反而心虚了。

    转身偷偷地朝言渊那张一贯寡冷的脸上看了一眼,见他没什么异常的反应,才悄悄地松了口气。

    “拿着。”

    言渊将手中的纸递给柳若晴,眸光里,绽放出了几许异彩。

    刚才,他去拿那张纸的时候,顺便扫了一眼她谱的那曲子。

    之前也见她在院子里弹过,也听她唱过一两句,刚才仔细看了一遍,发现那曲子不同寻常。

    倒不是那曲子有多精妙,只是,那样的曲子,他总觉得跟这个女人的气质有点不太搭。

    调子太低沉,太缓慢,完全不像她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古灵精怪和活力四射。

    越是这样,他就越觉得自己对自己这个王妃一点都不了解。

    甚至,他因为这一点,还有些气恼。

    柳若晴没去注意言渊那若有所思的样子,将云沈二人拉到一边,“我跟你们说啊,这首《洛神赋》就是百花盛宴那边,要在太后和皇上面前表演的,娇容你负责弹琴,沈沁你来唱,至于笛子……”

    柳若晴停了下来,苦恼地皱起了眉。

    当时本来是想让皇嫂借个宫廷乐师给她排练的,后来被那么多事情给耽搁了,也忘了这事了。

    现在去宫里请个吹笛子的也太晚了点。

    柳若晴皱着眉,苦恼地抿起了薄唇。

    怎么办呢,这曲子最精华的地方就是吹笛子了。

    当年,梅妃在唐玄宗面前跳这舞,为什么能一舞成名,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笛子啊。

    唐玄宗当年怎么夸梅妃来着?

    吹白玉笛,作《惊鸿舞》,一座光辉。

    柳若晴苦思冥想之际,突然间,灵光一闪,随后,目光幽幽地投向身旁言渊,笑容,一点点地蔓延开来。

    “王爷?”

    这些有钱人家不都注重后代各方面培养,使之在各方面都全面发展吗?

    言渊这家伙可是标准的皇二代和富二代,吹笛子吹箫之类的,应该难不倒他吧?

    言渊看着柳若晴眼底绽放出来的光芒,那对着自己的笑容,有多么不怀好意,言渊的心里多了几分不好的预感。

    “怎么?”

    “帮我吹个笛子呗。”

    言渊皱起了眉,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没安好心。

    竟然让他堂堂一个靖王去吹笛子,这种不是乐师才干的事吗?

    柳若晴的要求,也瞬间让云娇容二人一脸汗颜。

    王妃这是怎么想的?

    王爷虽然疼她,也不会甘愿给她当个乐师去吹笛子吧?

    柳若晴见言渊皱眉不语,又见云娇容二人用一脸恶寒的眼神看着自己,她想了想,还是算了。

    听说,有些朝代乐师的地位很低,也不知道东楚这乐师地位如何。

    反正肯定没他靖王地位高啊,他现在肯定又在生闷气,觉得她把他当下人使唤了。

    “这个……我也就随口一问,王爷您别放在心上。”

    哎,缺了笛子,可是少了不少的韵味啊。

    柳若晴的心里,不免多了几分失望,在不知觉间,发出了一声叹息。

    这一声叹息虽轻,却成功地击在了言渊的心头之上。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这么容易心软,就是见不得这女人垂头丧气的样子。

    “把谱子给我吧。”

    他开口,说话的语气有些别扭。

    而他只是别扭,其他两人却是惊得张大了嘴巴,纷纷在心里暗叹:王爷对王妃果然是无条件包容啊。

    相比起她们,柳若晴虽然吃惊,倒也没有太诧异。

    毕竟,她心里一直觉得,言渊这小子是因为害她差点被老虎吃了所以内疚才这样顺着她的。

    “谢谢王爷,王爷你最好了。”

    她带着一丝撒娇和讨好,挽着言渊的手臂,摇晃了几下,完全不在意周围还有其他人在场。

    这种时候不讨好言渊,还要等什么时候。

    如果这一曲《惊鸿舞》能名扬天下的话,她以后在这东楚,别说横着走了,躺着走都行啊。

    柳若晴拿着谱子,跟三人分别交代了任务之后,她郑重其事地在他们面前坐了下来。

    “各位,这次的表演,非常重要,这关系到我在东楚……哦,不,这关系到我们几个扬名立万的人生大事,务必要认真对待。”

    言渊拿着管家送过来的笛子,看着她那郑重其事的模样,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